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师 父


杜思高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3日  来源:

  20多年前,我从西北林学院(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分配到河南省南阳地区林技站工作。彼时,南阳地区辖12个县,后来撤地设市,改名南阳市,地区林技站更名为市林技站。

  我在西北林学院上学时,学的是经济林专业,单位领导让我师从工程师辛廷柱,学习林果种植和修剪技术,这样辛廷柱就成了我工作后的第一位师父。当时,市里林果专业技术人员不多,辛工有真才实学,长期在一线,田间地头摸爬滚打,使他名气较大,可称专家。那时,他刚50岁,性格沉稳内向,中等身材,头发花白,浓眉,脸上皱纹纵横,一笑“沟壑”更深。

  20世纪60年代,辛工从河南农大毕业,他响应国家支援边疆建设的号召,去了新疆工作,一干就是20多年,知天命之年才调回南阳。长期艰苦孤寂的野外生活,辛工养成了喝酒和吸烟的习惯,但酒不多喝,烟却常吸。在讲课或修剪果树的时候,他把烟头在地上一摁,麻利地向耳朵上一夹,就开始干活。

  我跟随师父在河南西南部的农村广阔天地奔波行走,讲解传授林果知识,为农村经济发展出力流汗。那时,我们下乡一般都是先到汽车站坐班车到县里,再从县里乘三轮车到乡里,在乡政府招待所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辛工名气大、技术好,经他指导修剪的果树、树势旺、产量高、病虫害防控好,深受果农欢迎。我们每次到乡政府,林果村的村干部争先恐后邀请我们去讲课。于是,两辆自行车载着一老一少,穿梭在乡村土路上。骑到地头,等候已久的乡亲迎上来打招呼。师父把车子在路边一停,手捋下衣襟,抹一把脸,大步流星走过去。随机选一棵果树,就开始现场讲解,讲完之后示范。我拎着师父的工具包,包里装着修枝剪、手锯和环割刀、环削刀,在他需要的时候及时递上。他接过工具,在杂乱不成形的果树上开始“手术”,该短截的剪刀一挥,“咔”的一声枝条断裂开来,该抹芽的抹芽,甚至不惜用手锯对粗大的主干动“手术”,手腕粗的主干在手锯和修枝剪双重作用下轰然断裂,围观的老乡惊讶地瞪大眼睛。辛工说:“别心疼,这是徒长枝,不剪光吸收养分,影响别的枝条结不了果。”讲解示范修剪一棵树,一般要一两个小时。这家讲完去那家,边讲边示范,经他修剪的果树来年产量大增。

  中午,老乡们争着请我们到家里吃饭。农家再穷,也至少有4个菜,两荤两素是简单的了,大部分时候,都会备壶酒,朴实的男主人陪着辛工喝几杯。酒足饭饱,辛工躺在靠椅上点上一支烟小憩,一双眼睛眯成线,这也许是他一生中的惬意时刻。之后,拎起工具包,我们又走向田间果树林。辛工厚道实在,不端架子,对老乡们一视同仁,正因如此,大家才更加尊敬他。老乡们盼着我们来,又不想让走,所以我们大部分时间待在乡下。

  晚上,工作一天的师徒二人回到乡政府招待所,尽管很累,辛工还是会取出老花镜,打开行李,取出有关果树的书籍看上一会儿。此时的我会掏出笔记本,写下一天的工作感悟,还有不时跳到心头的小诗。有时候高兴了,还念一段自己写的小稿,让他听听,他总是哈哈一笑,也不评点。也许,辛工觉得我不务正业,但他从不阻止我,这让我的文字爱好有机会和有可能在乡村大地上沾点地气。

  跟随辛工在乡间奔走,在田间地头劳作,我学到了许多林果实用技术和经验,可以指导老乡种植技术,保证丰产。偶尔,他有事情,我还大着胆子去给乡亲们讲课示范修剪,并得到了认可。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已经可以独自承担工作了。我把从辛工那儿学到的实践知识和书本知识相结合,用到工作中。平时,我尽力帮助一些种植果树的乡亲。每年果树采摘之后,许多人都会摘下自己地里结的桃、苹果,让我品尝,这种情谊实在可贵。

  后来工作调整,我离开林技站到其他单位,相继从事过新闻报道、材料写作、组织管理等工作。在不同的地方和岗位,我秉持师父的教诲,少说多做,踏实工作,从不懈怠。辛工仍然从事他的本行,奔波在乡间,忙碌在田地。

  又过了10多年,辛工退休了。他毅然卖掉自己在城区的房屋,在远离城市的郊区租了一块地,种植花木和果树。每天,他矍铄健壮的身影在树林里穿行,忙得不亦乐乎。2019年春季,世界月季洲际大会在南阳召开。其间,师父培养的一株花瓶形藤本月季参加花卉展评,因构思巧妙、做工精美、形神俱佳,斩获金奖。站在领奖台上,80岁的老人满脸笑意,兴奋得像个孩子。

  彼时,葱茏的绿意像幔纱在大地上随风轻舞,欢舞着他暮年的盎然生机与活力。

编辑:范江涛 胡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