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黄河之问


李骐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4日  来源:

  “杀湍湮洪水,九州始蚕麻”,这是诗仙李白对大禹治水最高的评价,同时也是上古时期洪水与人类生存休戚相关的有力证明。人与水的自然斗争,从人类社会的诞生之日便已形成,而我们的黄河之问,也由此开始……

  《山海经》中记载:“洪水滔天,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岛。禹娶涂山氏女,不以私害公,自辛至甲四日,复往治水。”与大禹形成鲜明对比的,正是他的父亲鲧。面对汹涌肆虐的洪水,鲧的做法也只是一味填墙筑堤,忽略了黄河淤积导致行洪不畅这一关键,以致治水九年无功而返。禹的治水思路与其父恰恰相反,他改“堵”为“疏”,拓宽峡口,另辟河道,通过研判洪水来势巧妙分洪,留给世人“三过家门而不入”典故的同时,更将中华民族早期的黄河智慧永远镌刻在历史里程碑上。

  汉代末年,黄河频繁决溢,灾患严重,朝廷征集治河方案,贾让应诏上书。于是,中国水利史上最早系统提出治河策略的人物就此诞生。“贾让三策”中提出的治水观点,与两千年前大禹的治水思路不谋而合,“人不与水争地,人工改道,避高趋下”的真知灼见,到如今依然是开展河道整治工作的基本遵循。在黄河流域的水资源开发与利用上,他提出开渠分水有“三利”,不开有“三害”,对小修小补的“缮完故堤”,他直接点明此举即为“劳费无已,数逢其害”。可以说,汉代治黄者的历史呐喊,对千百年来沿黄人民的价值取向产生了深远影响。

  岁月的齿轮拨转到大明王朝,此时黄河河道频繁变迁,黄河水患层出不穷。在嘉靖皇帝“不因水清而偏用,不因水浊而偏废”的旨意下,朝廷立誓治理黄河,罢黜严惩治黄不力的昏官庸官。风口浪尖的中,携“束水攻沙”论点的治河专家潘季驯横空出世。他根据黄河含沙量大的特点,在《河议辩惑》中明确提出“黄流最浊,以斗计之,沙居其六,若至伏秋,必致停滞。筑堤束水,以水攻沙,水不奔溢于两旁,则必直刷乎河底。一定之理,必然之势,此合之所以愈于分也”的观点。自此,黄河中下游数百年堆积在河床上泥沙,开始逐渐冲刷排放入海,“地上悬河”的险情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在当时科学技术水平有限的特定历史条件下,“束水攻沙,蓄淮刷黄”的理论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直至今日,我们在小浪底水库调水调沙的工程项目上,也能看到当年“束水攻沙”的影子。这是民族的幸运,这是历史的宝藏。

  黄河之问,跨越千年。一路走来,中华民族为之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和巨大的代价,从祖祖辈辈传承的黄河智慧中汲取营养,我们的治黄理论和实践也一步一步迈上新台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新时代的黄河人履行着“维护黄河健康生命,促进流域人水和谐”的初心和使命,人民治黄七十余年的光景里,黄河岁岁安澜。居安思危,警钟长鸣,我们每一个治黄工作者头顶上悬着的“黄河之问”,将永远激励我们不忘前人治黄留下的经验教训,更时刻鞭策警醒着我们,为后世留下一幅美丽和谐的黄河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