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司垓段前一池荷


田雨晨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5日  来源:

  时值初冬,再次见到司垓管理段前的这片荷花池时,以前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感觉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现在的荷花池里十分安静,池面上漂浮着大片的浮萍,枯黄的残叶立在池中低着头睡着了,冷风吹过时,叶子轻轻地摇晃几下,就像赖床的孩子一般翻个身又睡着了。

  站在荷花池边,脑海里想象着荷花池不同季节的样貌,不变的是池边这块晚霞红“清廉”石,陪伴着荷花池度过春夏秋冬,见证了荷花池的一年四季,春有凝翠、夏有娇艳、秋有厚重、冬有凄美。

  北方的初春时节,在荷花池里一定找不到荷花的身影,这时的荷花还偷偷地藏在胖胖的莲藕里,被池塘深处的淤泥怀抱着,尚在熟睡的梦中。

  暮春时,娇嫩的荷叶就像是荷花派出的先锋,从水中露出尖尖的小脑袋,叶片合拢着,那样子像是在叶柄上停歇了一只大蜻蜓,东瞧瞧、西望望,替荷花打探着夏天的消息。看到这时的荷花池,你一定能想到诗人杨万里的那两句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画面充满动感,充满了诗情画意。

  荷叶随着时间慢慢展开时,夏天来了。荷叶从卷卷的嫩绿色渐渐地变成了圆圆的一大片墨绿,在水面上使劲舒展着,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又如一把把撑开的小雨伞,挨挨挤挤,连成一片,微风吹过,仿佛是一片绿色的波涛,连绵起伏。在这绿色波涛下面,会悄悄地藏着几朵绿色的小苞,这些绿色小苞便是荷花的真身,一旦出水,花瓣便开始从绿色小苞里往外蹿,这时的荷花还有几分羞涩。

  季夏到来时,荷花会一下蹿到荷叶上面,就像神话中的仙人手中托举的大仙桃,底部白中泛绿,上面粉中透红,又像是下凡来的仙女遮着面纱在荷叶中间亭亭玉立。在阳光的照射下、微风的催促下,荷花再也顾不得羞涩,纷纷怒放。花瓣炸开时,荷花如硕大的玉盘,拖出腰系金穗的鹅黄色莲蓬,随风曼舞。

  到了秋天,莲蓬越长越大,荷花的身子越垂越低,花瓣开始凋零,最后落入水中,化作一叶玉舟。这时,高挑的荷梗上托举着荷花的孩子,从鹅黄长到翠绿,直到怀里长出玉珠一般的青莲子。“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下有并根藕,上有并头莲”,真实描绘了荷池入秋的景象。

  寒冬降临,荷花的根早已深深地扎进淤泥,吸取着营养,积聚着力量,直到荷池裹上一层大雪做的厚厚棉被,她便进入梦乡。正如诗人李商隐在《残莲》这首诗中写道:“暂谢铅华养生机,一朝春雨碧满塘。”等梦醒来,便是明年的再吐芬芳,让春色开满整个荷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