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自带山河的中原女子


曲令敏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4日  来源:

  伤脚,又遇上春节,胡吃海喝,抠手机、追剧,凌晨上床,一个懒觉睡到上午9点多,妥妥地与面目狰狞、在名利场上拼杀有年的自己拜拜。

  回想多年来手挥目送全是字与词,说不上懒魔上身,在物质生活这一层,自知是天长日久地敷衍潦草……

  精细女子说,世间男人,没有谁会耐心地在一副简陋粗犷、乱发丛生的皮囊面前细细嗅闻你灵魂的芳香。这金玉良言,我早已听得耳朵起茧,就是死性不改。如今满脸沧桑两鬓飞霜,想要从善如流,怕也是下辈子的事了!

  医生说没伤着骨头,一个月就可以痊愈,孰料两个月过了,还下不了楼,真真愁煞人也!让人伺候着,一日三餐饭来张口,吃完了碗筷一推,跟个闲人似的。这日子超过半个月,连自己都不好意思。5楼之上,苍穹之下,饱食终日,无所事事,阳光雨雪都被玻璃窗和厚厚的窗帘挡着,从里到外,人不被捂出醭也长满了苔。怪就怪在虽然敲不了键盘却积习难改,从不沾阳春水的纤纤十指,常常在梦里把自己弹腾醒,就怨这拆解成五笔的汉字蝶飞蜂舞,让人想入非非。

  细想,在人生的旋涡里扑腾了大半辈子,按理说,世间的游戏玩来玩去就那几套,我为什么还会较真:“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大人国,小人国,大道理,小道理,几千年前都让圣贤们说尽了,我还有啥可说?几天不敲键盘就手痒,嗜字成瘾了吧!

  祸不单行,我可怜的干云豪情原本就所剩无几,没提防又被电影《流浪地球》的宏大劫难冲撞得彻彻底底灰飞烟灭!我不是幸存者,我活不到那时候。但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不管变换了什么样的形式。

  从影视城出来,再看“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之类的鸡汤诗文,思忖怎能与横跨35亿光年的宇宙墙相较?统统都是自我陶醉的小把戏吧!

  心灰意冷,无处抓摸,巨想回归量子态,回归幸福无限大的“超弦”……正矫情,肚子“咕咕”一响,行空的天马瞬间回归肉体凡胎。菠菜、豆腐、方便面,费心劳神,还得维护这座华贵无比的身体“囚牢”啊……

  梦醒了得有路可走,赶紧扒拉通讯录,找个人诉说诉说。在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中,选定了大半年没联系的女友红亚,点开视频,对着分分钟都在线的好人声泪俱下……

  说完了,不等她开口,我就看清了自己这枚红尘凡妇连日来愁云不开的根源——多年一贯制地苛责自己。当然了,免不得她不动声色地对我安慰加称赞,像是左一盆右一盆,将我家养多年的闲花小草搬出来,灿烂不灿烂不要紧,那都是自家的汗水浇出来的!三看两不看,人就重回志得意满,傻傻地细数这些年“鹰嘴豆”般的作品和成绩,眉开眼笑……

  现实是这样的:做了20多年的朋友,我们不管各自私下里有多少林林总总,只管相见时笑靥如花。朋友嘛,也不必贴心贴肺,只要质地纯良就好。最喜欢她四季鲜花春意满怀,却从未懦弱到无边界,像某人一样常常自讨苦吃,忍不住事后怨声载道。

  我时常远远地打量这位朋友,看她在飘忽不定的运途中一路开挂。事业、人生、先生、孩子,身前身后,累累硕果。最得我心,她不是女强人,反倒是一个温婉貌美的都市丽人。那身材,那眉眼,弱柳扶风般,年过半百了,长发一闪,依然藏不住在人丛里明媚出来。她更不是柔弱无骨、媚态十足的水妖精,她是自带山河的中原女子,明明不是天才,却把自己智慧成了一座城堡……日常里海浪一样扑打过来的黑白明暗,都在她津津有味的体验中化砖化瓦,一任十指翻飞,组建拆解,游刃有余。

  这会儿,我就是一个坐在海滩上晒太阳的沧桑老人,看着她挥桨击浪,划动小小的舢板,奋力追赶着命运的豪华游艇,在夕阳的余晖里做最后冲刺……

  也许这是另一版本的《老人与海》吧,可惜这故事从来都不属于我。此生此世,就让我这么远远地看着,看到余生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