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端午


许雅雯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5日  来源:

  “端”,始也。“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是为“端”;“池塘一夜风雨,开起万朵红玉”亦为“端”;“小荷才露尖尖角”,端之本意也。“午”通“五”,“五月阴气午逆阳,冒地而出”,故用以纪月。“端午”实为“初五”也。

  “端午”之源,一说为纪念屈子。屈子,芈姓,名平,字原,辞赋之祖。创楚辞、辟“香草美人”,通政令,善内政外交,修明法度,然“荃不查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怒”,遂放流沅湘,“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后楚为秦所破,屈子悲怒,怀石自沉于汨罗江。楚人甚哀,为止鱼虾食其身,故投米粽于江中,遂成俗,传之后世。二曰图腾说。古之吴越人以龙为图腾,端午时节,以龙为形作舟,以米为食饲龙,以五色线系臂拟龙,故端午乃祭祀之时。以上皆寄之以思或念,吾甚同。其余论断,不一而足。

  垂髫之年,余独爱端午之乐有三:悬艾叶、食甜粽、系百索。日出,母以艾叶悬于门楣以防蚊虫,避邪却鬼,味甚喜。粽分南北,淮南多食咸粽,淮北喜甜。北方以江米为料,蜜饯、枣、花生嵌于其中,香糯可口,甚怡,每饱腹不行。百索乃五色彩线,色鲜妍,系于臂上,尝与邻家女竞,谓祈福、长命。彼时年少,端午之于乃美食、嬉戏。今,吾已近而立之年,因谋生计而远离故土,一年之中归家之数屈指可数,视端午为归家团圆时而倍惜。至归,甚不舍。父与母年岁渐长,唯愿有生之年,吾将之接至身畔,颐养天年。

  端午将至,愿屈子之魂安,愿天下诸事平,愿家家皆团圆,愿人人遂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