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流域瞭望热点专题网上展厅媒体关注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服务指南表格下载许可决定在线申报水情水质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解疑释惑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纪实特写 > 正文

小浪底,峡谷风云话当年

文/侯全亮

  2001年,举世闻名的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全面竣工,工程投入运用以来,在黄河防洪减淤、调水调沙、供水灌溉等方面发挥了巨大效益。小浪底工程的兴建,堪称中国水利工程建设史上的一部鸿篇巨制。

  1982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黄河水利委员会,先后从事宣传写作与治黄战略研究。其间,到河南省孟津县挂职任副县长,分工负责工程征地移民,亲历了小浪底前期工程建设。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回首小浪底工程从决策到开工的历历往事,一幕幕波澜起伏、风云变幻的情景,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那年春,一缕科学决策的时代曙光

  1983年2月28日,根据国务院关于抓紧进行黄河小浪底水库论证的批示,小浪底水库论证会在北京举行。

  说起小浪底工程上马决策,还要从“75·8”淮河大洪水说起。

  1975年8月发生在淮河流域的特大暴雨洪水,造成水库相继垮坝失事,550万人遭受重灾。抚痛之余,人们不禁想到了毗邻的黄河。据分析,如果这种特大洪水发生于三门峡至花园口区间,黄河洪峰流量将高达55000立方米每秒。届时,黄河下游河道将出现“吞不掉、排不走”的极为严重局面。而要防御这种超标准大洪水,当务之急是在黄河干流上再建一座大型控制性工程。

  时间来到1979年秋,改革开放,春潮涌动。这时,围绕黄河干流防洪工程建设问题,学术界出现了重大分歧。

  以著名治黄专家王化云为代表的黄河水利委员会认为: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位于黄河干流最后一段峡谷出口,控制黄河流域总面积的92%,不仅可以有效控制黄河大洪水,而且减淤、灌溉、供水、发电等效益显著,因此极力主张兴建小浪底工程。

1981年著名黄河专家、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左三)在小浪底勘探工地上

  另一方专家认为:桃花峪滞洪工程基本控制下游全部洪水来源区,虽然该工程属于单纯防洪型工程,但对于解除黄河洪水威胁,意义重大,因此主张兴建桃花峪工程。

  两种方案各有千秋,专家意见相持不下。

  三年后的1982年汛期,黄河三门峡至花园口区间普降暴雨,干支流河水并涨,洪水位急剧抬高,花园口洪峰流量达15300立方米每秒,险情接连不断,紧急中人们利用东平湖水库分洪削峰,方使抗洪形势化险为夷。

  黄河防洪的严峻形势,为加快兴建黄河防洪工程注入了催生剂。加之这一时期,官厅、密云等水库蓄水量急剧下降,北京、天津严重缺水接连告急。国家高层决策者将目光聚焦在“水”字上。

  这时,王化云向中央呈上题为《开发黄河水资源,为实现“四化”做贡献》的报告,提出:为防御黄河特大洪水,必须在三门峡以下黄河干流兴建控制性工程。同时,近期黄河有水可调,为解决京津缺水之急,从综合战略角度考虑,应尽快兴建小浪底水库。为此,他抓紧每个机会,矢志不渝推动兴建小浪底工程。

  有关各方的建议和意见,引起了中央高度重视。此时的中国,改革开放正在深入进行。确保黄河防洪安全,事关国家大局,势在必行。小浪底水库论证会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召开的。

  论证会上,相关领域的技术权威以及持有不同意见的专家悉数到会,可谓群贤毕至。会议由国家计委副主任宋平主持,国家经委副主任李瑞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杜润生、水利电力部部长钱正英等出席。

  会议一开始,宋平就点出了会议的主旨:“重大建设项目,我们过去有过不少教训。其中的一条重要原因是缺乏必要的论证仓促上马,以致出现返工浪费甚至被迫中途下马。小浪底水库是一个超大型工程,多年来,黄河水利委员会已做了大量工作,有关方面也进行过多次讨论。但由于这是在多泥沙的黄河上修建水库,事关重大。因此,应该把工程放在黄河治理开发整个一盘棋中,全面分析、比较、论证,希望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接着,黄河水利委员会副主任龚时旸走上发言席。就专家提出的一些问题进行陈述:“当前,黄河防洪形势十分紧迫,尽快兴建小浪底工程是最可靠的方案;对于泥沙问题,小浪底水库可以直接拦蓄一部分,还能利用长期有效库容进行调水调沙。”

  也许是那黄河峡谷中还埋藏着太多的问号,专家们对于修建小浪底工程,仍然议论纷纷,激烈之语不时涌出。

  “20年后下游淤积如何对待,中游水土保持拦沙效益跟不上小浪底水库淤积速度怎么办?”

  “拿数十亿元投资和70亿立方米死库容来换取下游河道20年不淤积,技术经济上很不合理。一个水库的死库容居然占到总库容的三分之二,这在中外水利史上是少见的!”

  著名泥沙专家钱宁教授多年致力黄河泥沙研究,此时因身患肾癌无法到会。他在提交给论证会的书面意见中写道:“我认为,在中游水土保持生效之前,小浪底水库作为减缓下游河道淤积的主要措施,可以确定上马,对于存在的一些问题,组织科研攻关,尽快拿出明确的答案,这样就可以使工程立于不败之地。”

  黄河复杂难治,难在泥沙问题。著名泥沙专家对小浪底工程投了一张赞成票,这一票举足轻重!

  一连五天的论证会进入尾声。论证会闭幕由杜润生主持,他说:“很多同志对小浪底工程有不同的看法、评价和建议,这正说明黄河问题很复杂。不同意见,各有其说,对一些重大问题还要继续分析研究,较大的难题要组织科技攻关。”

  论证会结束后,宋平和杜润生在联名呈送国务院的报告中写道:“解决黄河下游水患确有紧迫之感。小浪底水库处在控制水沙的关键部位,战略地位重要,兴建该工程在整体规划上是非常必要的。论证会上,与会同志提出一些值得重视的问题,目前尚未得到满意的解决,尚须继续研究方能做出决策。”

  也就是说,小浪底工程的决策还有一段路程要走。

  这的确是一段必不可少的路。此后几年间,中央领导相继视察黄河,反复听取兴建小浪底工程的汇报。1991年,七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将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列入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以及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确定在“八五”期间开工建设。

  小浪底工程的决策过程,透射出一道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灿烂曙光。

一场极具挑战性的“蓝图战役”

  1991年9月。黄河流经的最后一段峡谷内,200响开山炮过后,沉寂的山谷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人们企盼已久的小浪底工程开工了!

  从地理位置看,这里地处峡谷尾闾,控制着大河流域九成多的集水面积。工程建成后,126.5亿立方米的调蓄库容,将把黄河下游防洪标准由60年一遇提高到千年一遇。75.5亿立方米拦沙库容,可使下游河道20年内不淤积抬高。此外,工程在防凌、灌溉、供水、发电等方面也将发挥显著作用。

  从设计蓝图上看:一座154米高坝,一手牵定王屋山、一手扯住北邙,将黄河拦腰斩断,峡谷平湖,豁然呈现;坝下“地壳心脏”里,80多米深的混凝土截渗墙,一夫当关,拦截着河床深处的潜流;左岸山体中,108条巨型隧洞和大小竖井,构成一套导流、泄洪、排沙的“梦幻组合”;高达60多米的大跨度地下发电厂,装有6台30万千瓦机组,届时将发出强大电流……

  无论是山体中的洞群密度、地质条件的复杂程度,还是高速水流的消能难度,小浪底工程都当属世界之最。但战略地位的排他性,人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小浪底。

  连日来,在黄河水利委员会设计院的一间办公室里,副院长林秀山面对摊满一桌子的图纸,一直在苦苦思索,寻求对策。

  身为小浪底工程总设计师,他感到自己的大脑好像被大大小小的隧洞占得满满的。本来在坝址左岸单薄苗条的山体中,布置16条直径高达15米的巨型隧洞,其空间就已捉襟见肘,施工期间还要再挖3条导流隧洞,这就使难度大增。怎样才能找到一条科学的出路呢?

中外水利专家在小浪底工程施工现场研究处理工程建设技术难题。左3为黄委设计院副院长、小浪底工程总设计师林秀山

  多年来,在通往小浪底规划设计的征途中,一个个棘手问题接踵而来。坝基深层覆盖、汛期浑水发电、洞口高坡处理,这场“小浪底蓝图战役”就像一盘扑朔迷离的棋局,一直没有个尽头。

  拿眼前这道难题来说,改导流洞为泄洪洞的方案提出后,他和同事们已进行了大量实验室模型观测,但黄河水头高、泥沙多。面对如此密集的洞群和单薄的山体,如果采用明流方式排泄洪水,即使把隧洞做成高强度的钢板,也难以抵挡每秒高达48米水流速度的猛烈冲击。但如果采用压力方式泄洪,因洞径太大、山体单薄,仍然难保正常运行。

  林秀山觉得心力交瘁。沉思良久,他深深地吐了口气,喃喃自语道:“看来,只有突破世界上现有的单级消能技术,改为多级孔板消能了。”

  正在这时,千里之外甘肃白龙江碧口水库试验现场传来佳音。

  那座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百米高坝,枢纽工程布局同小浪底工程颇为相似。为了验证多级孔板消能既降流速又降水头的功效,黄河科研人员专程在那里进行原型模拟试验。结果表明,用多级孔板解决高速水流这一问题是可行的!

  得到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林秀山连日的劳累一扫而空,他连夜驱车赶往小浪底工地。

  据专家后来对建成的泄洪洞鉴定认为:由林秀山等研究创造的这种多级孔板消能,能把每秒50米的流速削减为20米,大大减轻了高速水沙对泄洪洞的腐蚀,从而可以保证泄洪洞正常投入运用。

  “小浪底蓝图战役”的一道难题就此求得真解。

  据统计: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几十年间,黄河水利委员会为了小浪底工程,共组织地质测绘593万平方千米,勘探岩石及开凿洞井5700余米,进行各种压力试验2000多项。科研人员绘制各种施工图纸6000多幅,加上各个阶段的有关规划、可行性研究等成果,摞起来足有几十层楼那么高!

峡谷风云,师夷长技以制夷

  黄河北岸,有一处洋味十足的国外承包商驻地,绿荫环抱,酒吧、俱乐部等欧式房舍布局雅致,显得格外静谧。

  然而,当一份份索赔报告如雪片般从这座“国际军团”营地飞涌而出时,小浪底工地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1994年,根据“使用世界银行贷款必须进行国际招标”的国际惯例,黄河小浪底工程对世界打开大门。欧、亚、美几十家精锐公司蜂拥来华,在小浪底展开了一场实力较量。

  对于德国旭普林公司来说,他们完全是交了好运。

  当时,小浪底工程“一标”拦河大坝和“三标”发电厂房,已分别由意大利英波吉罗公司和法国杜美思公司中标。唯独“二标”洞群工程,却一波三折。在“二标”夺冠角逐中,驰名世界的法国斯卑公司本来已经排名第一。然而招标后期,斯卑公司却在谈判中额外要求追加条款。结果,非但目标未能如愿,反被中国业主挡在了大门之外。于是,德国旭普林公司以“B角”后来居上,意外中标。

  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签订合同时,德国承包商项目经理威根特志得意满,深为命运之神的降临而欣喜若狂。

  尤其让这位德国承包商感到快意的是,自从开始总承包,他们在小浪底竟然靠索赔兵不血刃,连连得手。

  有这样几件实例。

  中国一家隧道工程局分包了德国旭普林公司承包的一段泄洪洞,由于洞子直径挖大了,威根特依照条款进行反索赔,得到的赔偿金额比分包的全部劳务费用还多。这个隧道工程局3000多人干了9个月,不仅没拿到一分钱,还得倒贴,无奈之下,只好卷起铺盖撤离工地。

  无独有偶,另一家中国分包商也在此折戟沉沙。两家签订合同时,本来条款应为“泄洪洞允许平均超挖40厘米之内”,威根特却有意漏掉了“平均”二字。结果在实施中,这家中国分包商以累计定为“超挖”,被索赔100多万元。一笔不菲收入又轻松进入德国承包商的账户。

  依常规看来,在这么大的施工工地上,几分钱一颗的小钉子算不了什么。然而,威根特他们却专打这些小东西的主意。从采购到投用,增加十多个细小环节。使用超过规定数量,就要扣除中方几百万元劳务费。这些,又为德国方面增加一笔可观的收入。

  德国承包商的《菲迪克条款》战略,仍在黄河峡谷中继续上演。

  1995年5月,正在掘进中的导流洞因地质问题,接连发生重大塌方,工程施工严重受阻。威根特觉得又一次“高索赔发大财”的机会到来了。他强令全面停止施工,向中国建设管理方提出“推迟工期11个月,并向中方索赔8818万马克(约5亿元人民币)”的调整计划。

  消息传出,国人震惊。

  作为小浪底工程的瓶颈战役,泄洪导流系统拖后11个月,就等于将小浪底大坝截流目标推迟一年!1997年,黄河小浪底截流、长江三峡截流、香港回归祖国,并称为中国三大盛事。如果小浪底截流推迟,如何向国人交代?

  从中国建设管理方到分包施工单位,都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焦灼、酸楚和不知所措。

  一纸国际合同究竟带给中国人什么?难道国际招标就是要“引狼入室”,就这样被动挨打吗?怎样才能杀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工程建设血路?

  经过痛苦的思考与反复研究,中方毅然决定:革新自我,师夷长技以制夷,原定截流目标决不改变!

  这是一种深思后的彻悟,阵痛后的欢愉,革新后的升华。

  1996年初,几支中国水电施工队伍临危受命,从各地火速会师小浪底,组成代号为OTFF的特殊联营体。

  在另一战场上,世界银行敦促德国方面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在《菲迪克条款》的基础上,中国方面与德国旭普林公司签订《谅解备忘录》,确定由中国OTFF军团以联营分包形式从德国承包商手中赎回施工权。

  一部“反弹琵琶”战略,就此部署大定。

  关于这场硝烟弥漫的“反弹琵琶”工程,后来被多家新闻媒体报道,综合大意是:小浪底工程建设管理方很快建立起“三分三合”责任明确的建设管理机制,悉心研读掌握《菲迪克条款》,对国外承包商实施“反索赔”。代号为OTFF的“中国施工战舰”,以外商雇员身份,行国家主人大义,勇战塌方,优化方案,与岩石展开强力对抗,奋力追赶先前被耽误的时间,创造出了水电建设史上一个个奇迹。

  1996年10月,三条导流洞全线贯通,黄河如期截流大局已定。

  这时,“德国战车”营地突然挂出条幅:1997年10月31日,小浪底工程截流就是这一天!

1997年10月28日,小浪底工程成功截流

  以往激烈交锋的对手,走向了一个共同目标。曾经笼罩在小浪底工地上的浓浓阴霾,一扫而空。

  不过,这时的德国承包商领军人物已走马换将。

  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曾经不可一世的威根特被提前召唤回国。临走时,威根特万分失意。他跑到黄河滩里,装了满满一瓶黄河泥水作为纪念带回德国家中。

移民试点,世界性难题是这样破解的

  1992年金秋十月,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世界银行官员一行来到小浪底移民新村试点进行评估。

  街道宽敞笔直,排排瓷砖贴面的两层小楼,鲜艳入目。家家户户散发着乔迁新居的喜庆气息。

  一阵欢快的唢呐声悠然飘来。“新郎新娘对拜,一鞠躬,二鞠躬……”在婚礼司仪主持下,盖尼、古利娅等世界银行官员走上婚礼席,露出了鲜见的笑容,向新郎新娘表示由衷的祝福。

  小浪底村是工程坝址所在地。290多户人家,1100口居民,零星散居在六七个山坳的窑洞里,袅袅炊烟,世代皆然。几十年来,对于兴建小浪底工程,他们曾经望穿秋水。然而,随着开工临近,当他们确认必须移离故土时,种种疑虑与困惑都挂在心头。

  小浪底村地处施工区与淹没区,搬迁别无选择。关键在于如何把新村建设得更好,让父老乡亲有个良好的生产和生活环境。因此,当上级政府提出让该村作为第一个移民试点时,村委会一班人尽管感到压力很大,但考虑再三,还是把试点任务接了下来。

  外迁他乡,安置补偿费到底能给多少?村庄如何布局规划?今后的经济发展怎样考虑?村民们面前有一大堆看不清说不明的问号。更何况,以往岁月里,中国水库移民曾走过一段曲折辛酸的路。这一切,都让乡亲们感到忧心忡忡。

  不过,历史毕竟前进了几十年。动员会上,省、市、县各级领导庄严承诺:“小浪底水库是黄河除害兴利的国家重点工程,要全力搞好移民试点。切实落实库区移民政策,保护移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是各级政府的神圣职责。该给群众兑现的一分也不能少!”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法治建设日益健全,各项惠民政策不断出台,老百姓深有感受。相信党,相信政府!小浪底村民们再次体现出了他们的朴素感情和大局意识。

  在当地政府组织协调下,各项措施纷纷到位:落实征地移民补偿资金,编制新村建设规划,调剂新村生产和生活用地,全力推进住房、道路、学校、幼儿园等基础设施施工。

  十个月后,一座移民新村拔地而起,人们提前完成了世界银行“建成100户移民新村”的试点要求。

  小浪底移民新村的成功建设,打动了素以严谨挑剔著称的世行官员。在郑州举行的小浪底工程评估总结会议上,世行官员们宣称:“小浪底移民新村建设和搬迁,时间虽短,但工作令人满意。这一试点经验可以推广到全中国以至整个亚洲。”

1992年10月,世界银行官员评估验收小浪底工程移民第一村——河南省孟津县小浪底新村

  小浪底村移民试点首战告捷,很快风闻全国,各地取经观摩者纷至沓来。在有关方面共同努力下,河南、山西两省全面完成小浪底工程移民安置任务。

  1999年10月,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下闸蓄水,开始防洪运用;2000年12月,小浪底工程大坝提前告竣,主体工程三大国际招标全部完成。

2004年汛前黄河第三次调水调沙期间,人工塑造异重流获得成功并排出小浪底水库

  世界银行检查团在对小浪底工程全面评估后,做出了这样的结论:“尽管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条件十分复杂,技术难度极大,但其取得的成就令人难以置信。它不仅为中国水利建设树立了样板,而且在世界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黄河调水调沙刷深了下游河道,显著提高了主河槽过洪能力

  也许是一种巧合,从中美联合轮廓设计到世界银行贷款协议签订实施,从主体工程国际公开招标与世界接轨到世行对库区移民全程评估验收,黄河小浪底工程建设基本上是和中国加入WTO同步进行的。因此有人说,小浪底工程建设与国际接轨,恰如中国入世的一次成功预演。(本文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4日 责任编辑:范江涛  来源:
网站简介 |  网站大事记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 14028857号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承办: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信息中心

黄委总机:0371-66020114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1号 邮编:450004 黄河网站电话:0371-66023875 66023838 66023861
投稿信箱:hhw@yrcc.gov.cn QQ:102984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