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花气雅人


路来森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9日  来源:

  春暖花开,那花香,就四溢了;那花气,就弥漫了。

  花气,当如何?人常说“花气袭人”,或者说“花气熏人”,而我,却是独喜欢“花气雅人”。

  “花气袭人”,典出于陆游的《村居书喜》,曰:“花气袭人知昼暖,鹊声穿树喜新晴。”闻花香而知春暖,听鹊声而喜天晴,本来意境大好,心情亦大好。

  可是,每读“花气袭人”,就让人禁不住想到《红楼梦》里的那个“花袭人”。从表面上看,她似乎“至情至性”,实则十分媚世。 “花袭人”的名字,就是取之于“花气袭人”的含义,真是俗了“花气袭人”四字了,更是俗了陆游诗句本身的美好含义。而且,就字面讲,“花气袭人”,一个“袭”字,总给人一种受到突然袭击的感觉,总让人有一种猛然惊呆的感受。

  “花气熏人”,何如?

  花气熏人,一个“熏”字,有一种黏稠的感觉,浓得化不开。若是“花气”,那花的气味,该有多么浓啊?让人神魂颠倒,叫人神情迷乱,所以说,花气熏人,还是不能叫我喜欢,因为它“乱神”。

  “花气熏人”之“乱神”,亦是有证据的。

  黄庭坚,有一幅《花气熏人帖》,曰: “花气熏人欲破禅,心情其实过中年。春来诗思何所似,八节滩头上水船。”

  《花气熏人帖》,其诗,别有一名,曰《花气诗》。这里面,有一个典故。

  公元1000年的某一天,黄庭坚正在家闭关修行,突然有人送来满屋子的花。送花的是驸马王铣,因为黄庭坚曾答应给王铣写诗,但过了很久王铣也没有收到,王铣就送花来提醒他。可没想到,这花气却完全干扰了黄庭坚的禅定。于是,黄庭坚就写下了这首千古佳作《花气诗》。

  “花气薰人欲破禅”,点破了王铣送花的动机(或者说送花带来的结果);“心情其实过中年”,诉说了黄庭坚当时的心情;“春来诗思何所似”,叩问“诗思”如何?“八节滩头上水船”,表达当时黄庭坚的诗思状态——如八节滩头的上水船,极其艰难。

  驸马王铣,送花送香,本是一番好意,无奈,却因花香太浓,反倒干扰了黄庭坚的禅思,乱其心神,使黄庭坚之诗思荡然无存了。

  看,这岂不是因“花气熏人”,而“乱神”吗?

  好在《花气熏人帖》,写得纵横淋漓,恣意挥洒。不独笔法精奥,更难得的是禅思与世情交织,笔意与诗心一致,成为经典名帖。

  “花气雅人”,好在一个“雅”字。“雅”在何处?“雅”在“花气”,“花气”当如何?“气”在隐约间,“气”在优雅间。“气”在怡神,不在闻香。

  雅人的“花气”,不狂不烈,不疾不徐,不浓不淡,恰到好处。隐隐约约,一脉清香,缭绕而至,有一份“原来你也在这儿”的惊喜;有一种陡然提神、凝神的快意。

  指尖拈花,花香满指。一个小姑娘,手捻一朵鲜花,放于鼻端嗅着,那情态,恬然而纯净,怡然而清芬,何其安静,又何其凝神?

  花香雅人,便是那佛祖的“拈花一笑”,透着佛性的淡定,透着佛性的深远。叫人如何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