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植树佳话


魏益君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2日  来源:

  植树,一个功在当代、荫及子孙的绿色行动,向来为世人称颂。追溯植树的渊源,古人植树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话。

  早在舜禹时代,就有了“虞官”——最早的“林业部部长”。据《史记》记载,舜任命的第一任“林业部部长”叫伯益。西周时期,国家专门设立了“山虞”“林衡”来管理山林,规定孟春之月、季夏之月“禁止伐木”和“不种者,无椁”(即不种树的人,死后不给棺材)。在春秋,管仲就提出“民之能树艺者,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的植树奖励办法。

  唐代,朝廷明令在驿站之间植树,“以荫行旅”成为唐代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文成公主远嫁西藏松赞干布时,特地从长安带去柳树苗,种在拉萨大昭寺周围,以表达对柳树成荫的故乡的思念之情,于是这些树被称为“唐柳”或“公主柳”,成为汉藏两族友好交往的历史见证。

  宋代对种树能人格外器重,免除其赋税以示鼓励。还将植树实绩与官员考核挂钩,凡植树实绩斐然者可优先升级。宋太祖还颁诏规定,砍伐枣树、桑树作薪柴烧的人要受惩罚。

  到了元代,元世祖忽必烈颁布《农桑之制》,规定:每丁每岁种桑、枣二十株,如土性不宜,可改种榆、柳,均以种活长成为数,并由各级官吏督促实施,如有失职或申报不实的,严厉惩处。

  而明清时期,朝廷要求植树的规模更大,范围更广。明太祖朱元璋颁布“凡农民田五亩至十亩者,栽桑麻木棉半亩,十亩以上者倍之”的政策,号令天下广植桑、枣、柿、栗、桃。清代则要求,地方官员要劝导百姓植树,禁止非时采伐、牛羊践踏及盗窃。

  许多帝王圣人的手植树,至今仍枝繁叶茂,福佑后人。黄帝手植柏,生长在陕西黄陵桥山轩辕庙,高20余米,胸径11米,苍劲挺拔,冠盖蔽空,叶子四季不衰,层层密密,像个巨大的绿伞,距今有5000多年,人称“世界柏树之父”。老子手植的银杏树,生长在陕西周至县楼观台宗圣宫,树高24米、胸围15米。

  清末名将左宗棠任陕甘总督期间,下令军队在河西走廊种柳26万株,人称“左公柳”。清人杨昌溪曾写诗赞道:“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文人墨客,不仅喜欢植树,而且写出了许多流传后世的“植树诗”。白居易堪称“种树迷”,做过多处地方官。他官做到哪里,树就种到哪里,每到一处都要栽花种树。任忠州刺史时,他掏钱买花树,并率领童仆等,荷锄在城东坡挖沟引水,培土栽种了桃李杏梅等果树,绿化荒山,改善环境,陶醉其中。他的《东坡种花》生动地记载了这件事:“持钱买花树,城东坡上栽。但购有花者,不限桃李梅。百果参杂种,千枝次第开。”在他的诗中,常能见到一些有关植树的诗句。比如:“手栽两松树,聊以当嘉宾。”又如:“白头种松桂,早晚见成林。”

  爱树种树的古代诗人有很多,读他们的诗,往往能读出片片新绿和参天的姿态。辛弃疾曾在带湖新居种树,并写词《水调歌头》:“东岸绿荫少,杨柳更须栽。”杜甫爱桃、竹,曾写下:“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平生憩息地,必种数杆竹。”据说,他避战乱在四川成都浣花溪生活时,向熟人要桃树苗。“奉乞桃栽一百根,春前为送浣花村”就是生动写照。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植树节到了,愿绿色的接力棒永远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