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流域瞭望热点专题网上展厅媒体关注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服务指南表格下载许可决定在线申报水情水质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解疑释惑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纪实特写 > 正文

黄河岸边的“流量男团”

——探访淄博高青刘春家闸管所

本站记者 郭旭帆 通讯员 张情

  在山东淄博高青,有一个这样的“男团”:

  他们不追求流量,他们严格计量、监测、控制流量;

  他们不争夺C位,他们讲求精诚团结、和衷共济;

  他们不图业绩“出圈”,他们严守一条取水总量指标的“红线”;

  他们不贪图曝光率,他们常年驻守在远离喧嚣、“存在感极低”的黄河边……

  他们日常的舞台叫作刘春家闸管所,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淄博黄河供水人。

“流量男团”成员  张睿 摄

刚柔并济的全能“团长”

  现年52岁的宫传兵是闸管所所长。除了供水业务外,曾经在管理段工作的他对于工程养护、防汛抢险也心得颇丰,是“流量男团”的全能“团长”。

  据他介绍,刘春家闸管所管理着刘春家、马扎子两座引黄闸,担负着高青县64.5万亩农田灌溉、淄博中心城区居民生活用水、齐鲁石化等大中企业生产用水及“过清(小清河)补源”的供水任务。只有7人的闸管所,任务很繁重。

  “宫所长把日常工作职责概括成‘三个合格’:要做合格的技术员,精准计量控制流量;要做合格的督察员,立场坚定,严守取水总量指标的‘红线’;要做合格的安全员,做到工程安全、生产安全,最终确保供水安全。”宫传兵的副手、刚走上闸管所副所长岗位的袁新国在一旁笑着说。

刘春家闸管所所长宫传兵、副所长袁新国

  在宫传兵看来,供水工作是一项原则性极强的工作。

  水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刚需”,黄河又是淄博境内唯一可利用的客水资源。为了最大限度实现黄河水资源的优化配置,2005年,淄博河务局开始探索“两水分供”供水模式,即在同一条引黄渠系中实行错时供水,农灌时期集中供应农业用水,其他时段发挥平原水库调蓄作用,进行非农业供水,这就需要强化供水过程的监督管理。宫传兵经常在引黄干渠、支渠巡回检查,看各分水口是否违规开启、漏水;奔赴非农业用水取水口、调蓄水库、抽水泵站,检查引水记录,核实引水量。

  面对违规引水的用水户,宫传兵很刚。“只要在巡查中发现私自开闸放水等情况,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黄河部门的权威一定要树起来!”宫传兵还会接到一些用水户的“讨水”电话,有讨好的、有哀求的、甚至有大半夜打来恐吓的。不管面对什么,宫传兵都坚定地严守原则,“我们要为国家的资源负责!”

  但是,这个严肃刚正的山东大汉也有着柔情的一面。

  在一次隆冬腊月的清晨测流中,流速仪不小心掉进了渠道。还不及反应,一个职工便跳进漂着冰凌的水中,把流速仪捞了起来。宫传兵急忙抱来毯子给他暖身子,又捧上一杯热水。“我们的工作不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的眼里浮起了一层水雾。

  2014、2015两年,所里接连来了3个“90后”大学生,宫传兵视如己出,“供水业务还是有点窄,想多教他们一些黄河知识。”工作之余,宫传兵带着他们巡查工程、探摸根石,不断扩大他们的“舒适区”。3个大学生都是男孩子,宫传兵也为他们的终身大事操着心,“曾经想把女儿的同学介绍给他们”。这几年,看着他们工作、生活都越来越有声有色,宫传兵也露出父亲般的笑容。

无私奉献的守闸元老

  60岁的韩宪桐和59岁的王同国都已经在闸上守了二三十年了。几年前就已经退休的他们,依然在工作岗位上发挥着余热。

刘春家闸管所“元老”王同国、韩宪桐

  聊起闸上岁月,“坚守”是他们绕不开的关键词。

  “2015年我们供水320天、2016年350天、2017年357天、2018年326天。”王同国用数字标记着每年的工作,“20多年了,我可能一共只有七八个春节是在家里过的,其余都守在闸上了。”

  供水工作,平淡又艰苦。每天8时、16时左右,都要进行两次雷打不动的测流,并要及时上报测验数据。冬日的河道滴水成冰,每次把流速仪从冰冷的渠道中提起,连螺旋桨都会被冻住。炎热的夏季闸区游人如织,为了保证工程和人员安全,闸管所职工要全天候巡查值守,启闭机刷新、钢丝绳上油保养、草木修剪以及标志、标牌和界桩刷新……水闸的日常维修养护,都要职工一点一点地干。

  几年前,刘春家引黄闸进行安全鉴定,需要在闸前修筑一个挡水围堰。时值隆冬,当时年过半百的王同国穿上防水服,系上安全绳,二话不说就下了水。浮着大冰块的河水瞬间没过了他的腰。

  “那是真冷啊。”王同国眯起眼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但是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

  与“坚守”相伴的,是日复一日的“孤独”。

  “现在好多了,前些年条件还不是很好,真的很孤独。白天还好点,一到晚上,周围静下来就不行了。”二十多年来,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韩宪桐总是一个人坐在水闸旁,一根接一根地吸烟,默默地听着河水流淌,任由孤独在身体里膨胀。过年过节,对家人的思念和愧疚,这种感受又成倍地放大:“有的时候,鞭炮一响,眼泪就掉下来了。”

  就这样,风风雨雨,年复一年,韩宪桐和王同国陪伴着水闸,也见证着它的发展。水闸从原来的人力机械升降变成了电子控制,闸管所也从低矮的平房变成了漂亮的小洋楼。通了互联网,来了年轻人,看着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老哥俩又投入“传帮带”工作中,把几十年摸索、苦练的供水技术倾囊相授。

韩宪桐与张武一起检查闸室

  “现在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劳动强度越来越小,工作环境越来越好。年轻人也很聪明,学得很快。”对水闸的现状,老哥俩很满意;对水闸的未来,老哥俩很放心。

  临别,记者同韩宪桐、王同国握手。他们的手有些粗糙,手背上仿佛覆盖着一层白霜。他们的手,日复一日摇着绞车,夏天拂去铅鱼上的水草,冬天融化流速仪结起的冰凌;他们的手,记录了数以万计的引黄流量数据,而正是这些数据中流淌的黄河水浇灌了广阔良田,筑起了广厦万间,涂抹了绿水青山。

  几十年了,他们的手,依然是热的。

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

  李震摇着吱吱呀呀的绞车,拖拽起沉重的铅鱼。张武注视着水面,指挥流速仪浮起又下沉的方向。伴着“嘀嘀嘀”的声音,程相旭熟练地报数、计数……20多分钟后,他们完成了一次测流。3个年轻人有说有笑地收拾设备,程相旭还轻松地哼起了《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李震、张武、程相旭互相配合进行流量测试

  李震、张武、程相旭都是“90后”大学生,几年前先后来到刘春家闸管所。大学所学专业和供水业务相去甚远,他们就从头学起,很快就熟练掌握了日常工作,成长为闸管所的中坚力量。

  繁重的工作、日益减少的休息日、相对单调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和许多刚投身治黄工作的年轻人一样,最开始他们对工作也有这样那样的不适应。可是在交流中,记者发现他们身上洋溢着一种充满生机的力量,这种力量叫作“传承”。

  2014年底,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李震参加了对水闸的安全鉴定。当他钻进水闸洞身,仿佛踏进了“新世界”的大门,“最开始觉得供水工作不过如此。但是通过那次水闸安全鉴定,我发现我需要学习、掌握的东西太多了。”李震说。

程相旭上报流量

李震测含沙量

  2018年汛期让张武印象深刻。他和其他职工一起,除了要在刘春家、马扎子两座水闸“5+2”“白加黑”地值守,还参加了高青河务局的防汛抢险训练。全身心投入防汛工作的张武对黄河大家庭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大家的团结一致、奋力拼搏、无私奉献使他对“黄河精神”有了更切身的感悟,“从前是别人领着走,现在更愿意自己往前走,也想更加深入地了解黄河、钻研工作。”

  他们慢慢贴近了母亲河,母亲河也塑造了他们。在程相旭看来,工作这些年,自己变得更加自信了:“以前总是觉得怕,害怕干不好。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2017年春节,程相旭从淄博乘火车回家过年。在火车上,他对列车员的开门钥匙产生了兴趣,激发了灵感。回来后,他和张武、李震等一起研制了沉陷点、测压管防护设施——涵闸观测沉陷点测压管防护装置,对沉陷点、测压管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获得了山东黄河科技火花二等奖。这一年,刘春家引黄闸安装了全自动测流系统,他们无数次地调试比测,初步实现了无人值守自动化测流,逐渐提升着涵闸引水测验信息化水平。

刘春家闸管所青年职工张武、李震、程相旭

  “以前是干事,现在是干事业,母亲河的荣耀就是我们的荣耀。”他们表示,“这是我们对老一辈供水人的致敬,也是对‘黄河精神’的传承。”

  日月流转,供水人的年华随着黄河水流向四方,变成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坚强脉动。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流量男团”持续唱响着团结、务实、开拓、拼搏、奉献共同谱就的追梦之歌。

  欢呼、鲜花、掌声,他们从来不企求,但是他们永远都值得拥有。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2日 责任编辑:范江涛  来源:
网站简介 |  网站大事记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 14028857号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承办: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信息中心

--> 黄委总机:0371-66020114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1号 邮编:450004 黄河网站电话:0371-66023875 66023838 66023861
投稿信箱:hhw@yrcc.gov.cn QQ:102984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