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远别重逢,终是江南


沈爱君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3日  来源:

  在生命的无尽旷野上,我们没有相遇,只是擦肩而已。时光,终于越走越远,无处告别,但是那些短暂的相聚,却在时间的河流里凝成琥珀,辗转反侧里,念念不忘。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些人,再也回不到相识的最初;有些风景,早已沉淀在时光深处,但是,我们依然会记得

——题记

  年少时,一直渴望浪迹天涯,在远行与漂泊中安放自己不羁的灵魂。年岁渐长,方知远离繁华,回归故园,才是内心期待已久的幸福与安宁。

  2018年的深秋,因父亲的一次意外变故,千里奔波,行归江南,于双亲的热切期盼中重返故乡。10月的江南,正是山明水净、稻穗飘香的温润季节,天际寥廓高远,草木葱翠浓郁,阡陌纵横下,无垠的稻田如上天不经意间打翻的调色盘,炫目而迷人。田间莲荷已结出饱满的果实,低头沉醉在沁凉的秋风里。在蜿蜒绵长的小径穿行,我闻到了久违的故乡清秋的味道。一切,依然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

  依然在熟悉的村口,依然在千年的香樟树下,年迈的双亲早已在那里静静等候,微风吹拂着他们已经花白的头发,如同翻阅着已渐远去的岁月。父亲更加清瘦了,眼窝深陷,身形佝偻,年轻时的俊秀挺拔已消失殆尽,母亲看上去倒还精神矍铄。接过我手中的行李,一向憨实内敛的父亲上上下下把我细细打量了一番,露出了开心而满足的笑容,青筋爆出的双手紧牵着我,久久不愿撒开。

  沿着那条熟悉的小路,走进小院,4间青砖瓦房,历经30多年的仆仆风尘,老墙斑驳,门窗古旧,在小楼林立的乡间略显简陋,然在母亲的悉心收拾下,整洁素朴,舒适温馨。小院的一角,被闲不住的父亲腾出了一片空地,一畦畦的青菜、香葱、水芹碧绿鲜嫩,令人垂涎欲滴。院墙边的柿子树上,挂满了一串串红灯笼般的小红柿,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娇俏而美丽。老房背后的山丘,葱茂的翠竹已繁衍成片,风过处,沙沙作响。这个小院,一砖一瓦都由父亲母亲亲手堆砌,是他们50年风雨相携的见证,也是我们姐弟3人相依成长的乐园。如今,我们天南海北,分居3地,唯有年迈的双亲,依然厮守着这片孕育我们成长的土地,执着情深,不离不弃。

  我的如期归来,使母亲成了最忙碌的人,平凡如她,一生所去之处,几乎只是庭院堂前,守着方寸之地,相夫教子,俭约淡然。记忆中,个子不高却刚强坚韧的母亲,一直支撑着这个曾经风雨飘摇、动荡不安的家,陪伴我们走过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她的良善与宽容,她的自立与坚守,连一向率直粗暴的父亲都敬她三分。母亲并不宽大的羽翼,成了我们栖身成长的温暖小巢,那里,足以抵挡世事风雨,时光苍茫。家的味道,便是母亲的味道,远别家乡数十载,每每忆起,最恋的还是母亲亲手做的饭菜香。喷香的粽子、松软的发糕、甜糯的汤圆、鲜美的小菜,精于厨艺的母亲即使已经上了年纪,做起来依然从容而细致。父亲则永远是生活中的配角,洗菜、择菜、劈柴、烧火,一如他拿手的农活,专注而细心,炉火熊熊的灶膛,印红了他瘦削而沧桑的脸庞。袅袅炊烟在小院中升腾、弥漫,那是岁月赐予他们的宁静与安然。

  一夜无梦,在阵阵鸟喧中醒来,窗外依旧一片暗淡。起身,轻轻推开沉重的木门,走出小院,故乡的晨曦是静谧而清雅的,当东方露出鱼肚白,薄风微漾,岚雾渐起,山野便如同笼罩在缥缈而神秘的面纱之下。柴门轻扣,小径纵深,晨风中不时飘过金桂幽淡而醉人的芬芳,健壮而笨拙的耕牛在草丛间游走,边咀嚼边发出厚重的喘息。偶尔,有阵阵犬吠声传过山野,惊起飞鸟无数,在广阔的天际久久彷徨,不知在何处停泊。

  “龙山晓翠映朝晖,柳色新阴欲染衣。祖泽涵濡今已久,双湖应有锦鳞飞。”早在商周时期,这里曾是姑蔑古国的古都。时光轮回,岁月苍茫,历史的风烟在这里渐渐岑寂,勤劳质朴的乡邻在世世代代的接纳与传承中静享岁月的芳华和生命的荣光。每次重归故里,总不忘去临近的老村走一走,于断垣残瓦间寻找那些岁月遗落的痕迹。这一次,依然选择了淡然行走。黛瓦白墙、青石小巷、古樟翠竹、烟火人家,岁月在这里舒缓、沉寂。推开尘封已久的木门,四方天井里,深秋的阳光肆意倾泻,长满青苔的古井,荒草攀附的庭院,斑驳沧桑的老墙,每一处的静寂与荒芜,都仿佛在述说着一个个渐行渐远的故事。偶尔会碰到从老宅中走出的故人,皱纹丛生的脸上绽放出的简单明净,令人心安。他们在这里四季耕种,半生从容,日子过得如乡村的白云清风、明月翠竹,素朴清朗,宁静安稳。儿时与小伙伴们在廊檐下嬉笑追逐的画面不时在脑海中浮现,光阴荏苒,世事变迁,出走半生,如今的我,已是行色匆匆的归人。

  今生总是辗转而行,蓦然的擦肩与回首,都足以回味余生。这个短暂的假期,终回江南,陪伴双亲于乡间小院,承欢膝下,共叙天伦。时光带走了他们的青春与蓬勃,也赐予了我的成长与成熟。幸福,其实就是我们一直都在,有爱怜的目光、关切的眼神、温暖的牵手,还有彼此相安的身影。人生起落沉浮,聚散离合,唯有从容以待,方可安然度过。或许有一天,我会重归旧庭深院,白日种菜养花,夜晚隔窗听雨,直到暮色浸染了整个山村,于点点星光中找回曾经的记忆与温暖。

  如此,清宁自在,不负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