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1938年:中牟赵口、郑州花园口黄河决堤经过(下)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9日  来源:

堤的北面决堤情形

  2. 花园口决堤

选址经过

  6月6日(日军占领开封,随即向中牟急进),正值赵口掘堤紧张之时,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商震将军认为掘堤人数少,即命负责中牟杨桥至黄河铁桥间河防的新8师师长蒋在珍派一个团前往协助。

  当日7时多,蒋在珍携参谋熊先煜一同前往察看,发现并非人员少,而是计划不当、口门太小所致,即使派再多人也用不上。随即返回京水(新8师驻地)赴郑面见商震汇报情况,并建议在中牟以西自己的防区内另选一个地方决堤。汇报后,他奉命赶回赵口协助39军施工。到赵口时已是傍晚,正在商议改进办法时,商震来电话转达统帅部指示:“令新8师在本部防区内另选地段决堤;命当夜就开始实施,随即返回京水。”路上,蒋问熊先煜在哪里决堤最好,熊以地形而论,觉得在马渡口、花园口两地均可,只是马渡口距赵口较近,日军易接近,为争取较充足时间,以花园口为宜。蒋在珍当即决定在花园口决堤。

  晚上10时,他们回到京水,蒋在珍等与前来视察的第二十集团军参谋处处长魏汝霖商议下一步的行动,决定由熊先煜来主持此事,同时决定,由当地师管区和政府机构组织老百姓疏散,青壮年则留下来协助部队掘堤。

  夜12时,熊率同工兵连长马应援、营长黄映清(1940年8月,在配合八路军百团大战的高平战役中殉国)、南一总段负责该汛的汛长张国宏等,乘车前往花园口侦察决口位置。

  6月7日,他们来到堤上,因为月光暗淡,看不清水位,只能靠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摸索。手电筒光线微弱,用了一会儿灯泡全部烧坏。由于事关重大,他们不敢盲目选定,便决定拂晓侦察。6人同宿于车内,坐着睡觉,等待天亮。

  天刚亮,熊、马、张及第二团团副唐嘉蔚一行就沿着黄河逆流而上勘察。勘察后,本着完成任务、少害人民两原则,熊考虑在关帝庙西约300米处(核桃园附近)决堤。此处是黄河弯曲部,易于放水,且可流入贾鲁河向东南行,经中牟、尉氏、扶沟、西华、周家口等注入淮河,利用贾鲁河道以防漫延,减少对人民的损害。

决口的斜面和底部

  熊说出自己的想法后,询问随同人员有无意见。马连长答道:“你是高级司令部参谋,我们只依命而行。”

  熊用十字镐在堤上标出两条线,吸取赵口决堤失败的教训,步测宽度50米,预计掘至河底,宽可达10米左右,河水可以流出,即命工兵连及三团九连开始掘堤。

掘堤

  熊安排张国宏召集附近居民协助,并负责指导掘土方法。第二、第三团开到后分南北两面同时动工,每团各分两班轮流作业。同时,堤的中央暂留3米宽,以维持来往交通。当挖至接近水面时,靠水设1米厚的挡水墙,防水溢出。待掘至水面以下时,挖挡水墙放水。

  部署完毕,熊返回京水复命。蒋师长听完汇报,见熊眼中布满血丝,眼圈发暗,知其一夜未合眼,便叫他赶快去睡觉。

  熊看见师长马上要去花园口,坚持随他上车,一同前往。

  为加快掘堤速度,张国宏召集附近百姓协助。

  河南修防处主任陈汝珍致电河南修防处南一总段长苏冠军:“蒋师负责挖,你可进行技术协助。”接到任务后,苏冠军一早来到了现场。他向蒋在珍建议:上口必须特别加宽,采用阶梯法掘土,层层往上扔土,每层相互接应,可以同时容纳多人分别作业。他又建议出口均向背河开斜坡道,使重担下行,空担上行,规定行进路线,互不干扰。苏的建议被蒋采纳,进度明显加快。

  蒋在珍在堤上认真巡视后,对决堤方案大加赞许,后返京水。

  早饭后,蒋在珍决定移住花园口,亲自督促施工。已由参谋长晋升为副师长的朱振民将军(辽沈战役时在东北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他被派往贵州,策动地方部队、包括熊先煜所在的275师等起义)见师长带病上堤,也前往堤上协助。熊则抓紧时间记日记,然后睡了一觉。

靠近河水留的一段河堤

  14时,熊骑自行车前往花园口。刚上河堤,几位平时与其称兄道弟惯了的军官便大声叫他。第二团团长王松梅拿着张军用地图对熊笑道:“吾兄此次计划,功在国家民族,减少人民损害,将来一定讨个好夫人,多生贵子。缺口位置,若稍向西,而不利用贾鲁河,则郑州及平汉沿线,恐尽成泽国。”熊以笑代谢。

  熊对王松梅的话永不能忘,因为,它居然应验了。“七七事变”后,新八师全师官兵人人发有两张照片,一为佟麟阁,一为赵登禹,殉国于卢沟桥畔的两位将军,是全师官兵的楷模。抗战胜利后,鬼使神差,熊居然和他崇拜的佟麟阁将军的三女儿佟亦非结了婚。

  15时,第二十集团军参谋处处长魏汝霖亲临花园口决堤现场察看,对于决口位置之选定,颇为赞许,并说赵口决堤,迄今仍无效果,上峰已将希望完全转移到花园口。魏汝霖通报军情:陇海路以南西犯之敌,向平汉线突进甚速,情势危殆。

放水后,士兵继续在扩大决口的宽度

  晚间,郑州爆炸声剧烈,一夜未停。那是已经做好撤退准备的中国军队,在摧毁郑州车站及城内可能会被敌人利用的设施。即使日寇夺去郑州,留给他们的,也只是一座空城。

  决堤官兵听着隆隆不绝的爆炸声,心急如焚,夜以继日,猛掘不止。

  6月8日,负责掩护任务的新8师第一团在花园口以东与日寇骑兵接火,将前来侦察袭扰之敌骑击退。京水镇上,出现了日寇便衣,一时人心惶惶。移住河堤上监工的蒋在珍,下令将师部由京水镇移到东赵集。武汉统帅部不时来电话催问决堤进度,希望能早一刻放水。黄河决堤,对抗战大局影响巨大。

  为加快工程进度,师政治部率同战地服务队男女工作人员到掘堤工地唱歌慰劳工作官兵。

  中午前,魏汝霖再度由郑州赶来,代表商总司令慰劳新八师官兵,目睹决堤官兵虽连续工作一昼一夜又半日,却毫无倦容。许多人已经双掌鲜血淋漓,用绑腿缠手,仍挥镐掘土,不肯休息。魏汝霖深为感动,当众宣布:如于当夜12时放水成功,总司令部奖法币两千元;如明日晨6时前完成,则奖一千元。他守着官兵一起完成任务。

  蒋在珍一面督工掘堤,一面打电话派员放赈,以救济决口附近行将被淹之百姓。

  午后,日机两架,从北飞临花园口上空侦察,并投弹数枚,落于决口附近西南面村庄,炸死炸伤居民十余人,但决堤并未因此而停止片刻。

  6月9日(晨4时,日军占领中牟),花园口河堤系小石子与黏土结成,非常坚硬。而且,河堤完全靠人工用圆锹、十字镐、锄头、钢钎等工具挖掘,用箩筐、土箕、木杠等运送石土,相当吃力,经新八师两团、工兵连和民工苦战两昼夜后,终于在6月9日上午8时许开始放水,口门底宽4米。虽未按时完成,商震司令仍以官兵劳苦功高,能于短期内完成任务为由,奖国币两千元。

扩宽口门

  放水之初流速很小,13时,水势骤猛。20时,因水冲刷,决口扩至40米,水深丈余,远望一片汪洋,京水镇一带已成泽国。

  由于河水出口门一段距离后,水面逐渐宽阔,流速变慢,仍不能满足军事需要。10日、11日,商震下令炸石护坡,使流速加大。同时应蒋在珍要求,运来平射炮两门及一个排的炮兵,对准口门轰击,接连发射六七十炮,这一下,河水汹涌而出,堤岸不断自行垮塌,至7月25日,口门宽达380余米。

  主要参考资料

  1.《郑州文史资料》第二辑:军委会召集有关机关讨论河防实施办法会议记录、黄河花园口掘堤经过(陈慰儒)

  2.《民国档案》1997.3 :1938年黄河决堤史料一组(熊先煜日记选·决黄河堤)

  3.《承德文史》第三辑:花园口决口纪实(王果夫)

  附:新八师参谋熊先煜、政治部宋继周拍摄的花园口掘堤现场照片四张(由《郑州黄河志》原主编王法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