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湟水的春天


马晨明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8日  来源:

  阳历四月,湟水的四周就开始花事繁茂了。在残雪消融不久,各色花儿最先点亮那一树树报春的灯笼,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田间地头,杏花、梨花、桃花、海棠,丁香、刺梅、牡丹,或淡妆,或浓抹,或整齐,或零散地抢占着高坡、庭院,花儿们姹紫嫣红的身姿,涂染着季节,弥漫了春天。

  这个季节,湟水早晚的寒风依然料峭,盛开的花朵总是孤单,田野里还看不到层林染遍的绿。但是,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古诗却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实实在在地被验证着。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春分前后,湟水农家及其他们重视的寒社节就要来到了。寒社这一古老习俗在青海的湟水流域被完好地保留下来,原因大概是湟水人的先祖迁居至此,高远荒凉的新垦地,需要祖上的荫庇和教导。于是,千古遗风便留在孝子贤孙长久的怀念里,保持在始终不渝的操守中。选择一个天清气朗的上午,人们携带贡品,上坟祭祖。此时,梨花盛开,恰逢其时,惠风和畅,洁白似雪,似乎蕴含着孝道思源和深情寄托,仙材卓荦、天姿灵秀,恰好演绎着湟水人遥望故土的历史传奇。

  湟水的梨花坚贞。2000余年的栽培史见证着梨花的高洁,开启着大地上一轮轮春天的幕布。同样,梨树是湟水的子孙,传统的栽培技术,在这里留下梨花系列中的变种,演化成亘古不变的色调。虽无大名,但却朴实。纯情守候,抖落料峭,先开为快,梨花的奋勇,如同新年里湟水人家祈求丰收的秧歌,一色着装,几种姿态,成群结队,你追我赶,让人感到浓郁醉人的乡土气息。

  湟水的杏花坦诚。作为湟水春天的使者,杏花是湟水岸边最常见的美色,常常看得见历经上百年的大杏树,耐寒且耐旱的品质,体现出无意争春的朴实形象。杏花白里透着少许的粉,花儿的边缘带着一圈红晕,轻叠数重,淡着胭脂,湟水农家庭院中多有种植,春日里红云朵朵,壮观动人。十天半月后,随着花瓣的伸开,色彩渐渐转为淡淡的红,在一个起风的夜里,花儿悄悄地落到地上,形成落英缤纷的绝美景象,此时,地上一片雪白。杨万里曰:“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杏花的怒放是自然而然的,没有过分的修饰,杏花的娇艳是占尽春风的坦诚,直到尽情欢娱够了,就化作流芳的喜讯,消失在人间,回归到枝头。看到杏花,“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的慨叹就会自然地发出。

  湟水的碧桃火热。碧桃属于蔷薇科,是桃树的变种,这花儿喜欢高原的阳光,耐寒,因此成为湟水春季里最佳的观赏花种。踏着春天的脚步,高原上原有的柳树、青杨、马尾松慢慢苏醒过来,焕发出嫩绿的色彩,在绿树间,白色的、粉色的、红色的、紫色的碧桃用自己的慷慨为春天增添新的色彩,用美妙的身姿加快了湟水春天的步伐。碧桃的花期相对较长,在湟水两岸的小区、公园、街道随处可见,一簇簇,一片片,绽放出茂密繁盛的花朵,把妖娆和鲜嫩带给世界。它的明亮和俊美,让沉默的湟水生辉,使春光灿若明霞。

  湟水的海棠赤诚。它在湟水的春季里不贱不俗,最显贵气,海棠草本和木本兼有,花朵潇洒大气,小而密实,一旦盛开,就以一种超凡脱俗的身姿傲视群雄。诗云:“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成。”海棠以大片的花朵,成就大自然舒展的视角。海棠也是耐寒植物,有人说它娇贵,其实,在湟水谷地,海棠把自己内柔外刚的性格展示得淋漓尽致,其不惧贫瘠和苦难的个性,令人感叹。不管是阳光灿烂的午后,还是阴霾清冷的早晨,海棠温和、快乐、热烈的表情让人眼前一亮,“平生不惜春光力,几度开来斗晚风”,它义无反顾地怒放,刹那间便能鼓舞起人们新的希望。

  湟水的丁香豪放。丁香是西宁的市花。这里的小区、公园以丁香命名,湟水一带的丁香,白丁香和紫丁香较多。丁香耐寒,也具有较强的抗旱力,苦恋土地,热烈坚毅,唯独不肯在低洼阴冷的地方发芽,因此,它拥有了“天国之花”的美誉。它安静,美丽,清幽,毫不做作。无论是谁,也无论看见与否,只要轻轻一吸,都会觉得空气好香、山川好香、田野好香、庭院好香,这是丁香邀约泥土合成的香味。在村头,香气荡漾;在街巷,香气扑鼻;进农屋,香气还在萦绕。河湟大地春天里最寻常的香气荡漾在百姓黧黑的面庞上,回荡在人们每日的餐桌上。这种高原上最平凡的香气,滋养了人们的生命,成就了高原春天的美丽,人们注定离不开湟水岸边那一个个美丽的家园,因为他们太珍爱这种迷人的香气了。丁香的美丽极大地拓展了湟水春天的宽度,它的芬芳加深了湟水春天的质感,丁香的性格里,既有展示自身魅力的火辣,又有赞美春天、引领四季的热情。

  春花灿烂的时节,湟水大地上的男男女女迫不及待地洗去冬日的灰尘,换上薄衣,欢笑着一头扎进万般妩媚的春光里。阳光把花朵映照得更加光鲜了,人们用各种方言,南腔北调地大声招呼,相互拍照,温暖着湟水,温暖着山川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