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鲁迅笔下的覆盆子


孙 勇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0日  来源:

  蝴蝶岛上有个“百果园”,那里有我熟悉的苹果、梨、桃子、柿子,还有我不熟悉的黑红薯、黑玉米,这其中就有树莓。

  文友说树莓原是一种野生果树,在我国大部分地区广泛分布却鲜为人知,更少有人了解经常食用树莓果子有抗衰老、抗癌、滋阴壮阳等多种作用。由于树莓非常适应寒带、暖温带地区气候,人工栽植最早是从欧美一些国家开始的,蝴蝶岛上这片树莓就是从美国引进的。

  这种像蔷薇一样爬行在用铁丝固定的混凝土棚架上的树莓枝条,稠密而又麻乱。我穿行在这片紫红色的叶子中间,像寻宝一样认真细心地搜寻着每一棵树莓枝条。我发现树莓的枝条上还长有芒刺,这些芒刺,排列得极不规则,有的大而稀疏,有的小而稠密,掌形的叶片周围是锯齿形的。难道说最初的野外生存进化为人工栽植,树莓还保持着抵御外来物种侵袭的警惕性,而不肯收起“刀枪”?终于,我发现了一枚树莓果子,这枚果子就在枝蔓的深处红彤彤地悬挂着,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树莓的芒刺如防御的哨兵手握钢枪。当我拨开荆棘,把树莓果子摘到手里时,才发现果子已经破裂,红色的汁液如血般染红手指。我并没有使多大的劲啊,你怎么会这样脆弱呢!这枚如桑葚大小似草莓外形的树莓果子,就像将众多红色小水晶体粘在一起的金字塔形的宝石,诱惑凡心,让人爱怜。我的好奇心已经被它的营养价值大开胃口,竟想都没想是否有细菌就放入口中咀嚼起来,没想到树莓果子骨多肉少,不适合大快朵颐,一枚下肚,除了有点酸有点甜外竟没有品出新鲜滋味。我问文友,这么金贵的果子怎么不见有人管理?文友说,其实这时正是树莓果子丰产丰收的季节,只是蝴蝶岛的管理者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来岛上休闲观光,拉动食宿休闲业,这个百果园和其他生态园区一样都是开放型的,游客众多,天天采摘,树莓果子也就“一枚难求”了。我很好奇,刚才那一片树莓叶子是紫红色的,而眼前这一片树莓叶子却是绿色的。文友说,树莓有多个品种,果子也分黑红黄,树莓的别名叫木莓、马林果、覆盆子……我的情绪立刻激动起来,是鲁迅笔下的覆盆子吗?文友的回答是肯定的。恰在此时,树莓深处一女文友唤我名字,我回过头来向树莓深处眺望,她正在向我招手,刚刚采摘的树莓果子从我的手中惊落,因为当时我不但想到了鲁迅“百草园”中的覆盆子,还想到了百草园墙头夜半时分的美女蛇……

  树莓适应性很强,具有耐旱、耐寒、耐土壤瘠薄等特点,适宜在我国广大地区栽培。俄罗斯称树莓为红莓花,这一下子就打开了我的音乐仓库,俄罗斯那首众所周知的民歌就缓缓地从我的脑海里流淌出来,随着《红莓花儿开》的韵律,我情不自禁地朗诵起了鲁迅的文字:“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