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慢”时光


宋 涛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7日  来源:

  周末是侄女的弥月宴,大哥响应国家政策,44岁的时候终于得偿所愿生了一个女儿。难得有一次大家庭聚会的机会,好久不见的亲戚们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参加这次喜宴,大家聚在一起谈论着孩子和生活。情景恍如昨日,很久没有这样热闹的气氛了,我们都从大人眼中的小孩子,转眼成家立业,已为人父母。

  大伯家的姐姐带着她的儿媳也来了,虽然我也参加了外甥的结婚喜宴,但是见到了外甥媳妇却还是不敢认。更别说孩子们能相互认识了,看着眼前叽叽喳喳的小朋友们,感叹我们小时候跟着姐姐哥哥们在一起玩耍的时光,依然那么清晰。

  我家是个大家庭,叔伯兄妹有15人,小时候大家几乎天天在一起,主要的活动空间在半径2000米内,因为叔伯们的家就在这个范围内,我大概10岁后才去过别的村子。那时候,大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土地上耕种,没有人去外面打工。左邻右舍谁家做点好吃的都会分一点给各家尝一尝,大家经常在胡同里端着饭碗边吃边说着家长里短,很是热闹。家里的大门几乎是不上锁的,要去串个门只要在门口喊两声,没人答应就知道没有在家,谁家要出远门走个亲戚,也会留一把钥匙放在邻居家。

  那时的我们每天除了上学就是在这方圆2000米的圈子里玩耍,爷爷家前面的树林是小孩子的天堂,捉蝉,捏泥巴,掏鸟窝,下河游泳……我们从早上疯到晚上,家长打着手电,一个个喊回家睡觉,今天吵了架明天就和好,说得最多的大概就是 “你带我玩不”、“我带你玩”,没有什么补习班、兴趣班,自由快乐是童年的旋律。

  最高兴的还是过年,印象中只要过年就会下雪,而现在过年下雪倒成了一种意外。那时没有冰箱,各家会把买来的鱼、鸡等放在院子里用雪埋起来,屋檐下的冰琉璃会挂得很长,摘下来就成了我们口中的冰棍儿。每年从“腊八”就进入了年的节奏,村里会搭台唱戏,大伯是戏班子里的角,因为演了一个坏人,还被二姐关在了门外,不让吃饭……

  年夜饭时,全家人都聚在爷爷奶奶家,屋子里摆满桌子,叔伯们陪着爷爷喝酒,家中的女人们会忙着择菜,剁饺子馅,包水饺。年龄稍大一点的哥哥姐姐们打牌,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在屋子里打闹,奶奶在一旁慈祥地望着我们,炉子里的火把炉膛烧得通红……时光悠然成了一幅画面,是黑白泛黄的照片,里面还有温暖的阳光,满满年的味道。

  现在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年了,虽然我们还会在一起吃饭,但是那个其乐融融的大家没有了,因为爷爷奶奶走了,缺少了根,没有了魂。随着我们上大学,工作,结婚,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大家庭聚在一起成为一种奢望。每个人就像小鸟儿一样,学会飞翔后,离开了养育我们的家,有了自己的一片天空,却再也飞不回当年的旧时光。

  成长意味着收获也意味着失去,现在网聊、“微信”充斥着我们的生活,飞机、高铁、汽车方便了我们的交通,生活在快速改变着。一同玩耍的儿时伙伴很少在家了,有的常年在外打工,甚至过年也不再回家。奔波的快节奏,常常让人心跳加速,有时感觉生活变得僵硬而呆板,亲情逐渐成了冷色调,没有了年少时阳光洒在身上的惬意和温暖。

  真想慢下来思考、回味,可能有人会说爱回忆就意味着心态老了,其实我想说回忆过去也可以让我们回归本真,寻找初心。走得太快,会忽略许多路上的风景,慢慢地体会亲情,慢慢地品尝生活的滋味,你会发现有暖流在心中,让人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