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与梦同行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6日  来源: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华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中国成立那年,我刚10岁,还是个少年,亲身感受到自己祖国的困难,老百姓缺吃少穿、缺医少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物质极度贫乏,老百姓买东西要用票,粮票、布票、油票等,而且买的是洋布、洋油,就连火柴也是洋火。我曾亲历过跟随家人东躲西藏,躲避日本侵略军的日子,也见证过家乡获得解放进行土改、老百姓分得土地后的高兴劲儿,群众期盼永远过上好日子。

  幼时的我立志长大要改变这种贫穷状况,勤奋学习。上小学时,我常因背书受表扬;上中学时,我每天下了课就去图书馆看书,几乎把我喜欢的书都看了。那时,我的梦想是长大了学天文,想看看浩瀚的天空是什么样。

考上清华

  上高中后,我就决心要考大学,那时心里还不知学什么好,没有方向。有一天我在广播站播报时,有一篇文章启发了我——《大家都来支援三门峡》,当时好像是三门峡要建大水电站,是国家的大事,于是我决心毕业时报水电和电力专业。高中毕业,我考上了清华!全校老师、全家都很高兴,班主任老师专门叮嘱我,政治上要求进步、靠近组织,要团结同学。

  上清华后,我分在水动五一班,是培养水电站总工程师的水利水电专业,我担任班长,专业面宽,学习任务重,水、机、电都要学,教我的老师有张光斗、张任、黄万里、李培基、梅祖彦、姚志民、林汝长等,都是当时很有名的大牌专家,还有苏联专家讲课,外语老师就是苏联人。在那里,我刻苦学习钻研,立志将来为中国的水利水电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同时我还先后担任过班长、团支部书记、年级学习委员、清华文艺社副社长、毕业设计电厂组大组长等,我坚持每天跑步、做操,和同学爬山,兴趣广泛。大学毕业前,即1965年6月4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此后,我的人生就和祖国的水利水电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参加新疆水电建设

  1965年8月,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我乘火车去新疆,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二师和水利厅联合机电安装队工作。在那里,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新疆这个广阔的土地上建设水电站。因为建水电站,可以照亮一方土地、繁荣一方人民,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尽管当时条件非常艰苦,我们依然非常快乐和充实。

  记得上班不久,单位安排我去阿克苏装2号机,我便在11月初乘卡车往南疆去,那时,交通不好,我一路上走了5天才到阿克苏,每天跑200多千米,路上尘土飞扬,下车后住兵团招待所。还好,我很快适应了这种艰苦环境,熟悉了周围的人和事。1965年末,2号机装完、并网发电后,我们又转移到铁门关去建水电站。

  铁门关是历史上有名的关口,四面环山,孔雀河绕山一周,注入塔里木河。这里水清、树多,老百姓多是少数民族,维吾尔族、蒙古族等。当时,在孔雀河流入铁门关处,沿山打一隧洞,约3千米长,形成60米水头,在出口处装6台8750千瓦的机组,这在当时是自治区最大的水电站。我在发电机班,担任主机责任技术员,每天要给班里的军转人员和支边青年上课,讲图纸要求,还要与他们一起干,我们顺利完成两台装机任务。经过两个电站的锻炼,我已成为比较强的技术骨干,受到队里重视。当时除了技术工作,我还担任安装队团总支部副书记、工会副主席,1966年底,在装完铁门关5、6号机组后,“文化大革命”已开始,我们回到了乌鲁木齐。到了1970年6月,我们兵团职工成建制地划入兵团化工总厂。我分配到PVC厂,担任四车间技术组长,负责聚氯乙烯厂机电设备建设、安装、维护的任务,先后担任四车间副主任、车间主任、厂科研室主任等。在新疆工作的16年,我的水电安装技术业务日臻成熟,同时我也结交了很多朋友。

治黄干部队伍管理

  1981年,我奉调到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工作,先后在组织处、干部处工作,担任科技干部科科长、落实知识分子办公室主任、组织处副处长、处长。当时黄委正处于干部青黄不接、队伍需要调整的关键时期,处以上干部大多是即将离休的。离休干部的离休安排问题,新提拔干部的入党、提干问题等都很突出。当时,邓小平提出干部要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对当时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年龄要求,提拔处级干部45岁以下,使得部分还不到离退休年龄的干部提前下岗,而年轻干部又快速提拔上来。就这样,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一大批年轻干部上来了,一批年纪稍大的干部离开了岗位,这要做很多工作,我把全河的干部按年龄、学历梳理了一遍。黄委干部队伍中,受过大学本科以上教育的约800多人,“文化大革命”中上学的有几百人,其余大多就是黄河水利学校毕业的中专生。黄委摊子大、单位多、分布广,做这一摊子事,非同小可。知识分子中,党员很少,我就要求单位领导,让他们把知识分子中积极申请入党的率先提拔起来,有的还是预备党员就进班子了。后来,一大批军转干部调到黄委,他们政治水平高,有的业务上也有专长,我尽可能把他们结合起来,使黄委的领导班子面貌有了很大改变。之后,就是加强干部调整后的教育、培训,我曾多次给他们讲课。这期间,组织处配备了电脑(长城0520)、复印机、照相机等现代化设备,调进一批年轻干部。1987年,钮茂生调任黄委主任,又启用一批新人,黄校也进了一些新人,后来这些人都成了黄委的骨干。

圆梦三门峡

  1989年1月,我奉调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工作,由杨庆安、我、吴柏煊、陈士麟、齐天太组成新的领导班子,我担任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第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当时,我刚过48岁,身体尚可,在全面了解三门峡情况后,就把三门峡的工作主动承担起来,并在杨庆安到小浪底筹备处工作后,重点抓了汛期浑水发电试验、三门峡5台机改造、国家二级企业升级、新装两台7.5万千瓦机组等主要工作。

  1989年,影响三门峡汛期发电的诸多因素已发生变化,有必要在新的条件下探讨研究5台机组恢复汛期浑水发电的可能性,于是,在三门峡市领导的支持下,三门峡枢纽局自筹资金,选择即将大修的4号机开展了汛期浑水发电试验研究工作。这个研究项目得到水利部领导的高度重视,也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在1990年列为小浪底水电站的重大试验项目。水利部原部长杨振怀、原副部长张春园等亲自确定将三门峡浑水发电项目作为小浪底试验项目,并列为重要课题,要求黄委加强领导。我担任项目技术负责人,组织局内水机、水文泥沙、水工、金属结构、电气、计算机等专业技术人员及职工200多人,按照每年制定的试验大纲进行认真试验研究。

  此项目曾邀请全国不少单位参加。1992年8月,水利部科教司和重大办在三门峡主持召开“三门峡水电站汛期浑水发电及抗磨机组科技攻关工作讨论会”,水利部原副部长严克强、国务院重大办原副局长孙如瑛等出席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我代表三门峡枢纽局作浑水发电试验报告。报告正式提出,将三门峡枢纽五台机组试验改造的目标定为:5万千瓦的机组改为6万千瓦的机组,并加装两台7.5万千瓦的新机组,这样,三门峡水利枢组最终成为装机45万千瓦的大型水电站。这一年,我开始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后来,这些目标均得以实现,三门峡国家二级企业也得到批准。1993年底,三门峡汛期浑水发电试验研究列入国家“八五”重点科技项目攻关计划,使三门峡枢纽管理局的工作上了一个大台阶。此后,三门峡水电站多次派出技术人员和工人参加万家寨、小浪底等水电站机组的维修和保护工作。

  汛期浑水发电试验,从1989年7月开始到1994年10月连续进行了6年。通过试验,三门峡水轮机过流部件经过一定规模的抗磨蚀防护,机组在水库调水调沙运用中,基本保证了设备良好状况,有力地支援了地方经济建设,为多泥沙河流水库调水调沙运用和水轮机抗泥沙磨蚀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这项工作,让我这个追梦人,初步实现了圆梦三门峡的初衷。“三门峡水电站汛期浑水发电试验研究”项目获水利部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这期间,我还曾以开放的姿态考察国外先进的水电站建设。第一次是到莫斯科,参观列宁格勒金属工厂,拜会了原三门峡工程设计院院长;第二次是去巴西,考察伊泰普水电站、卡皮瓦拉水电站等,伊泰普水电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目的是考察混流式机组运行情况,学习巴西水电建设的先进经验。

培养水电人才

  1993年4月,我调华北水利水电学院(以下简称华北水院)任党委书记,开始了为祖国水利水电事业培养专业人才的工作,这是我人生的又一不同经历。

  华北水院最早在北京,“文化大革命”期间曾“下放”到陆浑水库办学,因条件限制,1980年迁到邯郸办学,教师队伍不稳定,要求回京,水利部不同意,这时河南省和水利部协商,把华北水院迁至郑州。郑州给了400亩地,重新建设大学校园。三地办学不易,我作为学校的党委书记,常常在北京、邯郸、郑州来回跑。当时,北京研究生部、邯郸专科、郑州本科,一共有四五千人,经费短缺,每年我都要多次跑水利部要办学经费,争取部领导支持。经过5年时间的努力,到1998年5月我离开华北水院时,学校已初具规模。我调走前,学校又增加了环境工程系、经济管理系、计算机系、外语系等,每年面向全国招生,进校生比例扩大好几倍,教师队伍得以充实。

退休前后

  1998年6月,我调回黄委,任黄委纪检组长、党组成员,同时兼任委直属单位党委书记。因黄委是个大单位,不时会有很多重要事情。当时案件不多,但常有来信、告状和反映情况的,我经常要下基层调研、了解情况,忙得不亦乐乎。

  2003年退休后,我也没有闲着,担任黄委建房办副主任,开始从事黄委建房工作,建了8年大楼,解决了数百名委直职工的住房问题。2008年,我和陈德新、何筱奎的项目“黄河多泥沙河流对过流部件的磨蚀”获水利部大禹二等奖。我在华北水院一个项目“三门峡水库运用方式的研究”获河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这期间,我还先后担任过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理事、河南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理事长、中国保护黄河基金会理事长、水利部文协理事、书法协会理事、黄委老年大学副校长、黄委太极拳协会会长等职务,干了不少让同行和职工喜欢的事。我学打太极拳,黄委有几百名离退休职工参加了这项活动,全河打拳的约有万余人,对活跃老年生活、提高离退休职工健康水平起到了促进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的新年贺词中说“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回顾这一生,我一直都在逐梦前行,没有虚度年华。水利是人民生活之本,是中华民族生存之基。我国的水利事业历经几千年,但真正快速的发展主要在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的理念深刻影响着当今的中国,科技的发展改变了一代又一代人,中国的综合实力愈来愈强,国际地位显著提升,影响力日益彰显,国家积极推动共建的“一带一路”,得到160多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的积极响应。天眼的建设、蛟龙的下海、二维码的便利、家用汽车、高清电视、智能手机、通信网络、地铁高铁的高速运行等,各个方面都演绎着中国的强势崛起。这些新中国成立时人们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如今都变成了百姓的寻常生活。这一切的变化来源于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正如一首歌中所唱:“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高举旗帜开创未来。”

  衷心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富强!

  作者:冯国斌 责任编辑:范江涛 胡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