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投稿信箱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流域瞭望热点专题网上展厅媒体关注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服务指南表格下载许可决定在线申报水情水质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解疑释惑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周恩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存盘 > 中央领导与黄河 > 周恩来 > 正文

从堵口归故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治理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4日

    黄河同长江一样,是我们伟大祖国的象征。她发源于青海省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盆地,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山西、陕西、河南、山东,注入渤海。她气势宏伟,一泻万里,“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她水丰土沃,物产丰富,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

   黄河又是一条被称为“中国的忧患”的河。她从中上游的黄土高原,每年挟带十几亿吨的泥沙下来,是世界上泥沙最多的河。这些泥沙,部分输送入海,填海造陆;部分在下游河床淤积,使黄河下游形成高出地面的悬河,全靠两岸的大堤约束洪水。在历史上,黄河经常决口改道,洪水泛滥所及,北至天津,淤塞破坏海河水系,南至淮阴,淤塞破坏淮河水系,是世界上最难治理的河。

(一)在堵口归故斗争中

    解放战争时期,周恩来在领导黄河堵口归故的斗争中,就开始了对黄河治理的指导。

    1938年6月9日,蒋介石政府扒开花园口大堤、黄河改道是我国军事史上最愚蠢的一次“以水代兵”的战术,也是黄河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人为水患。这次人为的决口改道,虽意在阻止日本侵略军的继续西进,掩护国民党军队撤退,却造成了人民生命财产的空前浩劫。据不完全统计,这次决口酿成了54000多平方公里的黄泛区,河南、安徽、江苏三省44县市的1250万人受灾,淹死89万人,逃离390多万人。洪水所至,人畜无以逃避,财物田庐,悉付流水。

    花园口决堤后,周恩来领导的新华日报先后发表了《救济灾民》的社论和《救济黄灾》的短评,表达了对黄泛区灾民的深切同情。同时,他通过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组织了群众性的救灾运动。对于蒋介石不顾人民死活,不相信人民抗战力量,企图以黄河决堤来阻挡日本侵略军的以水代兵战术,周恩来是不赞成的。后来,周恩来曾说,中国古代许多水战都不成功,三国时第一次赤壁之战拦住了曹操大军,第二次就拦不住了,晋朝、宋朝都没能用水拦住敌人,蒋介石想以黄河决堤拦住日本人,是对历史的无知。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蒋介石政府决定堵塞花园口大堤决堤口门,引黄河水回归故道。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黄河故道两岸开展了广泛的抗日游击战争,故道所经地区建立了冀鲁豫和渤海抗日根据地。另一方面,黄河南流八年中,群众在故道里植树造林,开辟田园,建设村镇,故道居民已达40多万人;同时,故道堤防历经战争破坏,风雨侵蚀,险工毁坏殆尽,已无抗御洪水的能力。周恩来揭露蒋介石堵复花园口“其用心就在想利用黄河水淹死豫、鲁解放区的人民和部队,隔断解放区的自卫动员,破坏解放区的物资供给,好便于他的进攻和侵占,以达到他的军事目的。”周恩来具体领导了黄河堵口归故斗争,他过问了开封谈判和菏泽谈判,参与了南京谈判,亲自参加了上海谈判;并飞往开封了解情况,专程巡视了花园口堵口工地。周恩来领导的黄河堵口归故斗争,揭露了蒋介石政府玩弄以水代兵的阴谋,粉碎了他们所谓的“黄河战略”,为冀鲁豫解放区胜利地开展自卫战争创造了有利条件,为刘邓大军突破黄河天险、揭开我军战略进攻序幕奠定了基础。同时,通过有理、有利、有节的谈判斗争,使蒋介石政府在谈判桌上不得不接受复堤尤重于堵口,堵口不能先于复堤的原则,由此不得不承诺复堤工程费与故道居民迁移救济费。这样就为解放区复堤、整理险工,争取到了时间,并最终为解放区人民争取到了一定的复堤工程费、故道居民迁移费和救济物资。

    周恩来领导黄河堵口归故斗争,重心在政治与军事方面。但是,他在领导治理黄河方面也初步做出了重要贡献。首先,解放区建立了治理黄河的组织,培养了技术力量,发动群众进行了两期复堤工程,共完成土方近3000万立方米,为保证黄河不决口,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全面治理黄河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其次,周恩来初步阐述了如何领导治水问题:第一,各方兼顾,密切配合。黄河归故问题不仅关系到蒋管区人民和解放区人民的切身利益,而且关系到冀鲁豫、渤海与苏皖几个解放区之间的利益。周恩来认为,我们不能像国民党那样搞水灾搬家,而要各方的人民利益都照顾到。他说:“黄河复道,国民党与联总行总,皆以救济新泛区为辞,我只能提新区、故道均要照顾,如只顾解放区,而不考虑新泛区之救灾问题,则难以争取群众”。他不赞成用筑坝挡水的办法来反对蒋介石政府片面堵口,认为这样即使挡水成功,“其势横流左右,必然成灾”,损害一部分人民群众的利益。1946年6月5日,为黄河问题他分别致电山东解放区陈毅、渤海解放区杨秀峰与戎伍胜、冀鲁豫解放区代表赵明甫,强调几个解放区必须“密切配合”、“加强联系”、“统一筹划”,指示他们注意做好各区之间的协调工作。

    第二,重视科学,尊重专家。上海谈判时,国民党当局的一个代表煞有介事地从所谓工程技术观点出发,说什么“假定”的堵口后水并不大,“估计”下游损失并不重,则“无须救济”等等。周恩来义正词严地驳斥说:人民所遭到的痛苦和损害,必须以科学方法去对待,经验估计和主观假定,皆不可作依据,怎么能把如此重大问题的考虑,放在一个“假定”之上?!花园口口门长达1623米,黄河上堵塞这样大的缺口,科学性强,技术要求复杂,工程十分艰巨。在施工技术上出现了两种不同方案。联总美籍工程师塔德提出抛石平堵的方案,主张工程立即进行,在是年6至7月间合龙竣工。黄河堵口复堤工程局总工程师陶述曾提出捆厢进占立堵的方案,工程在10至12月间进行,第二年春天合龙竣工。塔德的方案既违背了黄河汛情,也忽视了下游复堤必需的时间。对此,周恩来在整个黄河谈判过程中,十分重视做塔德的工作,帮助他了解蒋介石政府抢堵花园口的真正目的,建议他实地调查考察,以便做出正确的决定。南京协议达成后的第四天,周恩来写信给塔德:“我真诚地希望,下游的修堤工作一开始,你可以利用一些时间对这些地区旅行,以决定是否能在四十天内完成修堤工作。我特别强调这一点,因为我充分认识到,你做为第一流的专家,充分尊重你的决定,因而对今后的决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而这种旅行调查将大大有助于你作出决定。”

    第三,发动群众,以工代赈。在战争的环境中,解放区地方政府的财政十分有限,联总因对解放区的政治歧视,提供的救济物资也十分有限,蒋介石政府则迫不及待地要堵口复故水淹解放区。在此情况下,漫长的黄河故道两旁复堤,整理险工所需要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如何解决呢?对此,周恩来主张宣传群众、动员群众与依靠群众,自卫自救,并在解放区有限的财力和联总提供的少量救济的基础上采用以工代赈的办法来抢修浩大的复堤工程。

    周恩来上述治水思想对领导黄河归故斗争,完成复堤工程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恩来在指导水利建设中,其治水思想有了很大的丰富和发展。在1946年至1947年的黄河堵口复堤过程中,我们已看到他的治水思想的一些最初的轨迹。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初期治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视治理黄河。毛泽东第一次出京巡视的地方就是黄河,并嘱咐“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周恩来亲自过问水利工作,他的工作日程上经常安排研究、讨论黄河治理问题。

    1949年11月,水利部召开各解放区水利联席会议,傅作义部长表扬了治黄工作,“根据过去的记载,黄河四千流量就有可能决口,一万流量决口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可能;去年和今年,黄河流量都到过一万以上,而能安全渡过,这就很好地说明了华北、华东解放区几年来的对黄斗争获得了重大的胜利”。会上决定1950年举办引黄灌溉济卫工程;决定设置黄河水利委员会,由水利部直接领导。11月18日,周恩来主持了第6次政务会议,听取了水利部对各解放区水利联席会议情况的口头报告。会上还散发了傅作义在各解放区水利联席会议上的总结报告和李葆华《当前水利建设的方针和任务》报告的前半部分。11月20日,周恩来接见各解放区水利联席会议部分代表并作了讲话。他说:“有人提出黄泛区的问题,对这个地区实际的情形,我们希望先能收集更多的资料以供研究,必要时,明年可先动员一部分军队去帮忙。”12月,第12次政务会议通过任命王化云为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

    三年经济恢复时期,周恩来对治理黄河突出强调了引黄济卫灌溉工程与黄河大堤加固工作。当时,他多次把引黄济卫灌溉工程同根治淮河、官厅水库、荆江分洪工程并称为四大水利工程,并积极予以支持修建。1951年1月12日,周恩来主持第67次政务会议,讨论并批准了傅作义作的《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关于水利工作1950年的总结和1951年的方针与任务》的报告。该报告提出治理黄河1951年的工作“以整理下游河槽及修护堤防为重点,包括培修大堤、加强护岸、堵支塞串、固滩整险等工作,以宣泄较1949年更大洪水标准。”“关于引黄灌溉济卫工程,应继续推行,期于1953年汛前完成”。会上,周恩来作了结论性发言。对于治理黄河,他说,要把黄河大堤加高加厚,以治标辅助治本。1952年3月,周恩来主持起草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1952年水利工作的决定》。3月21日,周恩来写信给毛泽东并刘少奇、朱德、陈云,请他们审阅批准1952年水利工作决定。《决定》指出1952年治黄的具体任务是:加强石头庄滞洪或其他堤坝工程,应保证陕县流量23000立方米每秒并争取29000立方米每秒的洪水不致溃决”,“引黄灌溉济卫工程,本年应争取春季提前灌溉20万亩,年内达到40万亩。

    建国初期,周恩来对治理黄河,要求积极慎重、稳步前进。

    首先,黄河治理极其艰巨而复杂,不能在情况不明,资料不全的条件下贸然进行。1950年9月14日,周恩来说,我们现在做任何一件事,必须要有材料,没有材料,盲目干就会出乱子。他以过去解放区有一位热心家在河北平原修运河,修到中间遇到沙滩,半途而废为鉴戒,强调建设没有充分的材料是不好随便下手的,需要知识,需要材料,需要勘察,需要统计,需要技术,总起来说需要时间。1951年,他又反复重申上述观点,并进一步指出,今天我们有了城市,有了全国的政权,我们一动手建设都是大规模的,科学稍微不注意就会损失很大的数目。周恩来号召黄河工作人员钻到实际中去摸索、搜集、调查、勘察、研究,以明了黄河各方面的情况。

    其次,根治黄河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不仅要明了情况,而且要根据国力,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1953年8月,周恩来在政务院186次政务会议上讨论农田水利工作报告时说,大工程要搞,但不能冒进、贪多。如根治黄河的问题,现在不要贸然提出。否则搞错了,一返工就是几万亿(旧人民币)的事。

    再次,江、淮、河、汉等大江大河都需要从根本上治理,但不能四面出击,齐头并进,而要分清缓急,先易后难。1950年11月3日,周恩来在第57次政务会议上讨论治淮报告时说,有人说为什么不治长江、黄河、汉水?原因是淮灾最急,而要治黄也不是那么容易,要有更大的计划,不是一年内勘测得清楚的。

    根据积极慎重、稳步前进的指导思想,建国初期治理黄河,即完成了石头庄滞洪工程、可浇地72万亩的引黄灌溉济卫工程以及宽河固堤的许多工程,又于1952年查勘了黄河河源、1953年对黄土高原地区进行了全面查勘,为开始根治黄河做了许多准备工作。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