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北方有佳人


李骐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2日  来源:

  什么是佳人?

  是“掌中舞罢箫声绝, 三十六宫秋夜长”的汉代赵飞燕,还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唐朝杨玉环?是“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娇羞可怜,还是“八千子弟同恨汉,不负君恩是楚腰”的凄美绝恋?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坚定与执念,抑或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洒脱与自然?

  我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歌赋流传:“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若论“绝世而独立”,她可谓名不虚传──踏访北国风光,无人可与之比肩,走遍山川大地,外物皆黯然失色。她有波澜壮阔的胸怀,亦含普度众生的魄力,无意令子孙后代仰望徘徊,却被冠以“母亲”之名流芳万世;若论“倾城又倾国”,她同样当仁不让──她的恩赐的雨露远非一城一池,造福的子民何止千千万万,但若忤逆其初衷,违背其法则,掀起其“雷霆之怒”,多少封建王朝的江山社稷,转瞬即可土崩瓦解,须臾便至灰飞烟灭;若论“佳人难再得”,她更是当之无愧──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接续绵延,她的功绩与奉献堪比日月,永不磨灭。倘若她消逝于时空上的某个节点,国家的未来将是何种图景,民族的命运发生如何转折,我们无法预估,更不敢猜测。

  没错,她就是黄河。

  明代剧作家徐渭在《评南戏》中道:“夫点石成金者,越俗,越雅;越淡泊,越滋味;越不扭捏动人,越自动人。”黄河之美就在于此。她从不浮夸炫耀,也非空洞乏味──默默东流之中,灌溉华夏土地;潇洒而去之余,孕育生产动力。无私无畏成就“母亲”之名,大河胜迹诠释“佳人”之息,纵使不着修饰,素面朝天,在我眼里也远胜红尘俗世万千。

  静坐黄河渡口,看河水起落沉浮,品文化兜转传承,谈治黄伟业的前世今生,就是作为黄河人的我最朴实的自豪与骄傲。滔滔大河见证了数不清的黄河儿女在这里相拥耳语,宛如纽带般缠绵着儿女情长最憧憬的期许。夏夜的星空、冬日的冰凌、青春的足迹、奋斗的身影……所有的一切早已融化成我生命中最难割舍的一部分,堆砌成祖国大地浑然天成的美景,这是生活的隽永与惬意,这是时代的呼唤与使命。

  北方有佳人,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