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行走的大川


徐梦雅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4日  来源:

  河之大者,奔而入海,谓之川也。川之浊者,浩而不竭,谓之黄河也。大河汤汤,岁月滔滔。黄河这条大川,穿针引线串联起沉积了五千年的厚重历史,行走于历朝历代华夏血脉的家国情怀、儿女情长间。

  大川行走如其源,斜晖脉脉水悠悠。

  早在苍凉的蒹葭飞舞时,黄河之水便叙写却又阻隔着人的情感。秋露霜花中的男子,沿着河岸徘徊吟唱着自己的忧思。溯洄,溯游,白露未晞,寻觅心中的佳人。河水弥漫,木摇叶落,芦苇青苍,白露熠熠,风姿摇曳的伊人却不知究竟何在。

  黄河之源,微波涟涟,温润柔软,见证了多少古人羞涩而不肯言明的爱情。

  大川行走如其流,万里写入胸怀间。

  李白的盛唐,在口中,在酒中,在诗句中,却独独不在他理想的功业中。“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他有像苻坚一样执着而决绝的心志,却又坚守着内心的一片净土。当理想与现实强烈碰撞时,他还是头也不回地选择了到山林醉乡中去寻求理想和自由,在酒樽与酣梦中触摸着政治理想中的铁马冰河。“将军发白马,旌节度黄河。箫鼓聒川岳,沧溟涌涛波。”

  黄河之流,涤荡万物,席卷一切,有着大气魄、大力量,那是赤子对封建腐朽愤怒反抗的化身,是支撑不世之才的那一根叛逆的傲骨。

  大川行走如其尾,奔流到海不复回。

  黄水滔滔,穿山越岭,千里奔袭,直至渤海之滨,终归于平静。大川行走至此,早已见证了沧海桑田,也早已看惯了悲喜欢忧,但心中“一路向东”的信念却依然岿然屹立。在这里,看惯了大风大浪的渔夫站在艄头,把夕阳和生计一起收在网里。在这里,见多了伏汛凌汛的“守河人”站在坝顶,把柳石枕和青春一起抛进水中。

  黄河之尾,汩汩流淌,沉默而倔强,一如那里的人们,勤恳而坚守,一次选择就是一生追逐。

  大川慢慢行走,走出了历久弥新的历史底色,走出了层层挥洒的人文重彩。它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横亘于每一个赤子的心头,赤裸裸奔涌于每一位游子的梦里。

  大川行走,一路东进,势不可遏,永世不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