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书写乡思


刘柱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3日  来源:

  闲暇时分,偶得一本《怀乡书》,粗略几眼,作家简约的文字和粗放的水墨已然让我心生趣味。一部怀乡的书,一段成长的岁月史,书写已逝的村庄,描写弥新的乡情,作家盛可以用简约轻巧的随笔,细腻地回望故乡的山水、草木和无尽的童年趣事,用灵巧的文字和憨态可掬的水墨简画追溯无尽的思乡情感,赠予温情的警醒。

  读《怀乡书》,不仅是品味作家的乡情趣事,更是重温自己童年的回忆。湘南和鲁南虽有地理之别,却也有许多相似之处。读到近处,愈发勾起无尽的乡情和追忆,一幕幕如近来之境清晰浮现眼前,仿佛书是夹杂记忆的,让人越发勾勒童年的回忆和弥漫的乡情。思虑深处,便想要续写作家的随笔,聊一两趣事,也算是怀念逝去的童年和远去的家乡罢了。

  钓鱼。这是一种极磨性子的活计,但却乐此不疲。几个光屁股长大的伙伴,不用太多的言语,便已经知晓了意图,急忙忙地回家塞几口饭就出门了。那时候的垂钓是简约的,带着极简易的钩线,拿一个小水桶,扛着一根小竹竿,便已是最齐备的武装。其他的材料不用带全,就地取材便罢了。鱼漂取自干枯的高粱秆,浮力大且取材方便;鱼饵便是草丛里蹦跳的蚂蚱和泥土里的蚯蚓,满野全是这些野物。为了防那毒辣的阳光,去莲藕田里偷摘几片荷叶,一个个顶在头上,像老艄公的斗笠,滑稽极了。有时会遇到路过的伙伴,来不及回家取鱼竿便也加入进来,或是两个人轮流挥动钓竿,过把钓鱼的瘾,抑或直接从柳树上折下一根柳条,用细线缠绕了饵,趴在岩石缝里钓螃蟹、大虾。这些活物也是莽撞,碰到美味是不肯罢休的,用钳子死死夹住,即使拉出水面也不肯松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也像这莽撞的虾蟹、磨人的日头一样,揉碎在十几年的闲野记忆里。

  洗澡。和水共生的孩子,时间是随性的,从晨露微微散去,朝阳暖乎乎升起,透过树叶的缝隙,打落在水塘的中央,光束摇曳耀眼。到中午光屁股,像一只泥鳅钻入水中,探摸水底最光滑的卵石,抑或像一片落叶在水面游弋,静静享受来自日光的馈赠。末了,伴着夕阳的回落,在暮色来临的最后时刻惜别水塘,送别最后一缕霞光。望着月影高升,难免心生忐忑,怕回家看到妈妈责怪的目光,怕书桌上还未完成的作业……

  度夏。童年的夏天是滚烫的,热得发慌,却也干爽。整日光着膀子在大街小巷穿梭,上身被太阳晒得铁锈般黝黑,像极了铁匠铺里做苦力的阿叔。最喜温润的河荫,清爽且柔和。约三五玩伴儿,坐在河畔的绿草甸子上,许久望着凉风中的河滩,心中满是倦意。若是时间久了,怕是要睡倒在这凉意丰盈的河汊里。

  自学的生物课。那时,水清澈得出奇,若是用手遮挡阳光,可以清楚地看到水底卵石上爬行的水虿。不知名的鱼儿在阳光扰动的水中,用尾鳍扑打着阳光,迎着水流的浪花作舞。虾米懒洋洋地在青苔斑驳的石头上,用富有仪式感的“刀叉”夹着细小的碎末,幽雅地往嘴里送,若有飞蛾惊扰了水面,它便用有力的尾鳍弹射到石缝中去了。螃蟹是极有意思的生命,善于建造依山傍水的巢穴,用钳子捣鼓着红泥,一点一点往洞外的浅处推搡,一个个泥球被堆积在洞口,有时会被其极富耐心的行为所吸引,抑或折服。青苔、水草干干净净、零零散散铺排在水底,点缀水影恰到好处,游鱼也有了依傍之所,不失生动。也许那时的水是清瘦的,倾其所有也无法供养更多的生命。后来,读了刻板的书本,才知道这些干瘪的字眼、生灵早就在自己的生命中存活了。

  经常会对那些被虾怎么产卵、孑孓长什么样、蝌蚪怎么成蛙、蜻蜓幼虫叫虿、蝎子蜇人疼不疼等问题困扰的孩子表示同情和理解,毕竟童年的山河已故,仅留下供人干啃的生涩课本和那确实不怎么生动的视频。有时也非常感谢那段珍贵的记忆,让自己与自然那么近距离地相处,让认知不仅停留在机械和人类社会的传教士教育,还有自然教育的本真。

  虽黄沙掩埋了逝去的河床,野草吞没了经常来回的山路,山风吹落了被霾浸透的夕阳,但心里的河山依然在回环流淌,家乡的过去、现在、将来依旧在时间的钟轴上摇摆,童年的相片依然藏在内心最温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