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冬到地坑院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4日  来源:

见树不见村,

进村不见房,

入户不见门,

闻声不见人。

  在黄土高原南部边缘的河南陕州,有一种独特的民居形式——地坑院,也称地窨院、天井窑院,即在平地上挖下一个深达十米以上的巨形四方大坑,坑的四壁打上窑洞,人们居住在那里。这些下沉式窑居村落,被誉为“地平线下古村落,民居史上活化石”,其蕴含着丰富的文化,承载厚重的历史,挟带着质朴的民风,每每让初识其貌的游人叹为观止,深受国内外专家的重视。

地坑院

  陕州这一场雪下得很大,地坑院被雪花完全覆盖了。路过西张村镇一个叫庙上村的地方时,我停下车来观赏风景,远远看见马路边的一片空地上,一个老者正在挥帚扫雪,其身后雪中的小路仿佛大地的脉络。老者边扫雪边与人说话,从地下隐隐传出答话声,还有几声犬吠与鸡鸣。我好奇地走到近前,只见地上出现了一个大方洞,站在边上,大方洞内的情形一览无余。这是个精巧的院子,十分规整,四壁有窑洞模样的房屋,布局有点儿像北京的四合院。不同的是: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一个需要用砖瓦木材来搭建,一个则利用当地的黄土成型。

  虽然看到了地坑院,但要进去却成了难题。我在地坑院四周走了两圈,却不见入口。我的举动引起了扫雪老者的注意,当他得知我的来意后,痛快地将我领到一个很不引人注意的入口。通过一段缓坡,再钻过一个地道式的门洞后,终于来到了地坑院。置身其中,抬头观望,只见蓝天被切割成正方形,颇有坐在方井观天的感觉。扫雪老者自我介绍叫张留振,年已八十有余,是院子的主人,在村里从事果树种植。他1935年出生,打他记事起,就住在这个院子。在这个院子中,他和老伴养育了二男五女七个孩子,现在孩子们都搬出去了。地坑院旁边,就有大儿子张丁劳盖的瓦房,他和老伴不习惯住瓦房,仍坚守在地坑院中。院子大约七八十平方米,收拾得井井有条,中间一口旱井,用青石板盖着井口。我扫视了一周,发现这座院落共有十孔窑洞。正中间的窑洞向阳,还有半间窑洞的门隐在里面,有个诗意的名字叫“挂月”。而在正南方的门洞旁,为防雨所设的排水道清晰可见,张大爷说这条排水渠通向不远处的一条土沟。跟着他走上去,来到院外窑洞上面的打谷场上,搬开一块石板露出一个洞口,他说:“这个洞口直通窑洞,以往打完粮食后,可直接从小洞将粮食灌入窑洞,省时省力,十分方便。”

  张大爷十分热情,领我们在院里参观后,又把我们让进窑洞里。窑洞很深,被主人收拾得干净整洁,墙上贴着有乡土气息的墙围纸,还有色彩鲜艳的年画,温馨的气息扑面而来。说起地坑院的今昔,张大爷感慨地说:“就说冬天吧,住在地面的瓦房里要用很多煤来烧火炕添炉子,但在地坑院窑内稍稍捡点炭就能把窑洞烘得暖暖的。到了夏天,地坑院更舒服,晚上睡觉时还要盖棉被。”他总结了地坑院的三大好处:一是隐蔽性好,住着安全,从远处看过来一片荒野,如无人之境,近前二十多米才能看到地坑院的边沿,故为古代躲避战乱和贼匪的好地方。二是实用性好,住着舒适,窑洞内冬暖夏凉,温度宜人,吃粮吃水都不必出院子。三是屏障性好,可避风沙,黄土高坡冬春风雪多风沙大,但对地坑院没什么影响,农妇可安然在炕头飞针走线。真可谓“躲进小院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地平线下的古村

  从空中俯瞰,冬日地坑院,仿佛拓在雪地上的方形印章,又如雕刻在大地上的一个个“回”字。回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地坑院是一个能让人记得住乡愁的地方,它深入大地,弥散着浓浓的泥土气息,留存下悠远的乡土生活记忆,展露出多彩多姿的民俗文化风情。一座地坑院的历史,就是一部时代的变迁史!

作者:白英 责任编辑:范江涛 胡少华 杨希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