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美学小谈


张璐璐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3日  来源:

  很多创作者经常会问美否,也为不美而苦恼,美到底是什么呢?

  美是庞大的概念。从古到今,从西方到东方,很多哲学家都对“美”有自己的见解。“美”,是复杂的,不论古希腊哲学还是文艺复兴,当谈起美丑时,我们需要诗学,需要文艺理论;而当谈论美丑的价值和文化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美学。

  美是感觉,更是体验。我对美学概念的浅尝,源于尼采“你们可有谁听见”这样的悲情,试着读了《悲剧的诞生》,不禁沉醉于其中。梦和悲剧的情绪某些时段在我脑中相互搀扶举步维艰,“真理是丑的,我们有了艺术,依靠它我们就不致毁于真理”,这种形而上学的慰藉,这种美与真的打斗,这种极致又尽兴的幻想,这种不停在悲剧中寻找快感的意志,是一种审美游戏。且不说日神与酒神如何辩解,把意志走向生命之悲壮的情怀,是何等之美。尼采的美学观点就是这样在自然而然之中,狂妄地流淌出来。

  美是小我与宇宙的连接。作为一个颇好“心远地自偏”的人,我对中国的美学家也是仰慕不已。西方美学关注的是审美体验,中国美学则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将天地万物以为一的虚虚实实。

  说到中国美学大师,我最推崇的还是“紫霞作帘幕,红日为孤灯”的宗白华,一个将中国传统美学带到让西方现代美学家仰慕层次的大师。也许我对生命哲学的理解并不够,也许“一沙一世界”的境界我还没有体会透,但并不影响我观赏《美学散步》,这本书从绘画书法到诗歌雕塑,汇聚中国美学各方特色,旁征博引,生动地将美洒落在一个阅读者的眼睛里。

  美是境界的、生命的。其中氤氲的生命气息更是吸引我的巨大魅力,而宗白华的思想是融贯中西艺术理论的,其在文章中无不流露着生命的节奏和对人生的关怀。比如讲到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山水虚灵化了,也情致化了。无论是“舞”是“道”还是“白”,阴阳二气生生不息,组成有节奏的生命。他重视“虚空”,因为“虚空”才能使作品气韵生动,才能赋予作品生命力。这些,既指导了现实又挖掘了生命的幽冥。宗大师一生都试图将美学对象锁定为宇宙、人生和艺术的统一,所以我们总能读出虚实和境界的点化。他对美的境界在于生命又不止是生命意义上的,那还是从审美意义上生成的。这一点又在某些程度上与尼采等西方哲学家有些许交融。

  所以美既是不同的,又是相通的;既是真境界,又是虚繁华。我们想把创作做好,先追求至美境界,心无旁骛地去吸收,再放松地去理解悲喜虚实,用思辨代替偏见,在小而不凡中内化,又在凡而不小中外化,又怎么能做出不美的作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