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住在绿色里


许 实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1日  来源:

  清晨,第一声鸟鸣,微风一样吹过,流水一样淌过,禾苗一样生长,浪花一样洋溢在嘉峪关大地上时,白昼就撤走了黑夜,让薄薄的亮光洒遍广袤田野。当然,早起的不仅仅是麻雀,还有大雁、水鸭、大杜鹃、布谷鸟、荒漠伯劳们,它们和我一样住在绿色里,住在嘉峪关这片繁盛的绿色里。

  想来,我和这些鸟儿们是幸福的。不似林则徐、祁韵士、方希孟和袁大化这些清代学士们,风尘仆仆远道而来,见到的嘉峪关是“碎石纵横,人迹绝少。前路孤墩,寒烟出没。”“石子尽黑色,茫茫如海。”他们笔下的嘉峪关,多形胜山川,少草木,难道是他们疏忽了。不会,林则徐的《荷戈纪程》里就有“近关多土坡,一望皆沙漠,无水草树木。”这样的描写。林则徐注意到了嘉峪关的草木,但是嘉峪关却无草木可写,想那时那刻林则徐的心里是难过的,因为他来自南方,南方的水和树木多得无法想象,绿色浓稠得化不开,空气里全是水珠,潮润让一切软塌塌的,是文襄公左宗棠为长城播撒了一抹绿色。这远天远地的绿色,从陕西长武县起,西到嘉峪关止,全长3000余里,史称“陕甘大道”,是左宗棠率领湘军弟子一边修路一边栽树,3000余里的绿色,3000余里的柳树,人称“左公柳”,这长长的一道绿色让干枯枯的嘉峪关有了活力。后来,这条道变成“陕甘新大道”,因为左宗棠要出兵西征,道路一直延伸到新疆喀什和精河县,柳树也栽到那里。“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想象春天里,柳树新鲜的柔枝嫩条和生长的细小叶片,在布满黑色碎石的戈壁里闪闪发亮,是何等的盛大和气派。这都是100多年前的事,嘉峪关下也有活了100多年的左公柳,依然绿色苍苍,这是岁月的浆液像磷火在身体里游走,是光芒在脉管里蔓延,是生命极深的纹路潜伏在根部和无数枝叶里,然后披一身光阴与嘉峪关一起站在风雨里,苍茫里。

  现在,我站在嘉峪关城楼上,看嘉峪关被绿色覆盖,看陷在绿色里的嘉峪关,就像太阳埋进黄昏松软的皮毛里。嘉峪关人让树木一寸一寸染绿2935平方千米的土地,是近几十年的事,这几十年是一个时代,是嘉峪关人植树、播绿的时代。你看,嘉峪关城楼被绿树和水草围绕,九眼泉重新焕发生机,还有长长的长城和第一墩,远处的讨赖河,村庄和庄稼都被关城重新驾驭。那明亮、无穷无尽的绿色掠过文殊山、黑山,把嘉峪关关城、悬臂长城、第一墩、沿边墩、黑石子、断山口排列成线条清晰的图景,也把它们拉成一条线,一条宽阔又雄厚的线条,吮吸先祖们汗水、卷进嘉峪关人理想的疲倦又昂扬的线条,明晃晃的,凹在绿色深处,像海市蜃楼。

  有一刻,它们是雄伟的,华丽得令世界凝固。炎热的盛夏,时时想出门,梦想远方与诗又钱袋鼓鼓的人们,从炎热的南方,遥远的北方,从法国、澳大利亚等纷沓而至,来看嘉峪关,看嘉峪关这个老物。这个老老的物怀里藏着无数奇异的魔术,心里装着无尽的故事和沧桑。白天,当长风吹散寂静的大氅,艳阳晒干边塞的苦楚,嘉峪关就在无比奇妙、充满诗歌和理想里迎来蜻蜓点水的人们。一波一波从远方赶来的人们,心里想着不到长城非好汉,此时自己就成了好汉。怀揣喜悦的好汉们,带着极大的满足感穿过深阔无垠的门洞,也把自己的声音留在门洞里。如果从对面城墙上的垛口看门洞里的人,一种深远的意味就漂浮在门洞里,人也成了影像,像隔了几百年,像远去西域的士卒。下午的艳阳里,城楼高大的影子就贴在内城墙上,像飞翔的鸟,出海的船,在热烘烘的城里打转转,深黑的影子里有人走过,有人休憩,有轻松的步点,有风掠过砾石窸窣作响的声音。天空无比高远和蔚蓝,碎碎的白云浮在上面,像在等待什么。出了嘉峪关,就是戈壁、荒芜,就是艰辛、寂寞,也是辽阔和自由。当然,人们装模作样地出关不是为了远行,远行有舒服的汽车可乘,来到嘉峪关的每个人都是豪气冲天,壮怀激烈,拍遍城垛,八千里路云和月全装在心里了。

  城墙上游人如织,彩旗飘扬,寻常的过客仿佛气体形成的模糊脸庞,惊呼、叹息、沉思或者欢笑,这些浮萍一样的人,“呼啦啦”一阵喧哗后,留下寂静舔舐城墙,也有留下来看嘉峪关落日和月亮的。我第一次看嘉峪关落日是2002年的一个初夏,西部的落日似乎走得慢,因为太大,沉重,但是,当走到黑山顶时,却只用了几秒钟就落到山后了。起先,太阳还不是很大,散发出的光和热很强烈,慢慢越来越大,光和热变得凉了,淡了,像蒙了一层纱,也变得苍茫了,当悬在黑山顶上时,竟也那么清晰、浑圆、硕大。起风了,不大,凉凉的,难道是这股凉风把太阳吹落了。

  夜升上来了,嘉峪关完全以绚烂的爆发给人留下刻骨的印象,人们毫无节制地狂欢,炫幻的灯光让人上气不接下气,这是6月,灯光里写满人们的浪漫和幻想,这五彩缤纷,超越世界的光和色彩,划破无垠夜空的强势闪耀,让人眼花缭乱,也让人产生巨大的虚空。这放射状的光和色彩笼罩了嘉峪关,而嘉峪关就像一朵无比宏伟、无比巨大的花,彻底盛开,绽放它最神秘的内核。穿行在光和色彩里的人们,个个像着盛装,涂脂抹粉,非凡异常,这是嘉峪关人最想炫耀的,即使人们觉得过度虚荣也会洋洋自得。我就特别喜欢这一时刻。

  这些在长久的、汹涌喷射的绿色里,是昙花一现,是划过夜空的流星。当然,这绿色也像嘉峪关一样令嘉峪关人骄傲,你看,嘉峪关长长的双臂拱卫着无垠的绿色,从嘉峪关脚下,从文殊山脚下,从黄草营村起到新城镇、文殊镇到酒泉,无不澎湃着绿浪。如果新城草湖周围大片区域的绿色是自然生长的结果,那么,人工造的日夜燃烧的密林、幽暗又喧嚣的灌木、飘荡着天鹅绒样绿布的新城苗圃是华丽的,我就在这里植树,种菜,看鸟,听蛙鸣,过日子。

  六七月这里是清凉的,尤其是雨后。清晨早早起床,此时鸟还没醒来,天色朦朦胧胧,你就会看到树林里雾气腾腾的,身上潮乎乎的,再看树叶,叶面上都挂着水珠,还有草叶。水珠冰凉、晶莹,打在脸上忽地激起心里的涟漪,屋檐上也滴着水珠,车玻璃上密密一层,这样细密的水珠才能使树木和蔬菜吸足水分。大叶杨的叶子宽大反倒兜不住水珠,想它十几米高的身子里肯定有一台强力抽水泵,否则千万根脉管里流淌的汁液怎能到达枝枝叶叶,怎能让每一片叶子泛绿。晨风起,叶面很快就风干了,天也被吹亮了,罩在雾气里的树林现在清晰了,柳树、槐树、沙枣树、柽柳、毛柳、合欢、银杏、鸡爪枫们兴高采烈,个个满怀激情地迎接太阳的照耀。每天这个时候,总有麻雀尖细、杂乱的叫声拍打在我的枕畔,并伸进梦里,无法抗拒这样的嘈杂,总让麻雀喊醒,也总有麻雀在窗前的树上窥探屋内,当然赶不走它们时,只有我出门。

  沙枣树5月叠着5月地生长,已经很高了,沙枣花也开过了,可是沁人心脾的花香只有5月里才能闻到。这里有很大一片沙枣林,枣花绽放的时候香气特别浓郁,尤其在黑夜这锅滚烫的水里,枣花持续喷射的香气濡染了空气,如果夜间你经过这儿心里定会有情爱的火花游动。茫茫的柽柳林紧挨着沙枣林,晨风一阵紧似一阵,储满力量的柽柳纷纷伸出手臂,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涛,站在柽柳林里风呼啸着击打着柳条,让人好似陷进海水里摇晃、窒息、惊恐。无风的时候,柽柳林上浮着一层紫红色的雾,是柽柳花飘飞的花粉吧。开了花的柽柳就饱满了,也成了老旧的枝,柽柳喜新厌旧,花都开在新枝上。这繁花绽放的林子里,针形的绿叶发不出“哗哗”的声音,林子里全是闪烁着红光、婆娑妩媚的身影。有野鸡啪啪扇着翅膀飞出来,发出短促、嘶哑、刺耳的惊叫声,划破早晨的宁静。我家的狗就经常在林子里追兔子,寻雏鸟,一天里那个难听的声音就此起彼伏。也有野狐出没,机灵的狐子总在傍晚时分大摇大摆从我家门前走过,有一次,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是一只雪白的。

  在这里,槐花开放是一件不容易的事。5月了,槐树还是一副干焦焦的样子,没有一点绿色的音讯。和槐树一起的柳树都飘柳絮了,杏树的小果果藏在树叶里了,金银花早就吹起了号角,白生生的花瓣在晨阳里很惹眼,吐出的花香——秘密的汁液很容易把人征服。玫瑰花让人想起泡进茶杯里那酽酽的香气,可是这些槐树不管,仍旧一脸肃穆的神情。有一天,忽然抬头,看见了槐树嫩嫩的小叶子,圆圆的,像婴儿小嘴,鲜艳地挂在干枯枯的树枝上。去年的干果荚也挂在树枝上,鼓鼓的小果果把豆荚绷得紧紧的,嫩叶子就从那底下长出来。仅仅十几天,槐树就会披上一身密密的树叶,在晨风里唰啦啦地响,鸟雀在树叶里玩,出来进去像自己的家。这样的景致,一直保持到6月中旬,直到槐树叶子撑到最大时,仅一夜之间,那些白花花的骨朵,一朵一朵就开了,如火如荼,灿烂无比。喜鹊很少在槐树上停留,也不垒窝,总把肥大的身体安放在高大的杨树上,杨树会把它喜庆的叫声传得很远,也便于它观察地上的动静,喜鹊还经常与狗抢食吃,多数时候狗总是留下些残羹剩汁给喜鹊。麻雀和大杜鹃们专挑葡萄吃,从米粒大到成熟,要吃上半年时间。也有吃花的鸟,在豆角开出一对像眼睛又像牛角的花时,总会莫名其妙地没了花瓣。

  这绿色泛滥无边,红色被删除的季节,在太阳暴晒里度过一天是辛苦的。人们被太阳光照得发昏,眼睛里全是燃放的礼花和万花筒,懊热,没有一丝风吹过,像被蒙了塑料薄膜,汗水涌向千万个毛孔。林子静静的,树叶纹丝不动,整整一个下午,冗长得令人绝望的热,直到黄昏仍压得一切死气沉沉。走了一天的太阳,是苍穹烧红的一块铁,烙得人皮肤、眼睛疼,直到树林挡住刺目的光。隔着稠密的树木,起了风暴的夕阳像一枚巨大的徽章,成了宏伟的背景,随后在来临的傍晚才逐渐平息自己的火焰。

  地球终于转过身去了,夜升起来了,星星升起来了,月亮升起来了,屋里灯亮了,露水增加了,夜深重,青蛙开始歌唱,由远及近,此起彼伏。我没有感到夏夜的宁静,每天都是在一片蛙鸣里睡着,也有寂静的时候,可是在万籁寂静里我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当然,探进梦里并迅疾掠过脉冲的是金光闪闪、灼热的水花,人们在薄如纸张、晃动和震颤的湖水里挥舞着结实、充满爆发力的身体与水搏击,像纸屑一样的水花将湖水的表皮风蚀,并推起层层彩色水波,人们在湖水里获得属于自己的快乐。湖水周边全是像头发一样浓密、油亮的草木和鲜花,吐出甜腻、清新的空气,让人的肺泡与血液的气体交换加快,也有赶来凑热闹、欣赏动力美和开眼见的人,他们沐浴在阳光里,温温吞吞、波澜不惊,心里摇来晃去的是对这铺天盖地的绿色的兴奋和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