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记忆中的年集


卢令明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9日  来源:

  天气晴好,阳光朗照.牵着孩子软嫩的小手,走入这热闹的集市,思绪也回到了记忆中的年集——

  那年,在姥姥家,随着二姨和表姐去赶集。小时的年味总是最浓的,年前的腊月集是人最多的。腊月赶集,正是为过年准备物品,各种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品种丰富,是天然的“大超市”。集市上还可以听到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看到各式各样的年画,尤其是带故事的年画。心灵手巧的表姐决定将我打扮得漂亮一点,准备给我做一身红褂子绿裤子。于是,她领着我从西头走到东头,从街上走到河滩,一个个布摊看过去,搜寻最中意的布料。小表舅则让我以各种姿态“领略”集市的非凡热闹——抱着、扛着、顶着、夹着,带领我穿越汹涌的人潮。

  那年,某个寒假,到小姑家。小姑家有个大我一岁的表哥,除了带我下河溜冰,就是抽陀螺、放小鞭炮。等到赶集时间,姑父带我们去赶集,卖完自家的干果山楂,姑父给我买了一个腰部能动的泥人,一动就发出声响,让我乐开怀,玩了好久。

  那年,初中,父母忙于工作,便打发放假在家的我去年集买菜,为过年招待客人做准备。带着父母给的钱,我喊着邻居家同学一起兴冲冲从北郊走到南郊去赶集。整个宽广的河滩和大堤上都是人,大集一眼望不到边。问价、砍价、挑选、上称,手里的蛇皮袋不久就满了,但面对五块钱一斤的黄瓜,我只得放弃。连抱带扛走回家,给父母汇报战果,父母却说可以少买几根,毕竟凉拌菜需要。那时候似乎开始感触到一点“当家始知柴米贵”的生活哲理。

  那年,大学假期,去朋友工作的地方叙旧。朋友上班,我闲着无事去赶集。天气阴晦,集不大,茫然在集上转了一圈,将每个摊点走马观花看完。朋友单身住宿舍,自己开伙的日子不多,买菜也不实用,最终只买了点心熟食回来。集上的鞋摊让我印象深刻,灰白的冬日天空下,灰白的路旁几个支架撑起的鞋摊前阒无人迹,一排排鞋子颇感寂寞。

  那年,初为人母,好不容易打着买年货的幌子暂时放下孩子,外出走动。刚刚下过雪,路有点泥泞,阳光很好。父亲嫌我不会挑不会买,我则乐得挎着包跟着父亲随他走,不管不问,只等父亲精挑细选,仿佛又回到儿时扯着篮子去赶集的时代。步行街的小小集市上多是干果炒货,父亲惦记我爱吃的那家栗子,穿过人群去买来,我如儿时边走边吃,不等回到家肚子都圆了。

  如今的日子,看起来比起从前愈发繁杂热闹,可貌似总是多了点清冷在里面。到菜市场或超市的机会多了,去集市的日子少了。随着城市化进程,年集也逐渐少了,消失在很多城市里。那些鞭炮声声中的大声吆喝已经越来越少,那些泥人、年画的风采也不见了,那些猪市、羊市的气味也没有了。这是一种进步,抑或是某种消退?

  透过熙来攘往的人群,透过朴实的地摊,我们是否还找到曾经的自己,拾起遗忘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