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心织笔耕留馨香


鲁珉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2日  来源:

  文房四宝,唯有笔是灵动有魂的。

  “下笔应如神”,说明笔是有灵性的。龙飞凤舞,也是笔魂在萦绕飘逸。

  喜欢研墨后,挥毫的感觉。落笔处,把所有的情感倾注,或刚劲有力,或飘逸轻盈,写照着运笔人的百态性情。于是便有书法字法,本寸笔,成于墨。

  笔墨相依,唯有中国风的毛笔,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笔。这样的笔,才配得上笔魂,才会散发出特有的笔香。

  欧洲中世纪,用羽毛笔,在羊皮纸上书写。那种笔写出来的字,显得生硬,缺少轻重缓急的万般变化。与毛笔相比,少了灵动,也就少了笔魂。

  用笔,必有制笔人。隋唐时的毛笔,笔头短而硬,以安徽宣城的笔风行天下。相传宣州陈氏之笔,用料讲究,制法特别,寓匠心之魂于笔中,极受当时书法家所喜爱。书圣王羲之曾亲手写过《求笔帖》向陈氏之祖求笔,唐代著名书法家柳公权也数次向陈氏求笔。

  唐初时的笔,以兔毫为主,笔锋短,刚硬,或许少魂,故蓄墨少而易干枯。唐中后期,就有锋长精柔的笔出世。长锋笔的出现,受到众多书法家和用笔人的追捧,带来纵横洒脱的新书风。

  宋笔趋向软熟,虚锋,散毫。书法家苏轼曾称当时无心散毫笔,“惟诸葛高能之,他人学者皆得其形似而无其法,反不如常笔,如入学杜甫诗,得其粗俗而已”。笔之魂跃然于纸上字里。

  清人阮葵生在《茶余客话》中写道:“都城耆老,善制笔。管用竹杆,毫用鼬鼠,精锐宜书。吴兴赵子昂、淇上王仲谋、上党宋齐彦皆与之善。尚方有所需,非进中笔不用,进中每月执笔入宫,必蒙赐酒食。”足以见得,笔之功用,早已超出单纯书写的意义,演绎成文人骚客的灵魂写真。

  唐时的李商隐,曾写下“徒令上将挥神笔,终见降王走传车。”柔弱的笔,也可以号令千军,决胜于千里之外。

  宋时词人吴文英,曾写下“紫燕雏飞帘额静,金鳞影转池心阔。有花香、竹色赋闲情,供吟笔。”抬头见雏燕学飞,低头视池鱼嬉水,满园花香,翠竹倩影,欣然命笔写下了这首《满江红》,笔韵飘散。

  与笔相关的成语,更是甚多。最著名当是“妙笔生花”。到底是诗仙,连梦中都在游历海上仙山,还有那支巨大毛笔耸出云海。李白云游到黄山,见黄山有一巨石高耸,犹如梦中仙笔,不觉失声大叫:“以前我梦中所见的生花巨笔,原来就在这里。”

  唐时的冯贽,在《云仙杂记》中记叙,“王勃所至,请讬为文,金帛丰积,人谓心织笔耕。”可见,以笔为生,自古有之。犹如现代作家作者,以字示人,也乐在其中。

  只是现在,毛笔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便捷书写工具。就连钢笔,也不被人们所赏识。虽然有硬笔书法独树一帜,却没有了柔软毛笔字的神韵,弄丢了字的魂魄。

  可不论怎样,总是酷爱毛笔的神韵,虽历经沧桑,其魂始终没有消失过。手握一支毛笔,书写世间人物事,留下一幅幅散发墨香的瑰丽画卷。

  一支笔,散发着中国文化的馨香,依附着中华文化的魂,传承着源远流长的文化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