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歌声里的深情


曲令敏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3日  来源:

  看电视剧《延禧攻略》,触动我的不是丝丝紧扣让人眼花缭乱的剧情,也不是别人念念不忘的“白月光”,而是那一首《雪落下的声音》。我不是傅恒,也不是富察皇后,挥之不去的只有渴望与怜惜,怜惜那原本与生俱来的“英雄梦想”——人世间最美最纯的爱情。

  听李健的《草原之夜》,我也曾听得如醉如痴,甚至说出“如果没有音乐和诗,这世界就不配活”这样的蠢话来。

  被李健改了词的这首歌,是我听到的最美妙的情歌。为了歌中“我的姑娘陪伴我走过春秋冷暖”,我上网搜李健的情感历程,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李健和他的妻子孟小蓓就是生活在现世的神仙眷侣,比之李清照和赵明诚,他们相知相爱相互成就的传奇般的存在有过之而无不及。

  生为一个人,谁没有过刻骨铭心的相思?一提起那人的名字,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情僧的诗,最大限度地诠释了一个最纯最美的“爱”字。

  那一年,我也曾为思念一个远在海南的人瘦得形销骨立,吓坏了身边的亲人。那是一种无可言说的人生经历,爱情是病,无药可医。哪怕是落身尘泥,被酱死在柴米油盐里,那时、那人、那情,终是难以忘怀。泪水顷流时,最明亮的星星是秋千架,我依着李健天鹅绒一样的歌声,闭上眼睛,听任他深情款款,把我带进回忆的天空,与美好的韶年重逢,青青的眉眼,黄毛茸茸的脖颈……

  “谢时间,拈了眉头的霜花,谢沧桑,喂饱思念的马。”张杰的《如歌》浪漫又大气,单曲循环我听了又听,这也是一个痴恋三生三世的爱情故事。“若遗憾是遗憾,若故事没说完,回头看,梨花已落千山。我至少听过,你说的喜欢,像涓涓温柔途经过百川。”美丽的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到最后只剩下“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这句空洞的缩写,所以我喜欢这回头看,看梨花已落千山。正因为故事不曾讲完,才有这溪壑苍茫的辽远。才有这一尘不染、爱与被爱的霓裳羽衣曲。

  柴米夫妻太平凡,压根儿就不具备爱与被爱的能力。所以,人们只能把家庭变成一个经济共同体,为了这个共同体而风雨同舟,沾沾自喜于白菜汤一样的小确幸,还要取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亲情。可不知为什么,这“亲情”二字却让我不情不愿又不甘。

  谁来陪这一生好光景?没有人,就像遍地刺槐结不出人参果。你说诗说画说音乐,没有人懂你的休止和留白。雪落无声,偏要听,又有几人听到过那缥缈在九重天上的仙乐?又有谁听到过蚀人入骨的爱与痴?一曲《雪落下的声音》,轻轻地哼唱,这爱而不得的情殇,比陈年老酒更浓,比离人的月光更荒凉!世人如李清照如李健者能有几个?我们纠缠不休的不是这灵魂与灵魂之间的懂与不懂,而是男人油不油腻,有没有金手指,女人懂不懂琴棋书画,会不会做牛排番茄和地中海沙拉……

  “春风吹过了多少年”,柔肠百转,没有人陪伴我走过春秋冷暖。不是我缺少童心、情趣和幽默,只因为我不曾学会把一切放在心里不说出来的老谋深算,即便拥有数不清的小确幸,最终也喂不饱心头这匹“思念的马”……

  这一刻,我让《雪落下的声音》单曲循环,一任这颗饱经沧桑的心被生生掏空,抛在四顾茫茫的戈壁滩上,被风雪吹透,让完好如初的深情像涓涓温柔途经百川,痛,并把快乐尝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