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走进花园口


张行辉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1日  来源:

  六月初,我接到报社任务,参加黄委小学小记者研学课程。这种研学课程我是第一次参加,感到十分好奇。

  研学途中,小记者们用清亮的歌喉一边唱响《我和我的祖国》,一边又抑扬顿挫地诵读《滕王阁序》。

  “作者王勃以落霞、孤鹜、秋水和长天四个景象勾勒出一幅宁静致远的画面,写就千古名篇。”老师不失时机地提问相关知识点,讲述《滕王阁序》的由来。

  水是文明之源,每个文明的孕育和发展都离不开一条大河,每条大河边都会涌现出许多文学名篇。诚如赣江之与王勃的《滕王阁序》,长江之与崔颢的《黄鹤楼》,黄河之与王之涣的《登鹳雀楼》,老师这是在用《滕王阁序》引导孩子了解文化里的母亲河。

  花园口水文站是黄河上重要的把口站,关于黄河的很多数据都出自这里。一到水文站,小记者们纷纷拿出笔、研学记录本及研学手册认真倾听并记录,不时询问黄河为什么叫“地上悬河”,什么是洪峰……看来,他们为这次研学采访之旅做了不少案头工作。

  当要穿上印有“黄河水文”字样的救生衣,登上水文测船,亲身体验水文职工的工作环境,与母亲河亲密接触时,可把一直呆在教室里的小记者们乐坏了,他们摩拳擦掌,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排队登水文测船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午后,我们来到花园口事件记事广场。这里是1938年国民政府下令扒开黄河大堤之后,1946年堵口的地方。记事广场上有当年国民政府所立的“民国堵口合龙纪事碑”和1997年由河南省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所立的“黄河花园口决堤堵口记事碑”左右各一,两座六角的琉璃瓦亭相对而立,亭内各有六面柱体石碑一座,中间位置则是反映花园口历史事件的8块大型浮雕墙,石雕宽1460米,正是当年扒开大堤经洪水冲刷后口门最宽时的宽度。广场两碑对比鲜明,大型浮雕形象生动,令人印象深刻。

  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国民政府“以水代兵”,下令将花园口大堤扒开,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这就是“花园口事件”。

  听完介绍后,小记者们突然安静下来了,似乎若有所思。

  从记事广场横穿黄河大堤就来到黄河岸边。脚下河水汤汤,波涛翻滚,放眼远眺,黄河大堤如一道长城,守护着母亲河。

  六月是麦收的季节,对中原以及黄淮海平原等传统麦区来说是个丰收季。对小记者来说,花园口的研学之旅是否已种下保护母亲河的种子,等着来年的丰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