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爷爷,樱桃熟了


孙亚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8日  来源:

  孟夏的夜色像绸缎似地铺开,细碎的月光洒在靛青的草地上,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有轻微的花香,悠远的淡淡的而又沁人心脾。“樱桃啦,新鲜的大樱桃……”不远处传来一阵叫卖声。不经意间又是一年樱桃红,原来是樱桃的淡香,思乡的情绪晕染在月色里。

  樱桃的气味游走在空气中,给予我故乡的熟悉感,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童年的回忆。儿时最喜五月,因为五月爷爷家的樱桃就成熟了,那棵樱桃树是爷爷年轻时亲手栽的。记得那时爷爷常给我念叨着:“樱桃好吃树难栽。”可是儿时的印象中,那棵樱桃树已经很粗壮了,足以撑得住我和弟弟在树枝上白天数樱桃、晚上数星星。

  每到樱笋时月,绿杨芳草初长成,此时爷爷的樱桃树也在春寒料峭探出枝枝杈杈的苞芽,绽放满枝白底泛红的花儿,淡雅芬芳,宛如新生婴儿的脸蛋晶莹无暇。樱桃的生长周期很短,成熟了的樱桃一粒粒、一串串挂在树上,红得迷人亦诱人,像是挂在树上密密麻麻的玛瑙串儿。尤其是雨后的樱桃,更加晶莹透亮,真是映照了那句“小堂深静无人到,满园春风。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

  樱桃熟了的时候,爷爷总是让我喊着小伙伴一起拿着自家的篮子来我们家摘樱桃,一群猴孩子争先恐后地爬上老树,这会儿的爷爷也不责怪了,只是一直告诫我们注意安全、别折断树枝。我们眼里只有那透亮的红宝石,哪听得进去爷爷的嘱咐,折断了不少树枝,气的爷爷在树下直跺脚,还要提防着我们不小心在树上踩空了。

  等我们在老树上撒够了欢满载而下的时候,爷爷便开始了他的工作。老树枝干茂盛,毕竟我们也只能摘到一小部分,枝头处的还是要爷爷站在梯子上摘,看着爷爷专注地小心翼翼地摘着樱桃,像是对待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那玲珑剔透的樱桃在爷爷手里煞是喜人。爷爷随手把一颗大樱桃塞进我嘴里,顿时一股沁凉沁凉的感觉传遍全身,细细地嚼一下,满口便充溢着微微的酸香。那会儿父母很忙,樱桃熟了,爷爷总会留一篮子最好的樱桃,慰劳辛勤的劳动者。

  傍晚,在清香袅袅的老院里,我们一家人坐在樱桃树下,品尝着大自然的馈赠。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儿时爷爷教我背古诗、写毛笔字、学珠算。爷爷很严厉,吃樱桃前会让我默写古诗,还记得有次让我默写杨万里的《樱桃》——“樱桃一雨半雕零,更与黄鹂翠羽争。计会小风留紫脆,殷勤落日弄红明。摘来珠颗光如湿,走下金盘不待倾。天上荐新旧分赐,儿童犹解忆寅清。”写不出来就打手心,宛然古代的教书先生。

  每每这时,奶奶就会出来责怪爷爷:“小姑娘家家的,你怎么下得去手,打粗糙了,以后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刚好,一辈子都能吃到咱家这新鲜的樱桃。”爷爷总会半怒半喜地说。

  这样对五月的期盼延续了好几年,后来我外出求学,便不再像以往一样和爷爷站在樱桃树下数日子。樱桃花开,游子已远行在外,待樱桃落,游子又未归。一年如此,年年如此,游子已成。亲爱的爷爷,一个人陪着那棵樱桃树失落了很久。母亲说每到五月,爷爷会一个人站在老院里,看着透亮亮的樱桃,一站一个钟头,待到樱桃成熟后小心翼翼地采摘下来存放在冰箱里,等着我们回去。

  下樱桃了,宛丘的老屋里,有着百吃不厌的樱桃,也有着爷爷期待的简单而醇真的小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