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投稿信箱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流域瞭望热点专题网上展厅媒体关注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服务指南表格下载许可决定在线申报水情水质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解疑释惑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周恩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存盘 > 中央领导与黄河 > 周恩来 > 正文

在大洪水面前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4日

  周恩来一贯认为治理黄河第一位的问题是防洪,发电、灌溉、航运、养殖等综合利用必须以不影响防洪为前提。周恩来挂帅治理黄河,十分重视战胜黄河洪水,保证黄河安澜。

    1958年7月上旬山陕区间、渭河中下游和伊、洛、沁河流域降雨量均在50毫米以上。特别从7月14日开始,山陕区间、三门峡到花园口干流区间和伊、洛、沁河连日普降暴雨,暴雨中心5天累计雨量500毫米。7月17日,郑州花园口出现22300立方米每秒的大洪水。颠狂、暴烈的特大洪峰,把京汉黄河铁桥冲垮两孔,使南北铁路交通陷于中断,对黄河下游造成严重威胁。

    抗洪抢险,千钧一发。当时正在上海开会的周恩来,接到黄河防汛总指挥部和中央防汛总指挥部的报告后,立即停下会议,于18日下午飞临黄河。周恩来在机舱里全神贯注,俯瞰长堤和波浪翻滚的洪水,特别察看了被冲断的黄河铁桥,然后在郑州降落。吴芝圃到机场迎接周恩来。周恩来到省委后立即听取了王化云等关于黄河防汛问题的汇报。

    当时,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分洪好,还是不分洪好?若要分洪,就必须使用北金堤滞洪区,这样固然可以保证山东位山一带窄狭的河道安全泄洪,但却要淹没一百万人口的地区,损失4亿多财产。若不滞洪,又怕一旦下游决堤,人民生命财产将蒙受更大的损失。1933年洪水与这次洪水相似,当时就决堤60多处,被淹面积6592平方公里,受灾人口273万,其中12700人被洪水夺去了生命。在分洪与不分洪的两难选择中,使用滞洪区不担什么风险,不分洪却要担很大风险。

    王化云在汇报中“建议不使用北金堤滞洪区。”周恩来边听汇报边问王化云:“征求两省意见没有?”周恩来对洪峰到达下游的沿程水位和大堤险工在高水位下的情况作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他根据这次洪水的来源、当时的气象预报,以及上下游的各种情况、各种数据,全面地权衡利弊之后,当机立断,作出了不分洪的决策。他说:“各方面的情况你们都考虑了,两省省委要全力加强防守,党政军民齐动员,战胜洪水,确保安全。”遵照周恩来的指示,河南、山东两省组织200万防汛大军上堤,经过10个昼夜的苦战,特大洪峰在没有分洪的情况下安然入海。

    20多年后,张含英在回忆这段往事时十分激动地说:“究竟开不开分洪区,谁下这个决心啊!”“最后总理果断地说:‘不开分洪区’。这句话份量很重,它使一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免受水患。”

    周恩来听取黄河防洪汇报并周密地安排了防汛之后,不顾边疆工作的旅途劳累,又登上列车,赶往另一个抗洪抢险的战场——京广线黄河大桥。在车上,周恩来详细询问黄河铁路大桥建桥史和洪水冲毁的情况,并同河南省委、铁道部、水利电力部、大桥工程局的负责人研究尽速抢修大桥墩的对策。周恩来从南岸车站下车,进行了现场查勘之后,到大桥局第一工程处亲自主持了群众大会。会议进行中,大雨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有位同志急忙为周恩来撑伞遮雨。周恩来推开伞说:“你看大家不都在淋雨吗?”周恩来穿的浅蓝色的短袖衬衣快湿透了,但他毅然挺身雨中,认真听工人们的发言,并一再鼓励说:“修桥依靠大家。你们劲头很大,同暴风雨和洪水斗争,要像革命战争年代那样,工农兵一齐干,尽快修复大桥。我代表党中央感谢你们!”周恩来还说:“这次是百年一遇的大水,黄委会已经做了各方面的准备,对战胜洪水是有信心的,现在的问题是尽快把大桥修复。”雨越下越大,周恩来一面用手帕擦脸上的雨水,一面谈笑风生,诙谐地对大家说:“现在就是小考验。”开过群众大会后,周恩来又召集有关人员具体落实抢修大桥的措施,当即打电话给中央军委,要工程兵立即投入战斗,在黄河上抢修一座浮桥。周恩来回到列车上,已是深夜两点,可他还同王化云讨论根治黄河问题,到达郑州住地时,东方已露了鱼肚白。这一天,周恩来整整工作了十八九个小时。

    7月19日,周恩来又乘飞机视察水情,沿黄河飞行到山东,再飞回上海参加会议。

    洪水过后,大桥修复通车。8月5日,周恩来再次来到郑州,视察黄河和修复后的铁路桥。他不顾天气炎热,在黄河大堤上步行了10公里。随行人员请周恩来乘车,他说乘车看不清楚。一路上,他边走边看边问,高兴地说:“黄委的工作做的是好的,这次洪水是一次考验,要把大堤进一步整修好。准备迎战更大的洪水。”8月6日,周恩来又到济南,视察了黄河下游和津浦线上的黄河铁路桥。
    三门峡水利枢纽建成后,有些地方对防洪有所松懈,误认为黄河洪水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了。1961年6月14日,水电部党组向中央写了《关于1961年黄河防汛问题的报告》。中央于1961年6月19日批转了这份《报告》,并作了《关于黄河防汛问题的指示》。中央指出:决不能因为三门峡已经建成,黄河就万事大吉,必须认识,治理黄河仍然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三门峡工程尚须经过几个汛期的考验;三门峡以下的许多工程尚需要八年到十年时间才能分别做成。因此,对黄河堤坝每年应做的岁修工程和保护工程以及保护的各项规定,必须继续贯彻执行,决不允许破坏。6月18日,周恩来对上述水电部的报告和中央指示的初稿,作了逐字逐句的审阅和修改,并指示:“拟同意。即送邓(小平)、彭(真)、富春、一波、先念、瑞卿核阅。”他要求以“特急件”下发河南、山东、陕西、山西、河北五省委。

    1967年汛期,河南两派武斗,形势严峻,周恩来十分担心黄河度汛的安全。7月1日、2日,他连续两天到中央文革驻地谈河南问题。他指示水电部负责人召集黄委会群众组织的代表,到北京协商解决黄河安全度汛问题,并嘱水电部负责人转告:“不论在任何情况下,对黄河防洪问题都要一致起来,这个问题不能马虎。”在周恩来叮嘱下,黄委会两派群众组织的代表集会北京,经过协商,于7月7日达成了六点协议。协议第五条规定:“不准挪用防汛专用资金、器材、材料等,即使一件器材、一块石头、一堆土、一条麻袋、一根木头也不能动用。各方过去挪用的立即全部退还。”由于周恩来对黄河防洪的重视,使得在“文革”中混乱的局面上,也确保了黄河度汛的安全。

    1973年,周恩来已身患重病。这年汛期,黄河下游花园口站出现每秒5890立方米的小洪峰。9月1日晨东明县、兰考县滩区生产堤决口。河南新华社说成是黄河大堤决口了,而且在《内部参考》上作了报道,姚文元借题发挥反映到周恩来那里。9月6日半夜零时30分,周恩来把钱正英找到人民大会堂。询问真相后,他又把新华社张纪之找去。周恩来说:“新华社以后出内参一定要发给有关部门。”从此,这就成了一条规定。另一方面,周恩来指示国务院召集有关部门开会,组成工作组,实地进行调查研究,共同商讨如何解决黄河下游出现的新情况。事后,水电部、农林部和黄委会联合组织调查组,到灾区调查灾情及黄河滩区和生产堤的情况,10月12日,向水电部、农林部及国务院写出了《关于东明、兰考黄河滩区受淹情况和生产堤问题的调查报告》。10月22日,李先念副总理在调查报告上批示“假使那一年(或者明年)来历史最高水位的时候,能否保证大堤不出问题?水电部要严格和充分考虑这个问题,决不能马虎。”在周恩来和李先念过问下,既纠正了夸大黄河汛情和洪灾的报道,又促进了水电部、黄委会为增强黄河下游堤防抗洪能力,建立和完善下游防洪工程体系而努力。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