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治河能臣张伯行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7日  来源:

  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江苏巡抚衙门外。数十位地方官员穿戴一新,等着给巡抚大人送礼。可是左等不见人,右等不见人。“莫非新继任的张大人还在路上?”大家心里疑惑着,不免焦躁起来。

  这时,巡抚衙门里出来两个衙役,把一张告示贴到墙上。眼尖嘴快的人,早已读出声来:“《禁止馈送檄》:一黍一铢,皆民脂膏。宽一分,民即受一分之赐;要一文,身即受一文之污……”告示上说的什么呢?只有一条“金绳铁矩”。意思很明确,口气没商量,就是规矩改了,新巡抚张伯行大人不收礼。

  江苏六合的王知县仍不死心,他辗转找到张伯行的家里,送上一幅山水画,敬请指教。张伯行回来后,掂掂这幅分量颇重的山水画,一下子就发现了藏在画轴里的金条。张伯行没有声张,他把这位王知县找来,连连夸赞他的画儿画得好。最后,温和地对他说:“你的画我收下了。根据礼尚往来,我也送你一幅字吧!”王知县很高兴,接过巡抚大人回赠的墨宝,就回去了。回到家,王知县一抖落,画轴里竟也掉下一根金条来。仔细一看,正是他送去的那根。

  再看这幅字:“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至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谁云交际之事,廉耻实伤;倘非不义之财,此物何来?”好家伙,一连八个“一”。个个像伸展的木棍,打在王知县的心上。

  王知县金条没送出去,倒领受了巡抚大人的一番训导。羞愧之余,他干脆把这幅字大大方方地挂起来。从此,张伯行的“一”字檄文,就在江南地区流传开来,成为大清官场的一段佳话。

  张伯行在仕途上崭露头角,始于治河。

  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六月,张伯行的家乡仪封一带(河南兰考县)连降暴雨。河水猛涨,仪封北部的堤坝溃决,洪水如奔腾的野马咆哮而出,城镇和乡村顿时成了一片泽国。仪封百姓惊慌失措,乱作一团。

  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丁忧在家的张伯行挺身而出。他一边安抚惊魂未定的百姓,一边就近组织人手,用麻袋装沙,填塞决口。决口被堵住了,几天没合眼的张伯行,累得瘫坐在地上。这一幕,刚好被前来巡视水患的中央大员、河道总督张鹏翮看在眼里。他非常欣赏张伯行的才干和魄力,便向皇帝大力举荐,言其“堪理河务”。康熙皇帝立即下达谕旨,命张伯行兼任河工,督修河南境内黄河南岸的河堤。

  因为治河有方,张伯行在朝野名声大噪。不久,他被调往山东济宁应急。张伯行根据自己的治河实践,参酌古人的治水经验,提炼出治河四字诀:疏、浚、筑、塞,认为只要蓄泄得宜,河水就不会为害。在他的精心治理下,山东水患慢慢平息了。

  康熙皇帝第五次南巡时,途经山东,见济宁境内河晏水清,运河通畅,大为感慨。他特意召见张伯行,说了很多赞赏的话,并亲书“布泽安流”的匾额送给他,褒奖他治河有功。

  张伯行自号“敬庵”,他关心民瘼,敬重民心,时时想着为百姓办实事、办好事。他说:“圣人们的学问,概括起来就是一个‘敬’字。只有心中有敬,才能以敬自守,以敬谋事。”

  张伯行到济宁上任时,正逢荒年。面对严重灾情,他不等朝廷下令,就先从河南老家运送粮食救济灾民,并让家人连夜赶制棉衣棉被,分装数船,分发给冻馁户。接着,又在汶上、阳谷等县开仓赈饥。正干得起劲,有人弹劾他“擅动仓谷数万石,邀誉肥己”。罪名非同小可。这时,朝廷下旨赈灾,张伯行据理申辩:“开仓放粮,乃是广布皇恩。面对流离死亡的灾民,我们做臣子的是以仓谷为重呢?还是以人命为重?假如因擅动粮谷而获罪,我也不怕,我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中间对得起老百姓!”他由此声名日隆,不久升任江宁按察使。

  在福建巡抚任上,张伯行的为民情怀表现得更加充分。福建人多田少,一年所产粮食,不足一年之用。不法商人趁机牟取暴利,市场米价昂贵。张伯行到任后,一方面广设仓储,积贮粮食,严禁走私;另一方面请求动用国库官银五万两,派人采购粮食,然后平价出售给百姓。有记载:“数月之间,怨旷得所,舆情大悦。”民众感念恩德,称其“居官若父母”。康熙皇帝也表扬他是“真能以百姓为心者”。

  张伯行的清廉耿介是出了名的。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张伯行被任命为江宁按察使。按照当时的官场旧例,新任官吏是要给总督、巡抚、布政使“表示表示的”。这大概需要白银四千两,几乎是他二十年的俸禄。张伯行横下一条心,说:“我为官,誓不取民一钱,安能办此!”不送银子,那就送些土特产吧,每人一条扇帕。据说总督、巡抚都没收。张伯行也没往心里去,依然我行我素。

  因为见面礼这件事,张伯行得罪了上司,好机会自然没有他的。有一年,康熙皇帝南巡到达苏州,谕令总督和巡抚举荐贤能的官员。在举荐的名单中,他没有看到闻名朝野的张伯行,就对总督、巡抚申斥道:“张伯行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他可是国家的栋梁,你们怎么不举荐他?”说完,又转向张伯行:“朕很了解你,他们不举荐你,朕举荐你做巡抚。将来你做出政绩来,天下人就会知道朕是明君,善识英才;如果你贪赃枉法,天下人便会笑朕不识善恶。”当场写下“廉惠宣猷”四个字,赐予张伯行。

  张伯行生活简朴,几乎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他的官邸,四壁萧然,仅有小桌和床榻。他的日常用品多是从河南老家运来,尽量不用公家钱物。尽管条件简陋,张伯行却恬然安之。

  由于张伯行操守极清,摧抑污吏,很快就与顶头上司两江总督噶礼打起了御前官司。康熙皇帝下令将二人一并解职查办。听说张伯行被撤职审问,舆论一片大哗。苏州、扬州的百姓纷纷罢市歇业,跪集在张伯行的会馆门前。他们知道张伯行清廉不贪,不接受礼物,便用水果蔬菜哭送:“公在任,止饮江南一杯水;今将去,无却子民一点心!”万不得已,张伯行只好收下一束青菜。最后,案子审理下来了:张伯行留任,噶礼革职。消息传出,江苏官民争相庆祝,人们写道:“天子圣明,还我天下第一清官。”

  清雍正三年(1725年),张伯行重病离世,终年75岁。下葬这天,仪封城万人空巷,连生意人也关门闭市,众人恸哭扶柩。雍正皇帝也很悲痛,赠谥“清恪”(为官清廉,恪尽职守),精确概括了张伯行的一生。

  生为守大义,死成千古贤。张伯行慎初慎微的高风,在历史深处不断发出回响。

  清光绪四年(1878年),张伯行塑像从祀文庙。清代以名臣从祀文庙者,仅有三人。

  2015年,兰考重修请见书院,范曾先生为书院题写院名。在请见书院的学堂里,依然飘荡着清官张伯行教化民风、启发民智的声音。

  2016年10月,豫剧《张伯行》公演。张伯行“位高不改凌云志,权重不移爱民心”的高尚人格,深深打动了亿万观众。

  习近平总书记到兰考县调研时指出:古有张伯行,现有焦裕禄。一个是“天下第一清官”,一个是“全国县委书记的榜样”,都是清正廉洁,为民造福。“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谁云交际之常,廉耻实伤;倘非不义之财,此物何来?”

  张伯行56字的“官箴”,在总书记浑厚的男中音里,句句铿锵,字字生辉。

作者:王剑 责任编辑:范江涛 胡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