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顶着太阳的玉米


秦延安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4日  来源:

  盛夏,从乡村走过,田野里一片葱郁。

  吃过雷雨盛宴的玉米长得黑油油,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精神抖擞。在那喜人的玉米间,隐藏着牛筋草、三棱草,还有扒地龙、节节草,东一棵、西一株,生长得比玉米还旺盛。特别是扒地龙,就像乌贼样长着一个个长腿,五六天工夫便长得如盆大。这些庄稼地里的毛贼,时不时地去偷吃玉米的营养,挤占它的地盘。

  看着这些田地里的强盗,母亲就气不打一处来,感觉再不抓紧时间锄地,就会荒了田误了玉米。她长满老茧的双手一前一后地握着锄把,随着臂膀有力的拉拽,锋利的锄刃闷在黄土里“咯嘣咯嘣”地割断了草根,间开了密集的幼苗,新鲜的黄土一股一股被翻起来。麦茬还没有腐朽,田垅也不平整,雷雨淋过的田地如结痂般坚硬。作为一个种了大半辈子田地的农民,锄头在母亲的手里如铲子般被使唤得异常熟稔。左一下,玉米根前的节节草被勾起;右一下,玉米旁的牛筋草被连根撸起;深一下,麦茬被挖起;浅一下,杂草的根被翻晒在太阳下;前一锄,后一锄,麦茬与泥土里打着滚抱住玉米根,如守卫城池般把玉米守护得严严实实,即使风再大,雨再狂也不怕。

  随着母亲的锄头走过,田地里氤氲着湿气,这种湿气攀爬在人身上如虫子般痒痒,似蒸笼般逼仄,即使人不动汗水也直往外冒,但母亲却没有一点怨气,仿佛这些庄稼就是她的孩子,让她充满了万般耐心。看似大不咧咧的锄头却充满了万般小心,唯恐伤了哪棵玉米。在母亲的眼里,那似乎已经不是一棵玉米,而是一个生命。对待生命,自然要有尊重、珍爱之心。

  记的那些年的三伏天,当啁啾的鸟鸣摇醒了睡梦中的村庄时,母亲就赶着我们下地。虽然我们颇有微词,极不情愿,但还是跟着母亲一起去锄玉米。七八亩的田地里,母亲一马当先如拓疆的勇士,一路前行。而我和弟弟总是磨磨唧唧,将田地如挖土壕似的弄得高低不平。母亲一把锄头兼顾着5行玉米,而我和弟弟一人锄着两行都赶不上母亲。锄过的地有时野草还在,被母亲发现后不得不再锄一遍。一生勤劳的母亲,做什么事都不愿意拉在人后边,她是村子里每天下地劳动最早的人。不到10点,烈烈的阳光就把田地烙得如热锅在升温,我们身上出的汗也都流成了小溪沟。看着我们萎靡不振的样,母亲说:“你们先回吧,我再锄一会。” 我们得令,起死回生般高兴。对于母亲的辛劳和舐犊情深,当时的我并没有一点感激,只想着自己早点回家享清凉。

  正午的太阳如长了刺晒得人身上针扎般的疼,我不知道头顶毛巾的母亲在田地里锄玉米是何种感受。每一次从田地里回来,母亲衣服如水洗般贴在身上,将一铁壶水喝得精光。母亲的汗水滋润着玉米,也浇灌着我们的心田。每一年,母亲种的玉米都长得分外茁壮,颗粒饱满,引得乡邻们一片夸赞。而我们兄弟姊妹不管是学习还是做事,都勤奋懂事,力争走在别人的前面,不给母亲丢脸。

  多年之后,我进了政府单位工作,但每年的三伏天我都要回乡下,跟着母亲去锄玉米,虽然玉米田如母亲远去的孩子,所剩的已少得可怜。母亲为田地操劳得已直不起腰,但看着顶着太阳欢实生长的玉米,她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犹如看到她的孩子们也长成了一棵棵顶着太阳自尊自强的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