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镇淮楼遐思


李树友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3日  来源:

  雨中登上镇淮楼,别有一番感慨在心头。

  霏霏细雨中,河南省杂文名家走读淮滨采风团一行,踏着泥泞,打着雨伞,登上了芳草萋萋中雄伟的镇淮楼。

  镇淮楼是在建的走读淮河文化景区的主体建筑,不是后人的闭门造车,也不是凭空想象,而是有着扎实的历史根据。

  镇淮楼本是雄踞安徽古城淮安的象征性建筑,当地人俗称鼓楼。始建于北宋年间,距今800多年,在宋代叫鼓角楼、谯楼,后来改叫镇淮楼。

  明代时,镇淮楼上装置有“铜壶滴漏”,用来报时,它再次被叫作“谯楼”,后来又放置了大鼓专门用来打更、报警,所以又被称为“鼓楼”。清乾隆年间,因水患不断,人们为震慑淮水,重新更名为“镇淮楼”。

  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重建了镇淮楼,并在原有基础上有所扩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淮安古城拓宽了街道,重修镇淮楼,并以此为中心开辟了公园。

  镇淮楼本来不在淮滨,在一字之差的淮安。淮滨县在走读淮河项目建设中,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把镇淮楼“搬”到了淮滨的“千里淮河”之中。

  由镇淮楼的来龙去脉,我想到了家乡开封的镇河铁犀,二者异曲同工,都寄托了人民的美好愿望。

  走读淮河文化景区位于淮滨县新老城区结合部,总面积4620亩,公园面积2920亩,水体面积1682亩,景点景观面积1238亩。

  走读淮河文化景区项目采用“以人为本、以文为魂、以水为韵”的开发理念和“梳文”“理水”“建园”“造市”的设计布局。规划总体空间分为4个景区:一是“走”,“走遍淮河”景区;二是“读”,“读我淮滨”景区;三是“淮”,“淮上人家”景区;四是“河”,“河晏清平”景区。

  中国淮河博物馆的基本陈列为《走读淮河》,淮河文化园区的核心项目也是《走读淮河》,看来双方都想到一块儿去了,都跟“走读”摽上了。

  雨不大,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

  我们打着伞,顾不上梯子湿滑,一个个兴奋地登上观景梯,观赏在建的淮河流域微缩景观。

  从镇淮楼的垛口俯视楼下,只见一条蜿蜒的淮河大坝已经初具规模;向南放眼望去且环顾左右,桐柏的太白顶在雨中模模糊糊,右前方的瘦西湖五亭桥清晰可见,入口处的郑板桥书画院已经像模像样,淮源亭、孙叔敖祠、淮上茶园、管鲍祠、镇淮楼、射阳簃、文游台等沿淮两岸3省10市著名的自然景观,有的已经建成,有的在建中,有的还在规划,即将一一呈现在游客眼前。

  站在楼上观风景,视野格外开阔,耳闻淮河文化园区的前景展望,目睹规模宏大的淮河文化景观,令人耳目一新、大饱眼福。

  此情此景,让我浮想联翩,遐思飞扬。

  想到了10年前,我在桐柏淮河源文化陈列馆看到的淮河流域模型,那才是典型的微缩景观,十几平方米的地面根据淮河的流向标志出淮河的轮廓,比起淮滨的“走读淮河”太简单了,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看来,要“走读淮河”,到淮河文化园才是最佳的选择。

  想到了18年前,也就是2000年,我在北京看到的《世界之窗》微缩景观,美国的白宫、俄国的克里姆林宫、法国巴黎的凡尔赛宫、埃及的金字塔等世界知名景点触手可及,虽然没有深圳的《世界之窗》规模大,但在当时也算开眼界了。淮滨的“走读淮河”文化观光游览园与《世界之窗》有异曲同工之妙,建好以后在全国也是独树一帜,影响肯定不会小。

  我还想到了开封的清明上河园,清明上河园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按图索骥,再现了《清明上河图》中的东京梦华。自20世纪90年代开业以来,30多年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一直在全省旅游行业居于领先地位。淮河文化园区完全可以与之媲美,汲取清明上河园的经营理念,走旅游兴县之路。由此,我仿照古城开封清明上河园的“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拟出“一朝步入淮河文化园,一日走遍千里淮河大观”。

  看到淮滨文化园的摊子这么大,我担心用地问题。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红线,更是高压线。然而,即使国家三令五申不准占压耕地上项目,有些地方仍我行我素,或者搞变通。

  当我得知淮滨文化园不仅没有占压一分耕地,而且借鸡下蛋,借地生财,借机改善生态环境,丰富城市的休闲功能,给群众办好事,让“福地淮滨”落在实处,我感到非常欣慰。

  该区域是原淮河支流饮马港入淮口段下游的行洪滩区,地势低洼易涝,主要承担上游5个乡镇雨水和洪水下泄入淮河的任务,属于典型的“洪水走廊”。

  项目建设的主要内容是对河道进行清淤整修和生态修复,把原来低洼滩涂深挖成湖用于蓄水,把湖区周围地面填高建成景观、景点,将淮滨东湖、西湖和新开挖的天镜湖连为一体,三湖相映,有机串联起新老城区,拉大城市的绿色框架,提升城市品位,兼具有防洪和休闲功能。建成后的走读淮河文化景区,将是沿淮流域乃至全国唯一的以“淮河文化”为主题的特色公园。

  站在镇淮楼上,驰目骋怀,畅想未来,一旦想到眼前的“废墟”上不日将耸立起一座生机盎然的淮河文化主题公园,我真替淮滨福地的老百姓高兴!

  诗人宋子牛诗兴大发,他在《镇淮楼远眺》中写道:“蜿蜒奔腾势拏云,跃入蒋国壮古今。汀兰岸芷流韵远,帆影棹歌咏春深。田连阡陌涌金浪,楼起乡野谐俚音。淮上新貌端正好,诗家临风应高吟。”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杂文家们仍然兴趣浓浓,问不够,也看不够。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

  从镇淮楼上往下看,一排不太整齐的队伍逶迤而去,几十朵五颜六色的伞花在雨中格外灿烂,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又像一个感叹号,给风雨中的镇淮楼留下无限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