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老妈的手擀面


娄清廉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2日  来源:

  昨天去工地工程巡查,结束返程途经老家,我下了车。

  “你咋回来了,没事先打个电话呀,又来工地看工程?”常年一个人在老家的妈妈看到我回来,高兴得不知所措。

  “我们今天工程巡查,路过家,想你了回来看看!”

  看到我一脸疲惫,老妈塞给我一个刚洗好的苹果,关切地说:“吃个苹果去睡吧,我给你做饭,想吃啥?煎饼、番茄鸡蛋汤还是我擀的红薯叶面条?”

  看着老妈如数家珍般地点着我小时候的“最爱”,我鼻子一酸:“妈,随便做点吧!”

  “好嘞,做好我叫你!”老妈像是领了圣旨,高兴得像个孩子。

  老妈80多岁,育有我们6个子女,我排行老六,从小她就习惯喊我“老妞”!老爸是解放初期的“老黄河”,已经去世10多年了,留下老妈一个人孤独在家,我们6个子女中有4个都在黄河系统上班,年龄最大的哥嫂都已经退休。爸爸去世那年,我们就建议老妈跟我们一起过,把老家的房子留着,啥时候想回来都可以,但老妈说什么都不同意,一句“我习惯老家,不习惯城里!”让我们无所适从,最后商定,还是随妈的心意让她留在老家,只要她住着高兴就好。

  农村的宅基地都很大,老家的小院有一亩多地,很宽敞,老妈没事的时候就在小院里种上各类的瓜果蔬菜,仔细数来有20多种,用她的话说:“这些没有打药的菜,是专门给你们种的!我不能让你们每次回来看我空手回去呀!”老妈身体很好,除了左腿有点骨质增生,走路稍微有点不便,其他并无大碍,80多岁高龄,吃饭比年轻人吃得还多。同时,她自己还种了3亩滩地,分别种着花生、玉米、小麦,每年收成季节一过她就会给我们送面、送油。为了她身体考虑,儿女劝她多次,把耕地退了颐享天年,可老太太说啥都不干。去年我们背着她把3亩地偷偷转让给了别人,告诉她国家要干“穿黄工程”,地被收回了!她这才勉强接受,但一向闲不住的老妈,却在收花生季后,背着我们自带干粮,每天一个人去滩地“浏花生”(捡拾收割后的剩余花生),一去一整天,整整10天浏了6袋花生,然后磨成油给我们挨家送。接过她送的花生油,我们真的是哭笑不得!

  我的老家属于沿黄村庄,每次去工地只要有空余时间都会到家中看看老妈,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很少在家中吃饭,一是怕老妈麻烦,二是工地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家待。

  “老妞,起来吃饭吧,吃了再睡!”在睡意蒙眬中,老妈把我喊了起来。床头一盘炒豆角、一盘蒸南瓜,都是自家种的,老妈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薯叶手擀面,自然红薯也是老妈种的。这种久违的场景,瞬间把我拉回到30年前上中学的日子。那时候,我上中学每周回家一次,回来都是倒头就睡,妈妈总是那句:“睡吧,我给你做饭,做好叫你!”每次老妈都会像现在这样,端着饭在床头喊我,然后一直看着我吃完,自己收拾让我接着睡……

  我接过碗筷,刚吃了一口,眼泪不自觉地落了下来。

  “咋了妞?”老妈担心地问。

  “没事,饭太热,熏的!”怕妈担心,我拭干眼泪,故意做出一副狼吞虎咽的吃相,逗着老妈重复着那句我小时候她经常说的话:“看把你馋的,慢点!”然后开心地在一旁看着我吃完……

  我的女儿,过完暑假也该上大四了,已经到了不惑之年的我,结婚这么多年,从忙工作到忙家里,习惯了在单位风风火火,在家中独当一面。有时候忙不过来,到了饭点,不会做饭的老公永远就是那句:“上街吃还是叫外卖?”这种被老妈宠着、惯着享受饭来张口的感觉已经有30多年没有感受到了,再次体会,那种全身心释放的轻松感、被爱包容的安全感真的是原汁原味、感人肺腑,而妈妈对我的爱更是掏心吐哺,没打任何折扣……

  曾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母爱是一条长长的路,无论你走到哪里,它都伴你延伸,顺畅。那悠悠的牵挂,那谆谆的叮咛,为你指点迷津,护你一路远行”。

  人到中年,能吃一碗妈妈做的手擀面,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