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稀饭公主


刘潇潇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7日  来源:

  朵妈大早发来朵的美照,害我失了半晌的神。

  每个女孩子幼时都会有公主梦吧,像朵这样美成花间精灵的小公主更是不能例外。努力回想自己,有两年时间,我在姨妈姨父身边长大,就是朵这般年纪。

  妈妈去外地念书,姨妈姨父怕爸爸一人带孩子委屈了我,便接到他们身边,视若己出,呵护有加。哥哥姐姐年岁长我许多,全家人都把我捧在手心里。

  早餐时,只有我跟姨父的碗里是牛奶,旁人都是甜稀饭。我厌极了牛奶,馋极了稀饭,每每都趁大人端饭的空当儿,偷喝别人的稀饭,可又不好就着一碗猛喝,就把每一碗都挨个吸溜一口。

  姨妈手巧,我的衣服都是她做的,在幼儿园里一天我要换上两身。每日,姨妈都会用葡萄糖水给我蒸米饭,回家的路上遇到卖豆腐脑的,必买一碗给我吃。夏天下暴雨,水深及膝,我坐在自行车后的小座椅上逍遥自在,前面自有姨妈或姨父山一般的脊梁为我遮风避雨。大哥极疼我,他那时在部队,休假回来一定带我到公园看猴子,一天不漏。那会儿爱吃香蕉,家里人为我买回好大一盆,床底下一塞,想吃了便自己跑过去扒拉出来。不出一年,我便从当日来时的小黑猴子变成白白胖胖的肉丫头。

  我有一件纯白透明的雨衣,每到雨天穿上都美滋滋的,说自己是白雪公主。

  因我善饮粥。有时一家人的南瓜粥都能被我一人一碗接一碗地喝光,二哥便笑我:“什么白雪公主,分明是稀饭公主”。

  我自小没了姥姥姥爷,他们只活在照片里。姨妈大妈妈七八岁,在我心里姨妈姨父早已填充了姥姥姥爷的位置。

  如今他们都老了。年前,姨父一度住进了ICU,爸妈每日早饭后便去医院守着,陪病房外枯坐的姨妈,也陪病房里昏睡的姨父。

  那些日子,心里痛得不能自已,捂着脸任泪顺着指缝淌下来,远远地哭完擦干了泪,再到姨妈面前。晚上回到家,关了灯坐在暗夜里,又是一脸的泪。

  我想回到那时,做他们的小小稀饭公主,我想这日子长长久久。可我知道,这岂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