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回家的路


周艳艳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来源:

  月光如水,拨弄着潍河清幽的波涛,层层叠叠弹跳起了银光。徐徐迎来的风里掺杂着香味,缠绕那些站成排的橘黄色路灯,定格在暮春特有的夜晚。

  “回家的路,数一数一生多少个寒暑,数一数起起落落的旅途,多少的笑,多少的哭……”刘德华一曲触摸灵魂的感悟,不知唱哭了多少人?那条回家的路,用心丈量了一次又一次,擦亮了无数个不眠之夜。有多少人踟蹰在回家的路上,摸爬滚打负重前行?如莲花般盛开的小橘灯,如春风泅渡的一盏乡茶,如山峰般默默守望的窗前身影,所有的努力坚持只是为了华丽转身时,那回家的路、那热切的目光,便可以丰盈得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顺着河岸行走,明知左手边有花丛树海环绕着潍河,却影影绰绰分不真切。右手边路灯肩并肩手牵手,投下了深深浅浅的光晕,犹如一把把刚柔并济的利刃,刺穿了夜的黑。我喜欢行走在这样的夜晚,看这些坚守光明的使者垂下万千金丝,洒落了一地温馨。站在灯光下,仿佛是对灵魂摆渡人的高山仰止,渴望它能驱赶我内心深处的黑暗,赐我一双不盲的眼睛,不负初心,向阳生长。

  路上车水马龙,流动的光串联起来就像是一条奔腾的火龙,依傍在潍河岸边。

  面对如此良辰美景,我心潮澎湃,恨不得插上翅膀去追寻,这条路的起源在哪里?落脚又在哪里?

  满天繁星簇拥着这条回家的路,这分明就是一条串联古今的历史隧道。

  这轮亘古不变的明月知道,在那亿万年前的白垩纪,葳蕤的潍河孕育了昌盛的恐龙时代,慢慢陪伴它们统治了地球长达一亿六千万年之久。当年的山河依旧,强壮彪悍的霸主却早已隐入了历史的泥石流,生命未知的凶卜封藏了太多无法言说的疼痛。一次偶然的发现,牵引出了“恐龙复活”的必然,中国的惊叹、世界的瞩目来自“龙城”桂冕下,山东省诸城此起彼伏的重大新闻,一只只恐龙争先恐后“站”起来了,站成了生命源头不朽的风景线。每一次恐龙惊天动地地站立,都象征着图腾翔翱,浴火重生,并依次创下了恐龙文化的多个世界之最。

  这条奔流不息的潍河知道,4000多年前的舜帝生于此长于此,以孝感天下。舜帝力推“德为先,重教化”的核心思想,被后人尊称为中国的道德始祖,他因家乡的潍河水患,重用大禹治水而得了民心顺了民意。舜帝的“孝德”成了家乡人心底里永不磨灭的烙印,世代传承。

  丰饶的诸城大地知道,历朝历代从这里走出去了多位彪炳史册的名人贤士,刘墉、诸葛丰、公冶长、张择端等举足轻重的历史人物,铺就了诸城文化底蕴的厚重。近代从纵横捭阖“尽善尽美唯解放”的王尽美,到功勋卓著的臧克家、陶钝、崔嵬、王愿坚等风流人物,交织续写了诸城文化苦旅的新篇章。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关于潍河的治理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开始,全民参与其中,全面开发推进,坚持不懈用70年的时间努力探索出了一条漫漫治水路。截至目前,潍河不仅是人们眼中引以为傲的滨水景观带,更是地下纵横交错的引水调水管网,连接着诸城发展的古往今来。诸城这座被水托起的城不但能与水温柔以待,沿着潍河筑建了集防洪、生态、文化、旅游等多个方面于一体的坐标性建筑群,还开启了山城水和谐共处的城市新模式。

  这是一条中国梦里的生命之路,诸城人心中赖以生存的潍河。

  世上的路有千万条,而回家的路只有一条,一抔甘泉魂牵梦绕,漂泊的心永远走不出潍河的惦念。

  夜渐深,风稍缓,停泊的船儿无声无息。潍河轻轻哼唱着摇篮曲,我小心挪移着脚步,月亮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生怕打搅了赶路的人,也怕忘记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