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迎着秋风


朝颜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3日  来源: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秋风吹落的秘密,从来都被低处的耳朵掌握。

  靠着一个季节的支撑,你降低自己,在黑夜,在泥土的高度,在草虫和阜螽的高度。

  隐伏者,需要用反复吟唱、反复徘徊的方式道出爱。而他在离你遥远的光明处奔跑,他有他的旋涡和浪花。

  晚风微凉,草籽簌簌落地,拍打着翅膀的候鸟,停歇在月光下。沉溺于执念的人,自甘躲在秋天的树荫下,成为黑暗的一部分。

  不必告诉他你的忧伤,不必拿眼泪当作秋天的修辞。再热烈的相遇,燃烧过后,都是一地灰烬。

  一滴露珠落下来,打湿的不只是睫毛。秋天都来了,那个让你忧心忡忡的人,他不会来。一整个季节,你的光阴都是虚设。

  事实上,没有一个秋天是用来憧憬的。剩下的残局,该由谁来收拾?

  “萚兮萚兮,风其吹女。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在秋天,一枚叶子用光了它的深情,世界的寂静和辽阔被风说出。

  风翻动着枯萎的一切,仿佛要把生趣从大地上掏空。时间并没有因此而走得更快,但你仍旧感到了难以言说的忧伤。那些沁入骨髓的凉意,那些触目可见的衰老和死亡,加深了你的彷徨。

  更多的忧郁和寂寞无从排遣也无从说出。此刻,你多么需要唱一首秋天的歌,需要有人和着你的节拍一同唱出心中的感伤。“叔兮伯兮”,你呼唤的人,会不会像影子一样停留在你身旁?

  风起叶落的时候,有谁懂得你的留恋和渴望,有谁将你内心的病症唱成了他终生的顽疾?

  秋水苍茫,从一颗心进入另一颗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像香消在风起雨后,无人来嗅。多少花红柳绿在轮回里交出了全部,只有秋风会用心埋葬它们的骨殖。

  有时候,拆除一道樊篱,会用尽人一生的力气。悲凉是浸在命里的箴言。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站进深秋的事物,难免自带寒凉。

  天已破晓,意义落空。那芦苇的苍青和霜露的白,俱成为挂在心上的苍茫。

  仍然有一条河横亘在追寻的路途上。秋水漫漫,那遥遥飘忽的美丽景象依稀可见。你伸出双手,想要捉住些什么:爱人、友谊、福地,还是一个总也不愿忘记的梦?

  秋天很快就要用完了,致命的诱惑还在远处若隐若现。从黑夜到白天,环绕着一条河流的来处和去处,你反复举步,来回奔忙,像一只在秋风中飘荡的风筝。

  离不开,也走不近。徘徊是你一生的宿命。

  美到极致的念想,总是长着一张可望而不可即的面孔。你听啊,虫声寂寂,偌大的世界只有你还在且行且歌。

  即便前方只有镜中月、水中花、海市蜃楼,只有永不能企及的幻象……

  明天,你还将头顶星辰,穿过冰冷的霜花,足尖朝着伊人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