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1938:中牟赵口、郑州花园口黄河决堤经过(上)


李富中 张雁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5日  来源:

  一、决堤决策(两次会议)

  民国时期,军事委员会隶属国民政府,为全国最高军事机关。

  1938年1月,为了适应抗日战争的需要,军委会取消副委员长、常务委员制,改组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同月15日,任命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程潜、陈绍宽、李济深为委员,下设政治部,由陈诚任部长,周恩来任副部长,所属第三厅掌管宣传工作,厅长由郭沫若担任。

  越来越紧张的战场形势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决堤议论。各种大同小异的建议、呼声引起了中国军事领导机关的关注。

  1938年5月15日上午9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办公厅召开会议。会议的直接起因是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所呈关于加强黄河河防的建议,主持人为贺耀祖。参加会议的有:该厅副主任姚琮,主管后勤的军令部第一厅第三处处长尹呈辅,黄河水利委员会万辟(曾任代委员长),军政部韩建焜,经济部郑肇经,军委会办公厅沈靖、郑延卓,军委会军事处朱善培,列席人员为经济部吴可帮。

  最后决议:程司令长官请设战区临时河防委员会,因组织需时,缓不济急,为应付目前情况,仍应由黄河水利委员会负责办理。为适合军事需要,该会并归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之指挥监督。

  根据此项决议,蒋介石当日分别致电行政院、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经济部及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水利委员会除受经济部直辖外,兼受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之指挥监督,务期河工与军事密切配合,以适应目前抗战需要。

  军委会这次办公厅会议虽然没有形成决黄河大堤的结论,但把黄河河防问题提到了一个十分突出的位置,特别是它提出的组织系统调整事实上成为其后黄河决堤的组织准备。

  6月1日,中国最高军事会议在武汉召开。

  蒋介石主持了这次会议。

  讨论意见如下:“策定豫东大军向豫西山地作战略上之转进,同时决定黄河决口,企图成为大规模之泛滥,阻敌西进。”决堤的任务由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负责组织实施,地段在中牟与郑州之间,4日前必须决开大堤放水。

  二、 决堤实施

  1.赵口决堤:“两沟一洞”

  5月31日夜,日军逼近开封郊区,程潜突然电话通知黄河水利委员会河南修防处主任陈慰儒(字慰儒、名汝珍)撤退,并约定次日在司令部见面。

  6月1日上午,陈慰儒同黄河水利委员会总务处长朱镛等沿堤(当时的堤顶是开封到洛阳的公路)至来童寨(河南修防处南一总段办公处),下午即往郑州长官部见程潜。

  在司令部,程潜会同参谋长晏勋甫,及工兵科长王果夫和陈、朱一起研究决堤的具体方案。当明白意图后,陈慰儒说:“按照河工经验,5月(农历)晒河底,说明现在正是河南枯水季节,流量很小。即使掘开黄河大堤,流量小,水流分散,也阻挡不了敌人。但大堤掘开以后,口门逐渐扩大,难以即堵。汛期洪水到来,将给豫、苏、皖3省人民带来无穷灾难。现在掘堤,既不能阻挡敌人,又会给千百万人民带来不可避免的巨大灾难,这是很不合算的。”

  程潜深思后说:“等转报蒋委员长后再决定。”转报后,程又传见陈、朱,告知他们:“蒋委员长说,只要日军知道大堤开了口就不敢前进。”水小也要掘,他立即派河兵动手。陈说:“河兵都是沿岸农民,深知掘堤的严重性,他们世代守堤,是不会动手掘堤的。”程潜随即说:“那么,我派军队去掘,请你们去指导。”陈说:“既然一定要掘,请先发迁移费,让堤下居民搬家。”程即批发万元,交郑州专员罗震发放。

  最后议定由黄河水利委员会负责河水未来流向的技术论证,决堤行动由万福麟部执行,限6月4日夜12点放水,地点选在中牟县的赵口。

日军航拍的赵口决堤照片

  选择赵口的原因有两个:一、预计决堤后河水将沿1843年、1887年两次决堤的流路行进,顺贾鲁河道,经河南中牟、尉氏、扶沟、西华、太康、鹿邑,安徽太和、阜阳、颍上、霍邱、亳州等地,10天左右到达周家口,会合沙河东流入淮。二、这一带地势较低,出水会比较顺利。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条水路符合当时军事形势,日军大部盘踞在这一带,一旦放出黄水,会把日军滞留在这片土地上。

  会后,王果夫即带工兵赶往工地,并要求黄河水利委员会的陈慰儒、朱庸等前往协助。

  2日晨,陈与朱庸、罗震(郑州专员公署专员)、苏冠军(河南修防处南一总段总段长)等赶赴赵口。此时,王果夫带领工兵连和53军的一个步兵团,已经按照朱庸(另一说是王果夫)所绘草图开始挖堤,罗震带领郑县县长全百慈发放居民迁移费,中牟县长沿贾鲁河通知两岸居民迁避。

  掘堤位置选在三刘寨,决口顶宽不及10米。

  掘堤开始后,由于旋风的作用,绝大多数工段发生掘出的坑道被沙土填平的现象,一再返工,进度十分缓慢,现场研究也无办法。有个老农建议:“及时将掘开的口子浇水,沙土就会凝结,不致因风吹返回原地。”经试验效果很好。

  待掘至水面时,沟底宽度已不足1米,两侧斜面陡峭,成一窄小深沟,一人通过亦感困难。由于挖掘宽度不当,越深越难挖,虽有一团之众,但不能同时展开。

  6月5日,商震到赵口视察,见官兵极度疲劳,又加派39军潘必强团前来协助,并悬赏千元,希望当晚能够放水。晚7时许,部队用炸药炸开临河石坦护坡,开始放水。因大堤两侧土体坍塌,堵塞了通道。蒋介石和商震知道后均十分焦急,只得命令各部加紧工作。

  6月6日,53军的一个团,昼夜赶工,仍未能将坍塌之处掘通。

  这时,负责决堤指挥的39军军长刘和鼎(第一战区受命后委派商震第二十集团军负责,商震又命令第39军军长刘和鼎统管具体的决堤工作)觉得场地狭小,兵力无法展开,遂命潘必强团在下游30多米处挖掘第二道口,又命令53军的一团人继续清理第一道决口。

  工兵营长蒋桂楷发现爆破只对石护坡有用,对土堤的作用甚微,便指挥工兵向东约700米处挖一直径两米的坑道。

  当日,日军占领开封,随即向中牟急进。

  6月7日下午7点,第二道决口完成。第二道口和第一道口相比稍宽一些,但因河水自4日晚起,3天水位下降60厘米,主流北移,临河出现近百米的滩地,一、二决口仍告失败。

  同日8点,工兵营所挖坑道完成,起初水势凶猛,后因顶部坍塌,阻塞了通道。虽经数次悬赏疏通,未见成效,遂又告失败。

  6月11日,大雨,夜间水涨,河水向决口处灌注。决口扩大至60余米,15日扩至120米。水深达50厘米至两米。

  1939年2月7日至5月31日,日军堵塞了赵口口门。(图片由《郑州黄河志》原主编王法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