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诗文欣赏>散文>近现代


黄河之门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责任编辑:徐倩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热情地吟咏、礼赞黄河。然而,人们对于“黄河之门”(入海口)却很陌生。它的奇异景色值得欣赏,它的历史变迁值得追寻,尤其是征服“泥龙”的壮举,更使人赞叹不已。如果你有机会去那里观光,将发现那里的情况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黄河之门”之所以知者甚少,原因之一是黄河决口改道频繁,再则,黄河含沙量为世界诸大河之冠,它不断地填海造陆,昨日入海口,今天已成陆地,真可谓沧海桑田。

“黄河之门”在哪里?

  自1855年(清咸丰五年),黄河在河南兰阳(今兰考北)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入海以来,它基本上在山东半岛北部行水。1949年后,才把入海口控制在垦利县。今天漫游“黄河之门”,当从垦利县出发,在渡口坐船径达黄河河口。

  垦利县是1949年设立的。七十多年前,这里还是汪洋大海,现在离海已有一百多里了。

  这里还保持黄河下游“悬河”的风貌,河床高出县城地面。站在河堤看北岸,是一望无际的近代黄河三角洲草原。南岸绿洲上是钻塔和油井林立的胜利油田;渡口两边停满了待渡的汽车、拖拉机、马车和行人,马达轰鸣,人声喧腾。在这茫茫的草原上,见到如此繁忙的景象,实在意外。

征服“泥龙”的壮举

  垦利县附近的麻湾,是河口地区有名的“窄胡同”。从19世纪中叶到1949年河口地区的32次决口,一半以上发生在这一带。

  乘船进入“窄胡同”,水流明显地湍急起来,浊浪翻滚,涛声大作,船身颠簸,令人提心吊胆。可是一个转弯,一座凌空飞架的钢筋水泥大闸,闪进眼帘。这是去年落成的河口地区最大的分洪分凌闸,从水面起有十层楼高。我们在此舍舟登岸,爬上闸首观望,河床果然狭隘,几里水路竟有两度转弯。闸后是展宽六里的新河道。据说,在旧社会时洪水一来,冲过堤坝便成大灾;冬日的冰凌,也会溢流为祟。而现在,如果洪水超过危险水位,只要闸门一启,汹涌水流进入新河道就马上平静下来。这样,百害区便变作无害区,“窄胡同”就成了“大马路”。

  下行50多里,到了名闻中外的建林。建林是1976年腰斩黄河、人工改道的地方。就在这里,完成了驯服“泥龙”的壮举。

  原来,黄河本是从此北流借钓口河入海的。由于泥沙淤积,在1975年连续出现了12次洪峰,险象丛生。治黄专家们决心制伏这条“泥龙”,替它另择入海口。经过空中和陆上实地勘测,决定让它改向东流,从河床深、两岸高的清水沟河入海。10万民工,抢在汛期之前,挖好人造引河,在新河道两岸筑起百里大堤。当洪水袭来,炸开旧堤,引入新河,使滚滚黄河畅然东流。在黄河入海史上,写下了安全改道的新的一页。

“泥龙”摆尾区奇观

  自建林东下,首先引人注目的是两岸高耸的新大堤,俨然是两道“水上长城”。这便是今日黄河的“摆尾区”。

  摆尾区是黄河历来的奇特景象。由于河水临近大海,受到海潮逆流顶托,流速急剧下降,于是,泥沙大量沉积,逐渐淤塞了河道。随后,决口改道了;再淤塞,再决口改道;如此循环往复,形成了摆尾区。

  摆尾区,实际也就是黄河的填海造陆区。历史上,黄河摆尾区广及冀、鲁、苏、皖四省。据黄河专家证实,千百年来,黄河已在我们祖国的北方海岸营造了大面积的冲积平原,通称“古代黄河三角洲”。据考证,辽阔的华北平原,也是黄河填海造陆的结果。从1855年到现在,黄河又在山东半岛北部造出了拥有6000平方公里、600万亩草原的“近代黄河三角洲”。

  过去,黄河造陆运动,是在自由泛滥中进行的。而今,它是由人工引导、按人们的意愿来填海造陆。去年联合国黄河考察组前来调查,誉此为世界的一大奇迹。

“沧桑”的神话传说

  黄河一年输送的泥沙量达16亿吨。如果把它堆成2米高、1米宽的墙,可绕地球20多圈。试想,如此众多的泥沙,岂能不填沧海而造桑田?可是,当人们还不了解黄河的行水规律,还在不能揭示大自然的奥秘的时代,往往将难以解释的现象归诸于“神”。这方面神话传说较多,姑举二则。

  一是“精卫填海”。《山海经》载:“……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湮东海。”古诗人陶渊明的诗中也写过“精卫衔微木,将以填东海”。这是以神鸟之力来解释黄河造陆现象。

  另一是“禹王神箭”。山东省禹城有座禹王台,相传是禹王和海龙王谈判的地方。大禹导水入海,到达禹城时,龙王带领虾兵蟹将阻挡去路。谈判中,禹王要求让他一箭之地凿为入海口。龙王欣然同意。殊不知禹王的神箭,一下子射出200余里。龙王见禹王神通广大,只得退水至落箭之处。现在的禹城已离海几百里,人们把这片陆地的形成归功于禹王。

“泥龙”的巨大威力

  越过护河长堤便进入河门区。河道豁然开朗,两岸全是淤积的沙洲。沙洲上,芦苇丛生,绿草丰茂。这里有一种叫黄须菜的植物,通红透亮,大片地长在黄沙黄水之间,像是一块块红色的地毯。黄须菜嫩时可吃,籽可榨油,是高蛋白油料作物。据说,黄须菜油可以治疗冠心病、血管硬化等症。

  再下行20多里,水色浑浊,逐渐分成多股,有些变成了漫流。船工不断用竹竿测探深浅,航行困难起来。漫流的水淌着淌着停顿了,用肉眼就可以看出泥沙在沉积。新淤的沙洲,光秃秃地裸露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要看“泥龙”的威力,得在汛期,据说是有声有色,异常壮观。洪水把烂泥湾冲成宽阔的河床,冲进大海几十公里。在蔚蓝色的海面上,碧水黄流,泾渭分明。这粗壮的黄流,犹如蛟龙般地上下翻腾,人们称之为“出河溜”。更壮观的气势,是在涨大潮时,海潮溯源而上,汹涌澎湃;河水倾泻下来,咆哮飞腾,举世闻名的钱塘江潮和它相比,恐也要自叹弗如。

风貌独特的“黄河之门”

  行行复行行,再下行20多里,终于到达了“黄河之门”,也就是黄河入海口了。河门宽六七十里,中间是沙嘴,左右全是烂泥湾。沙嘴,是由大粒砂石和黏土组成的,坚硬异常,被称作“铁板沙”,因船只上去会散架,又叫做“拆船沙”。这里还有一种“拦门沙”,飘忽不定,连船工熟手也往往陷入困境。河门水情变幻莫测,晚间停泊时明明水深几米,而一觉醒来,却河干水涸,船只竟搁浅在沙滩上了。

  黄河入海口还被人称道为鱼虾之乡。在对虾、毛虾产卵和孵化的时候,海水竟变成青红色。据说全国百分之七十海上的毛虾产自这里。原来,河门泥水中有丰富的腐殖质,这是培育虾苗的温床;海鱼也爱在咸淡相接的水域产卵,孵出小鱼以毛虾为香饵;大鱼又以小鱼为佳肴。

  不要以为黄河入海口总是这么粗犷,我们从河口归来,沿河漫步,曾欣赏到它的细腻风光。黄河故道和低洼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平静的湖泊,宛如一捧珍珠散落在这里,湖面似镜,清澈晶莹,清风拂过,微波荡漾。这一带水生植物繁茂,鱼虾成群;来此逗留的水禽,双双对对,只有长腿鹭鸶像绅士那样,独自蹀踱在浅滩。一派诗情画意,使人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

(自《旅游》1981年第5期选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