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清明,不许回家


秦素娟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2日  来源:

  说好了清明假期不回去的。然而,我终究还是踏上归途,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与父母有了短短的团聚。

  对于离家在外的游子来说,在小长假的诸多筹划中,排在第一位的应还是回家。人生就像一场旅行,生活犹如一班列车,家便是每个人人生的始发站,我们在那里获取最初的生命与给养,然后脱下家的外壳,带着理想启程,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然而,即便是一班列车,奔驰在路上久了,总要回到自己的原点与根上去,这无论之于列车车站,还是之于子女父母来说,都是一场只可体味无以言表的温暖与慰藉。所以,一进4月,我便一边踮起脚尖向前巴望着假日,一边不住地转头回望故乡。

  就在清明前两日,我还兴冲冲地盘算着回家的行程,妹妹的一个电话却如一盆凉水,兜头浇灭了我蓬勃生长的回家之念。清明是祭祀的节日,这我知道,但在故乡,这一天不仅要祭祀先祖、慎终追远,更为重要的是供奉考妣、怀念双亲。也就是说,父母在,清明时节,出嫁的女儿是不许回娘家的。

  一走出校门我便离开故乡,成了一只飘摇的风筝,大多数时候,与家的联系只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或一道细细的电波。因离家数百千米之遥,20余年我从未在清明回过家,对故乡的风俗特别是细微之处不甚明了,远亲近邻每有婚丧嫁娶、大事小情,也都是父母和弟妹帮我出面。不曾想,岁月之河湍流不息,不知不觉间,我竟与故乡的风土人情渐行渐远。

  父母在,清明,不许回家。如今,我人生的驿站终于靠近故乡,但一道习俗却把我拦在门外。初闻这句话,心头泛起一阵失落,但转瞬又被无比的庆幸和释然所替代。父母在,父母在啊,还有什么能比这更重要的呢?

  然而,我终究还是踏上了归途。丈夫家里说,清明那天家族大祭,让我们务必回去。而且,同在一个城市求学的侄儿放假,也要同路回家。于是,清明前一天下班后,我们打点行囊,在夜色中出发,要赶在那个日子到来之前,其实也是避开那个日子,送侄儿回家,并看望父母。

  然而,归途却颇不顺利。原以为错过下班高峰,道路会畅通无阻,岂料从华灯初上直到夜色深沉,我们挤在出城的车流中,不断重复着起步停车、起步停车的焦灼,向前看,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红红的尾灯;向后看,是一片汪洋车海。明天就是清明节了,想来,除了踏青出游者的闲情逸致之外,还有很多人是揣着思念或是怀念,蜂拥在回家的路上的吧!

  经过漫长的等待与蜗行,出得城来,驶过田野,四下一片寂静,万物已入梦乡。夜里11时多,我们终于抵达。看到我们,父母毫不忌讳地敞开怀抱,并一再挽留,说天太晚了不安全,让我们住下明日再走。

  以前每次回到父母家中,离去时都是万般不舍,但这一次,我没有留恋,而是毅然掉转车头,再次驶进了深深的夜幕。

  父母在,清明,不许回家。一路上,我一直默念着这句话,并恳挚祝祷天下父母各个安好,一直一直的,那个日子,都不许您的女儿回家,不许她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