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陶山瞰河


姚永刚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3日  来源:

  陶山非山,乃黄河北岸河南济源下冶镇境内一个散居的小山村。自宋以降,陶、王、薛、牛等姓氏比邻而居,共闻鸡鸣犬吠,同饮黄河之水;日出荷锄山陇,日暮听涛而眠,过着安稳、闲适、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因陶姓居多,村遂以此而名。

瞰 河

  春日芬芳,多彩山乡。

  花是春天的信使。惊蛰过后,风渐温暖,仿佛一夜之间,山桃花便绽开了笑脸。初时,白色的花瓣星星点点的,缀在初醒的荆棘丛中,抑或夹杂在蓓蕾待放的山枣树间。天若晴好,不消几日,那一丛丛、一簇簇的粉白便铺满整座山头,引领着尚且鹅黄的野玫瑰等山花大军驰骋山野,竞相闹春,整座临河的山脉便成了一个巨大的白头翁。风拂过,花枝颤,摇曳生姿,傲娇无比。那份天然的美,透露着大山大河赋予的独特禀赋和舍我其谁的超级自信。

  仲春,山依然未披绿装,唯独山桃花越发烂漫,白里透红的繁花张扬着春来我先知的霸气,妩媚出春山独有的风情。

  山未彻醒,水却仪态万千。占尽地利之优势,在陶山,母亲河的大河之貌尽收眼底。

  黄河是王屋山脉的项链。陶山是项链上的一颗珍珠,四时不同,呈现出风格迥异的妆容。

  这个时节,安澜的黄河之水,宛如自天上来。水由山势利导,充溢出河汊雍容的韵致。空气纯净,阳光便透亮,暖暖地映照着黄河。水,绿如翡翠,泛着蓝莹莹的粼光。沿着田垄迂回而行,麦苗青青,颔首浅笑,似在与故人打招呼。荠荠菜、白蒿苗、灰灰菜、野韭菜等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野菜,纯天然纯绿色,诱人浮想一段童年趣事。循着陶山人曾担水走过的石头小路,即可到达黄河崖岸。坚硬的石质山体,孕育出坚忍顽强的植被。俯瞰,龙凤峡就在脚下,峡口山体龙凤呈祥,颇有妙趣,孤山峡孤傲幽深,不可捉摸;远眺,黄河主河道一线悬挂天边。若运气好,黎明或日暮,可看到“天鹅湖”的壮美景观。

  黄河堪做盘,山增色,桃添香,尽可烹一道春光美餐。大河雄浑豪迈之大魂魄,世外桃源的幽静与悠长,非身临其境而莫可名状。

  瞰河亦阅人,领略的都是一种胸怀和气场。

  下午4点半左右,月亮便探出头来。东边月出西边日暮,月映落日,很有意趣。弯弯的月牙,在蓝色的天幕里划出半弯弧,似在拥抱即将到来的圆满。山高人近月,登上桃花漫山遍野的白头崖,一伸手,似可揽月入怀。

  远方的你,还不来吗?

淘 陶

  这的确是一个有故事的古老山村。生于石缝中的“松坚强”,在路口恭迎八方来客。依山就势而建的窑洞,组成既分散又集中的窑院,分布在层层的梯田坡上。随便走进一处院落,就会有惊喜的发现,石臼、石磨、石磙、石槽,镌刻着岁月的足迹。千年槐树的枝枝杈杈,逢春又发,花蕾早已引来嗡嗡嘤嘤不绝于耳。树下仰望,阳光支离被划成琐碎的花晕,染着芬芳,醉眼醉心。冷不丁的,有老者从窑屋里缓缓走出,颌首含笑,透着山乡人家的厚道与淳朴。不必详问,老者必是高寿之人——真诚豁达,过着简单的日子,能不长寿吗?

  那造型古拙的石窑古居群,全部采用镶嵌的构建工艺,巨型条石,上下层叠,咬合得天衣无缝。巧夺天工的建筑智慧,让人不得不叹服。多数院落敞开大门,任由外人进出,接纳任何美誉与是非。这些曾经的“大户人家”,如今早已人去窑空,废弃的院落难掩当年的热闹繁华。

  一座颇为典型的进深3间的窑洞,石质窑壁,被烟熏火燎的拱形条石窑顶,外间是厨房,面罐水缸依墙左右而立;往里是客厅,覆满尘土的帷幕悬挂在生锈的铁丝上,隔开最里面的卧室。敦厚的木质大床,早已残破不堪。这种豫西北黄河沿岸的普通民居,世世代代繁衍着耕读传家的朴素文明和战天斗地的生存法则。

  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那则著名寓言发祥地的精确注解。

  在一个荒废的土屋里,真有了出乎意料的收获。

  灰色是院落的主色调。柴门一推即倒,踩着腐质叶土,走进那间土屋。近门的右墙边,伫着一个简易的木质梳妆台,残缺的玻璃上,依稀辨得出红色的“双喜”和鸳鸯图案。土墙上,张贴着掉了边的明星海报——港星李嘉欣的摩托酷装。一个磁带封盒,沉睡在海报下的地面上,格外醒目,那是《幸福家庭》的歌曲专辑。陈红、刘若英、满文军的肖像,印在浅蓝色的背景上;《驿动的心》《久别的人》《恋曲1990》等经典老歌,很容易唤醒怀旧的情怀。它的主人,或许也是爱美爱时尚的追星族吧。

  如今残破不堪的土屋,抑或是当年的山乡闺阁。物是人非的境地里,总有一些人和事值得细细品咂。倘若当年的主人重回故里,睹物思情,会不会心湖微澜,忆念起曾经的故事?

  这曾经偏僻的山野农家,每个物件都有其存在的现实意义,都有一段或长或短,或甜蜜或苦涩的人间故事。

  檐下松软的灰土堆上,一只罐耳隐隐约约露出来。拂去尘土,巧了,还真是一只陶罐——直径25厘米、高30厘米的灰色陶罐。据同行的行家鉴定,这个陶罐至少使用了50年。陶体灰釉几近失色,白色裂痕划出的图案遍布陶身。陶底几乎彻底开裂,两只罐耳倒结结实实,十分倔强。

  陶是文明的标本,蕴含着丰富的人文信息和浓郁的世俗烟火味。半个世纪的经年累月里,这只陶罐温水、漤柿子,本分地发挥着山乡生活的基本功能。当年这司空见惯的寻常物件,蕴藏着一个山乡农家几代人的生活密码。这只陶罐,应该有某种标本意义,应该有许多故事待探寻。

  后来,这只陶罐被我搁置在书房里。每每看到它,我就仿佛回到了那个物质匮乏的年月,走进那个家庭,目睹每个成员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如同在观看一出山乡生活剧——恍若隔世。插几枝来自9月花铺的银柳,瘦枝上的红骨朵,如同红玛瑙,顿时让灰陶活色生香起来。整个房间芬芳四溢,多了某种情调。古老里有青春,我也因此记住了它的故居——下冶乡陶山村171号。

  有故事的地方,便有意蕴。置身其中,你也会成为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