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我和老爸的故事


孙扬帆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4日  来源:

  “替代品”和“神奇玩意儿”

  小时候不懂爸爸为什么总是不在家,一消失就是一两个月,甚至更长,偶尔才会出现在家里的电话筒里。

  曾听妈妈讲过,当时只要爸爸一来电话我总会调皮地抢过话筒问:“爸爸、爸爸,你去哪了?怎么钻进电话筒里了,快出来呀!”有时甚至着急得哭。那时候的我很好奇爸爸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一消失就是好久不回家。

  没有爸爸的陪伴,小小的我只能把玩着爸爸留在家里的物件儿,生怕这些物件儿也一溜烟儿跟着爸爸消失。于是,书房角落里的电子琴,墙上落灰的木吉他,还有书柜里的木萧和竹笛,以及那个被我拿来乱吹一气的口风琴,和那一柜看不懂的工具书,成了爸爸的“替代品”。

  所以,每次爸爸回来的时候,执拗的我就会故作生气,噘着小嘴以示埋怨。爸爸便顶着一张变得黝黑的脸,笑嘻嘻地抱起我,用他满脸的胡茬子一顿蹭,直到我捩着身子闹着不让抱,才憨笑着像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拿出一些好吃的“神奇玩意儿”,告诉我这些东西叫“特产”。

  也正是这些“神奇玩意儿”慢慢帮我解开了疑惑。从济源的“王屋山黑加仑”到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从广州的果脯到“流溪河治理工程项目”,从山东阿胶枣到“聊城黄河大堤帮宽加高治理”……从这些故事和我尚且听不懂的建筑工程词语,还有爸爸那熠熠生辉的眼神中,我渐渐知道,原来爸爸不在家的日子都是去了工地。

  工地是什么样子呢?为什么这么吸引着爸爸?难道比在家里和陪伴我更有趣吗?

  工地上的老爸

  在我读初中期间,爸爸又变成了“空中飞人”,辗转于家与广东、广西、福建等地之间做招投标工作。那段时间,他总是提着黑色的电脑包,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因为班机的缘故,好多次都是凌晨深夜才回到家。

  到了高中,我的好奇终究变成了执念,从文理分科选理,到面对高考前选报土建类专业,好奇爸爸是被什么深深吸引,好奇土建类专业会有如此吸引力吗?

  于是,在报考专业的前一天,我怀揣着好奇心,悄悄前往爸爸当时所在的焦作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工地,来到“焦作1段三标”项目部。炙热的太阳下,大型机械忙忙碌碌地工作着,轰隆隆的声音响彻整片工地,一旁的搅拌机疯狂地吞噬着水泥、砂石料,不时向外飞溅着水泥滴,挖掘机走过的地方卷起一片尘土。

  不远处,戴着安全帽的老爸正拿着图纸跟技术人员讨论着什么,隐约听到“必须保证不出现断桩,争取今天浇筑完成!”“你爸爸已经连着3天驻守在现场了,因为山阳路交通桥有几根桩在钻孔的过程中遇到了特殊的地质情况,出现了塌方,所以为了防止浇筑混凝土的过程中出现断桩,保障工程质量,叔叔就一直盯着现场。”工地上一位哥哥告诉我。

  我静静凝视着老爸的背影,熟悉的被晒得黝黑的皮肤,安全帽没能遮住的已灰白的头发,老爸何时真的成了“老爸”。小时轻松抱起我的臂膀也看起来消瘦许多,可在偌大的工地上却又显得那么的有力。原来老爸不是不想陪我,而是他肩负着更重要的责任。

  那一刻我知道了答案。于是跑到老爸身边,告诉他我要报考土建类专业,像他一样成为一名工程师!“好!闺女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女承父业,只要你喜欢老爸支持你!但以后可不准怕苦喊累啊!”老爸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欣慰地笑了。

  父女并肩

  “扬帆!想老爸没,咱爷儿俩平常也不在家,你周末回家了就多陪陪你妈!下个月老爸就能回家休息两天了,给你带海南的特产椰子粉!”一通老爸来自海南的微信语音。

  相聚与分离像一首交响曲,早已成为我们家的主旋律。从小听着抢险队院子里“黄河号子”长大的我,终于和爸爸成为“战友”,在前年如愿成为一名治黄新兵,告别校园来到了温县河务局。而老爸则早在2016年9月就已赶赴“海南省红岭灌区工程西干支渠一标”担任技术负责人,后又因工作需要于2018年5月奔赴“厦门市水源连通工程二标”担任技术负责人。武陟、温县、海南和厦门,50千米与2000千米的思念,并没有将我们一家三口的心拉远。

  以前沉默寡言的老爸,也会经常在我们家庭微信群里分享他在海南和厦门工地的故事。原来,除了蓝天、白云、咖啡、椰子树这些美好的事物,南方的施工工地还有烈日暴晒、蚊虫叮咬、频繁的雨水和潮湿闷热的环境。作为焦作华龙公司第一批入驻海南施工项目的人员,他们首当其冲却尽职尽责地扛起了这份重任。雨水本是降温的好物,但却是施工进度的死对头。为了确保工程如期完成,老爸负责的一线项目部的职工们一直不怕苦、不喊累地坚守在岗位上,虽是3个月可以批准回家休息几天,但在家掰着手指头的我却是好几个月都见不到老爸。

  转眼间我也入职将近两年,老爸有空也会打电话关心我的工作情况,我也会分享工作进展,向老爸请教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渐渐才发现,老爸身上的责任与担当已悄然影响着我。为了“沁河下游防洪治理工程第二标段”施工能够顺利进行,我和科室人员一起加班加点直到深夜整理征迁资料;为了配合编制河长制“一河一策”方案,我也会一遍遍翻阅、领会上级方案编制大纲和意见;为了科技创新成果,从未知到探索,从理论到实践,我耐心撰写修改科技论文,完成发表;在搞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我也利用空余时间来发展兴趣和爱好,认真撰写微党课讲稿和“水美河南”演讲稿,为了演讲能达到最佳效果,也会一遍又一遍脱稿排练。当我全身心投入每一项工作中,突然发现,我似乎成了像爸爸一样的人。

  我也好像慢慢理解了我的父亲……

  推开窗,外边已是一轮明月。微风吹来,心里默默地想:同一轮明月下我离远方的父亲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