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黄河刀鱼的故事


郝国柱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7日  来源:

  5月末,济南黄河泺口险工。静静流淌的黄河水面宽阔处有五六百米,不远处的鹊山和华山拱卫着大河,百年泺口黄河铁桥依然有列车通过。山依旧,水依旧 ,桥依旧。河槽过水后新裸露的沙滩,崭新、规整,似有水泥瓦工细细抹过,留下一样的纹路。这几天南风“呼呼”刮起,河道内“嗡嗡”的风声贯响,伴着水声,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轻语:“刀鱼来了,刀鱼来了。”

  “麦稍黄,刀鱼长”是一句黄河口的谚语,说的就是黄河入海口的刀鱼,它们在麦收时节纷纷沿黄河逆流而上,洄游到500千米以外的东平湖产卵。

  黄河刀鱼学名为“刀蛴”,属鲱形目,鳀科,又名“毛刀鱼”“倒鱼”等,因形似利刃而得名,其肉质鲜嫩,味道鲜美。全身呈银白色,细鳞小肚,系洄游性鱼种,体长为20厘米~40厘米。每年农历三月中旬,成群结队的刀鱼,陆续由黄河入海口游进黄河,逆流而上,游到东平湖去产卵、孵化。孵化为幼鱼后,又顺着黄河来到入海口,在渤海生长和越冬。

  “刀鱼来了吗?”

  “没有。”

  问询泺口黄河岸边晨练的老人,都说1996年以后就没再见过。作为一种名气不亚于黄河鲤鱼的黄河河鲜,它是很多山东沿黄人记忆里的美味,可如今,黄河刀鱼近乎成为一种传说。

  记忆里最后见到黄河刀鱼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差不多也是5月末,大南风“呼呼”刮响的时候,频频断流的泺口渡口只有百十米的过水断面,有些地方甚至可以蹚水过河。有渔人在夜间下网拦住整个过水断面。那天,我去时大概早晨6时左右,阳光照射着空旷的河道。刚刚踩到河滩沙土,我就被河边一处耀眼的反光吸引,我知道上鱼了。网上一大一小的刀鱼,大的接近一尺,小的也有六七寸,通体雪白耀眼,黄黄的脊背,有些透明的鱼嘴棱角突出呈三角状,一看就不像是吃草的鱼,鳃后两侧长长的鱼鳍扎煞着,如两缕白色胡须,不知是否是取这别名“毛刀鱼”的缘故。黑色的鱼眼发亮,周圈充满清晰血丝。没有鱼腥味,整条鱼透着干净,像个精灵。

  周围已经有人出高价定下两条鱼,渔人说,连着几个晚上,就上了这两条刀鱼。

  那时节,泺口黄河还没有像今天这么多放生客,河里黄河土著鱼类也少,干净清爽得很。

  黄河刀鱼之所以被尊为美味,据说是兼有海鲜河鲜之美,不知是否是海水苦咸,黄河多沙的缘故。在河口刀鱼通常的吃法是放在锅灶上细火慢煎,因为刀鱼多油,无须放油就能煎出两面金黄结着饹馇的鲜香美食。后来我看见买鱼人喜滋滋地提着两条鱼走远后,渔人收网,自洁净湿漉的黄河沙下又拔出几条雪白的刀鱼,谁也不卖,说回家要为孙子撒点干面做清油炸刀鱼。

  胶东沿海有鲅鱼汛、黄鱼汛,黄河口利津的“麦梢黄、刀鱼长”该是刀鱼汛吧。天下刀鱼出利津,利津刀鱼出王庄,指的是刀鱼在农历三月晚些时候从黄河入海口进入黄河,因黄河口有着丰富的生物饵料,所以进入黄河100千米到达利津王庄的刀鱼最肥硕,刺最软,最好吃。资料显示,20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有和农业社一样的鱼业社,鱼汛时节,当地鱼业社在王庄附近的黄河常常大量捕获刀鱼。从黄河高含沙量特点分析,因河海水质差异大,黄河里又没有多少食物饵料可以打尖,所以这个距离入海口100千米的王庄应是刀鱼适应黄河环境、恢复体力、临时集结再出发的地方。

  20世纪90年代,山东黄河几乎每年都发生断流,但毕竟还有过流的时间。因为大河持续来水少,过河断面狭窄,1995年5月间的泺口黄河,一道百十米的细眼“绝后网”就可以封住整个过水断面,泺口以下的400千米河道不知还有多少这样封住河道的网。再有就是黄河下游不知从何时出现了电鱼捕捞。电鱼船过处,大鱼小鱼、爷爷孙子辈的鱼全都漂上水面。孔子曰:“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他呼吁人们手下留情,可以钓鱼,不要张网捕尽,打鸟一定不要射杀三春抱窝的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绝后网、电鱼船,人的行为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有时是不可逆的。

  国家自2018年起实行黄河禁渔期制度,每年4月1日12时至6月30日12时为禁渔期,禁止所有捕捞作业类型。这里我们为国家实施黄河禁渔期的政策点赞,也希望通往东平湖的黄河流路能够贯通,没有拦网、没有设伏,让刀鱼能够平安到达它的第二故乡东平湖。

  我们期盼着黄河刀鱼能够在不久的将来重新出现在黄河,出现在奔赴东平湖的回家旅途中,大大小小的刀鱼,成群结队,一路上不带干粮,不能休息,不能打尖,像是为了一种约定,在山东黄河沿黄麦收时节纷纷跃出蓝海,带着使命,力争上游,不畏艰难曲折,不达目的地不罢休。

  维护黄河健康生命,促进流域人水和谐,已成为新时代治黄目标。黄河健康生命不仅仅是不断流,也是为恢复黄河健康生态,让黄河成为一条有生命力的河流、有温度的河流。我想,在未来某天,“重新发现黄河刀鱼”的新闻将是人们最值得期待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