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黄河情愫


蔡少华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4日  来源:

  四季流转,人生百年。永恒的是岁月,苍老的是容颜。转眼间花甲之年。都说人老了总爱回忆陈年过往,秋雁文章,菊花心事。就像此时的我,一个人、一杯茶,窗纱筛碎了秋阳,洒落在一卷翻开的书籍上。远处天际云卷云舒带着我的思绪飘荡在涓涓细流的记忆长河。

  小时候我的家在黄河工程大院,从小喝的是黄河水,吃的是黄河岸边的粮,听的是黄河故事,唱的是黄河歌谣。黄河岸边放风筝扑蜻蜓,浅水滩里捉泥鳅学游泳。我的学生生涯是在黄河下游沿线度过,下乡知青点毗邻黄河金堤,耳濡目染最多的是父母谈论黄河的大事小情,接触最多的人是黄河沿线的民众。我跟着朴实宽厚的黄河老乡学会了农活,学会了做饭针线,学会了如何独立应对各种困难。年复一年潜移默化中我承袭了黄河人坚韧不拔坦然豁达的秉性。

  若问我为何说一口混杂的乡音?那是因为跟随父母在黄河下游沿线南征北战居无定所的缘故。我的父亲17岁那年告别了渤海湾老家,当年的民兵队长腰别一颗手榴弹,揣一颗随时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决心,日伏夜行踏上了人民军队的革命道路。济南解放后,父亲服从命令留守在了黄河边。我的母亲是济南市民,初中刚毕业就被分配协助黄河防汛工作。机缘巧合,从此父母情定黄河,终其一生。

  父亲生性秉直刚强,曾历经“四清”政治运动的误判、“文革”红卫兵的揪斗。他有不屈不挠的个性、超群的工作能力,遭排斥下乡蹲点,他很快就与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开创新的工作局面。父亲走遍了鲁西南黄河沿线的工作单位。每到一处总不负众望担当重任。黄河防洪防凌都有他不辞辛苦奔波劳碌的身影。他始终与时俱进,敢于走改革创新之路,使落后的山东四宝山黄河石料收购站一举成为闻名全河多年的先进单位。而母亲自从当年舍弃了优越的城市生活、告别了娘家亲人,一路跟随父亲在黄河沿线工作,无怨无悔地承担所有家务,默默奉献。

  我和妹妹的学校也跟随着父母的工作单位不断变换,从一个贫困的农村学校学习,到另一个更艰苦的乡村读书。记得我读初一那年的雨季,黄河洪水泛滥,下游大堤险情危急,濒临溃堤。周边村庄被洪水围困,一片汪洋。学校停课。为保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黄河防汛进入紧急防御备战状态,应急皮划艇和防汛物资堆满了办公大院,到处是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父母日夜奋战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无暇照料我们。姐姐们又远在外地工作,家里只有我和妹妹像一对孤儿般蜷缩在一起,担心害怕极了。母亲一直体弱多病,我和妹妹商议反正家里也没啥值钱东西,万一洪水袭来,我们只管把那篓鸡蛋给母亲抱好了,那是家里唯一能够给母亲提供营养的东西。

  严防死守之下,黄河大堤保住了,两岸生灵平安了。待父母回到家时蓬头垢面人疲力乏,双目血丝红得吓人。父母小声叹息苦了这俩孩子。顷刻,我委屈得泪如决堤。黄河带给我无穷的欢乐,也培养锻炼了我克服困难的意志。

  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黄河养我大,黄河是我家。直到下乡,我仍理所当然地以为在广阔天地锻炼几年,也定会像父母那样被分配到黄河沿线。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终于接到分配通知书时,我从头凉到脚后跟,根本不是去黄河,而是去一个小集体企业做工。

  既来之则安之。这世界总在失落与希望中交错、真实与幻灭中重叠。生活就是酸甜苦辣油盐酱醋茶诗花,不会那么圆满,生活的四季也不全是春天。历经过下乡的苦难还有啥吃不了的苦?始终坚守人不可与命争但可与运抗衡的信念,一步一个脚印,我从基层做到管理。

  几十年职场纵横驰骋,在想调入黄河系统工作的年岁,因体制限定终没机会。但生活教会了我懂得满足方得快乐,懂得放下方得自在。

  时光荏苒,皱纹爬上了额头,鬓间布满了华发。不再忙忙碌碌穿梭于人间纷繁复杂,安享退休的恬淡清雅。抽空我总爱跟有幸在黄河工作的小妹驱车前往黄河大堤游玩。见了黄河格外亲!美丽的黄河用她不可抗拒的魔力牢牢吸引着我。我沉醉地呼吸着广袤田野绿植清新的气息,眺望天际蜿蜒奔腾不息的黄河,如万里长城默默固守着沿黄两岸长治久安的堤防工程,聆听暗流涌动的波涛,抚弄指间丝滑的浊水,抓一把泥沙重拾孩提那亲切美好的记忆。黄河大堤印有父母的足迹,波浪翻滚的黄河水映射着父母远去的背影……

  古老的黄河源远流长,百转千回不屈不挠的黄河魂已浸骨入髓,梦境里时常是滚滚黄河的印记。这辈子我为没成为一名黄河工作者深感遗憾,但我仍可骄傲地说:“我是黄河儿女!”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涛风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是呢,我心底最柔软的深处留存着岁月抹不去的黄河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