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海棠好媚


许冬林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0日  来源:

  春分之前,春雨霏霏,春风微冷。跟一帮友人去铜陵的西湖湿地,彼时,在湖边走,路边遇见海棠。

  看,那是海棠!我眼前一亮,如旧时文人踏青,乡间遇见艳艳美人。

  大家都驻了足,静静去看。海棠花蕾圆嘟嘟的,婴儿肥,半垂着,将开未开,是犹抱琵琶的娇艳。

  春天开的花里,桃花艳而俗,梨花有仙气,海棠是新娘子,又艳又娇,垂手如明玉,亵渎不得。它妩媚妖娆,又难得有静气。

  春暮天,最浪漫的事情,大约是出游时遇到一棵海棠树。海棠花纷纷扬扬,在风里,在半空里。人独坐花下,花落满衣襟,可是却不生哀感,只觉得美好。海棠花里似乎有一种暖暖融融的情意,可以盖过落花的忧伤凋零的哀戚。

  在内心,我无数次谋划过这样的一次艳遇:在山中,在淡月笼罩的春夜,我路过一树盛开的海棠。海棠花开在月色里,烂漫又静寂,仿佛闺中人倚门思远,那远人不久就会归来。我遇到那树海棠,我就不走了,我要借住在海棠树下的那户农家里,夜里开窗入睡,床头看月色如将落的海棠,朝起看海棠落满小桥流水。

  春日出游,可以错过千山万水,却不能错过一树开花的海棠。烟雨蒙蒙的三月天,江南是又湿又暗的水墨画,可是,海棠一开,江南就明亮了,就娇媚了,就成了女儿家的江南。客居江南的游子,可以未老不还乡,因为还乡须断肠啊。

  海棠妩媚而明艳,它不会是林黛玉那样清冷有仙气的女子,也不会是薛宝钗那样富贵雍容的女子。它可能是《红楼梦》里的薛宝琴那样的姑娘,美艳里没有杂质,没有妖气,没有尘俗气,是纯真的美艳,是雨后朝日里的海棠。

  如果一个男人的心像只月亮船,船两头坐着两个不一样的姑娘:一个红装,一个素裹;一个是朱砂痣,一个是白月光。那么,那个成为朱砂痣的,一定是有着海棠一般的娇艳吧。

  张爱玲说平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

  就觉得张爱玲的这“三恨”有些苛刻了。海棠无香也很好,因为海棠太娇媚了,颜色和形态已经美得叫人沉溺,若是再有花香来缠人,那真是让爱它的人爱得万劫不复。这样的爱,太累,没有节制和清醒,没有退路。这样的爱,一念起,就到了绝处。

  所以,海棠无香真好,像是一处留白,可以让人舒口气。

  苏轼有一首《海棠》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苏轼爱海棠真是痴绝,在春夜深深处,剪烛在窗边,不为话春雨友情,不为读书临帖,却是为了一盆盛开的海棠花。唐玄宗曾有一次登沉香亭,召杨贵妃,可是贵妃醉酒还未醒,被人扶来见皇上,姿态慵懒可爱。唐玄宗爱怜不已,笑道:“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

  苏轼和唐玄宗,都是懂得怜香惜玉的人。苏轼眼里,最娇艳的花儿,完全可以当成美人来郑重待之,燃一支高烛,与花对坐对望,隐隐约约的花香里都是美人情意。唐玄宗眼里,美人娇媚如春花,只愿花开年年总不败,哪里舍得责罚,虽然贵妃醉酒,见了皇上已不会下拜行礼。

  从前,我养了一盆贴梗海棠,春天开花,果然是夜色下花朵最美。花盆坐在阳台外,夜色越黑,那花越显得红艳,仿佛《诗经》年代天黑才入门的新娘子。

  有一种美,便是海棠吧,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只爱你这一种。

  海棠,海棠,当我轻轻呢喃时,只觉得有一个艳丽娇俏的女子,站在春日的城墙上,她裙袂飞扬,可远观,可静赏。

  海棠,海棠,她走过小桥和柳堤,环佩叮当,那轻灵的玉器相碰的声音,在风里,清远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