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乡村的冬天


孙成凤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4日  来源:

  冬天一到,乡下的日子就慢了。日头失去了往日的勤快,总是在农家千呼万唤的鸡鸣声中姗姗而出,一副惺忪慵懒的模样,憋涨着一张羞红的面颊从山后缓缓升起,连温度都降了许多。外出打工的汉子原计划一直要到春节才回家的,虽然工地上没有了活儿计,可他们不愿回家天天听着女人的唠叨,还想在外多放荡些时日,与工友们饮酒,吹牛,打牌,让轻松放逐在自由自在里。可是这样的生活才过了几天,他们就沉不住气了,开始想念老家的土地、街道,牵挂有些日子没有见面的父母、妻子,还有盼着他们从城里捎回稀罕物的孩子们。于是,他们心里火烧火燎地扛起铺盖,把满是灰土的衣服掖进不知盛过什么物品的袋子里,头发胡须都迭不得收拾,就匆匆挤上了回乡的火车。其实,乡下的庄稼该收的已经收了,该种的已经种了,回到家也是闲着。于是,在刚刚回家的亲热过后,他们成为村里最懒散的人,每天要睡到太阳升到几杆子高了才起床,把早饭吃到晌午,把午饭吃到傍晚,用半杯高粱酒和三顿饭打发掉冬天漫长的时光。

  女人们依旧忙碌。男人在家,她们过日子的劲头更足了。她们不稀罕男人干什么活,只要在家就行。她们心里想着:“男人们在外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工,身边没有个知疼知热的人,热一口凉一口的在工地上吃了那么长时间的大锅饭,缺盐少油的,在家该歇歇了。”她们放纵着男人们,尽着男人们耍懒,把一顿饭凉了又热,热了又凉,直到看见男人吃饱喝足了才满意地离去,然后又把发生在男人身上的那点芝麻小事当成天大的秘密,迫不及待地给左邻右舍的嫂子婶子们分享,叽叽咕咕地说一阵笑一阵,仿佛得了一个值钱的宝贝。除了做吃做喝,她们便把闲暇用在做手工上。一年到头忙得脚不连地,钱都让男人们去挣了,现在该自己挣钱了。钩手套,缝玩具,绣十字绣,编中国结,每个人都接了成袋成捆的手工,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晚上要干到大半夜才收工。一个人在家里寂寞,就搬到邻居家去做。邻居家挤不开了,就把一个多年没人住的老院打扫了,半个村子的女人们都挤了过去,说说笑笑中,她们做好了一件又一件活儿计,不久,方圆几十里或更远的地方,她们的手工就成了抢手货。

  冬季,村子里还是习惯性地要唱几出大戏。庄户剧团的水平一年比一年高了,拉魂腔、山东快书总是说得有板有眼,都快赶上电视上明星的水平了。其实,这几年从乡下走出的明星不少,每年都有几位出现在县里市里电视上,有的还上了省台央视。他们那咿咿呀呀的拉魂腔后音拖得很长,穿透了乡村冬季滞重的空气,在树梢上打转。那钢板敲打出的叮叮当当的山东快书节奏,让徘徊在房顶的喜鹊起起落落,豪放的嗓音一直传送到天空上去,在村子上顶萦绕不绝。

  过去,农闲时乡下人到城里看热闹开眼界,现在城里人拖家带小到乡下来了。他们住在挂满大红宫灯的农家乐院子里,到河里滑冰,到田野里追野兔,到池塘里破冰钓鱼。他们把从农家买来的小麦、高粱、小米,放在石碾上碾成熬制稀饭的面粉,像收藏珍宝一样装在一个个袋子里,准备回家送给亲朋好友。他们围观农户杀羊宰鸡,帮着抱柴烧火,吃着烟熏火燎的地锅羊、柴火鸡。晚上,村里小广场上燃起篝火,城里人与乡下人共同跳起广场舞,把一曲《小苹果》跳得有滋有味,把一曲《冬天里的一把火》跳得七零八落。一盘历经百年沧桑的老碾在闪烁的篝火中惊奇地看着这些服装奇异的城里人与再也不是灰头土脸的乡下人,在火星飞舞的篝火与欢快的音乐声中那冰冷的碾盘也温暖了许多……

  冬天的第一场雪降临了乡村。开始是星星点点的冰霰,继而飘起雪花,纷纷扬扬,房子、路面、街道很快就成了一片洁白,远山近岭都在银装素裹里了。家家户户在茫茫大雪中飘出浓郁的肉香酒香。这时,女人们也会情不自禁地饮上一小杯,在摇摇晃晃中一边里外地忙碌,一边与男人开着平时不好意思开的玩笑,她们陶醉在少有的温馨里。突然,谁家的孩子在远处燃放了一支爆竹,接着近处又有人放了一个,于是,几处的爆竹声连成了一片。尽管才入冬不久,可人们却感觉春天快要到了,春仿佛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