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艺术博览


一管妙笔 百面文章——品读尤宝良新著《我从黄河来》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3日    责任编辑:范江涛

  作为《我从黄河来》书稿最早的读者,我一直期待该书早日付梓,再读为快。个中缘由:一是20多年来,我始终对作者尤宝良由衷敬重;二是书中充满令人唇齿生香、回味隽永的文字,以及于我心有戚戚的说理记事。

  尤宝良曾任山东黄河东平湖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我曾供职属下梁山河务局办公室文秘,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心怀敬重实为正常。但我更为敬重的,是他的妙手文章,而这远在我进办公室工作之前。

  那是1997年,我加入治黄队伍第三年,受命到山东河务局参加“迎香港回归”演讲比赛。当同去的东平湖女选手说出“穿越时间的隧道,沿着父亲、祖父、曾祖父疲惫的目光回望”之句时,我便知道,在文字之路上,我前面还有长长的距离。

  我向同去的选手讨来讲稿细读,毫不吝惜钦佩之情。她却笑言,此为尤宝良所作。我甚是诧异,这是一管怎样的生花妙笔,能以异性之手,把身份、口吻、情感、叙事拿捏得如此文思优美、恰如其分?

  像这样变换身份表达情感的辞章,在《我从黄河来》里,并不鲜见。

  在《金英的故事》中,作者写活了钢筋队女子班临时工金英。那娓娓道来的对话和故事,那起伏跌宕的情节和情感,让我觉得作者就是金英身边的姐妹。而事实上,这只是尤宝良撰写的一篇小说——他到湖北参加文学笔会时,在短短两天时间内临时构思并完成的一篇小说。尽管事前并无准备,出手仓促,但还是受到著名小说作家、文学评论家刘恪的肯定,其文学功力可见一斑。

  如该书序作者王继和老师所见识的那样,尤宝良谦虚、低调、平和、诚恳,写作之外话语不多,但他的写作却突破了自身的性格。

  在《黄河柳》里,他写道:“别提闹市园林西子湖畔/那些丫头片子我们压根没放在眼里/我们是流浪女是流浪女/疯疯癫癫像印度电影里那个“小辣椒”/谁把我们引来我们没注意就来了/野天野地大堤像长城威威武武这地方……”其活泼的语言风格实是我不曾想到的。

  他在《我从黄河来》《黄河母亲,我对你说》《黄河部落(组诗)》等现代诗中所表现出的深厚情感、赤子情怀、高昂基调,也与他内敛的性格相去甚远。而这巨大的反差,恰恰映衬出他对文学的理解和对文字的驾驭能力。

  除却抒情,尤宝良的诗歌还兼怀记事。如在《泰山,我来了》长诗中,开篇他便慨而慷之:“诗经里岩岩的泰山/李白飘逸的泰山/杜甫一览众山小的泰山/康熙高无极的泰山/五岳独尊的泰山/我神往仰慕的泰山啊/我来了……”这声“我来了”,并非通常意义上的登临,而是喊出了作者对东岳泰山的多年仰止之情,并兼记东平湖管理局机关由水泊梁山迁址泰安之事,所以诗中还说,“从此我将与你厮守/我的生命将在你的恩宠里延续”,这也使得该诗得到众多东平湖人的共鸣。

  迁至泰安后,泰山石逐渐进入尤宝良的诗歌,成为新的写作题材,但在表现手法上,他选择的是古体诗,且则则皆有佳句。如《赏泰山石“喜从天降”》中“国运逢盛世,泰岳出东海”,《咏泰山菱形石》中“机缘乃天注,赖我识通灵”,《赠L君泰山石寄韵》中“云染冰雪色,荷动清风喧”,《泰山龙马石赞》中“人间有龙马,众生何精神”,《咏玫瑰花石》中“对视无多问,性近故双惜”等句,表面写泰山石之缘、之形、之意,内里蕴含的则是深厚的家国情怀、岱宗风月和人生哲理。

  《我从黄河来》并不是一本纯粹的诗集,其所选作品中还有神思灵动的散记《哦,东平州》,历史厚重的考证《漫话梁山泊》,意义深长的论证《浅谈“黄河精神”》,展现黄河治理的重大新闻《难忘的黄河人工扰动试验》,可作存史资政的史志资料《山东黄河大截流》等等。每种文体,都是一种文章的“面”,而每种文章的“面”也都是“一管妙笔”的生动佐证。

  作为有着二十余年工龄的黄河一线职工,一名曾经的梁山黄河人,我对尤宝良书中的记叙类作品《远去的石屋》《“挖”黄河》等格外留意,特别是看到“土牛”“汛屋”“拦路杆”等词语,以及读到描述梁山黄河职工赤脚挥锨挖河的语句时(在黄河断流最严重的1997年,黄河职工引来河道内残余积水确保机淤船抽沙施工),我记忆的闸门一次次被打开,初入治黄队伍的青涩时光,“土牛”“汛屋”“拦路杆”里的青春记忆,挖河队伍中的一个个身影,伴着治黄事业快速前进的脚步汩汩而来,让我又一次感受到了过往岁月的亲切和珍贵。

  通观《我从黄河来》,很多诗文都闪烁着珠玑之彩。而我最最偏爱的,还是其中的文言,如《修复戴村坝碑记》《西行咏怀并序》《游泰山桃花峪记》等。多年前,我曾到过“北方都江堰”戴村坝,坝上立有尤宝良撰文的《修复戴村坝碑记》石刻,十分感佩。如今,在《我从黄河来》里再次得见碑文,尤其是走目文末“念古人身处岩穴而心在天下,行在一时而及万世之功德,令后人敬仰。事水利而责任重大,岂敢懈怠”句,不胜感怀,对作者也更添一层敬重。在《西行咏怀并序》里,作者除以古诗记事,还撰文言400余字以为序,读来不由击节拊掌,深为叹服。对于《游泰山桃花峪记》,尤宝良则用古老的文体、轻松的笔调,将与朋友观桃花林果、恋溪水奇石,甚至静坐休息、分享零食、玩牌嬉戏等小事随手拈来成文,读之如临其境、趣味盎然,若非具有深厚的古文功力和文化底蕴岂能为之?

  掩卷不释卷,一读且再读。我知道,喜爱一首诗、一篇文甚或一本书,是很个人的一件事。但就《我从黄河来》而言,实是“一管妙笔,百面文章”,值得添茗细品。(秦素娟)

2011年,文友泛舟东平湖(前排右一为尤宝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