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诗文欣赏>散文>近现代


泰山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责任编辑:徐倩

  东岳泰山,坐落在山东省中部,津浦铁路东侧。总面积426平方公里。主峰在泰安市城北,海拔1524米,次于华山和恒山,高度居五岳第三位,但它却被历代称为“五岳独尊”、“五岳独宗”,在中国名山中独负盛誉,经久不衰。泰山在中国的政治、文化历史上占有很高的地位。它是国家繁荣昌盛,中华民族大团结的象征。

  泰山的造型北侧舒缓,南侧陡峭,在南侧形成了1300米的落差,给人以拔地通天、直插霄汉的雄伟印象。《诗经》中最长的一篇《鲁颂·閟宫》这样描述泰山:“泰山岩岩,鲁邦所詹。奄有龟蒙,遂荒大东。”古籍还有“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和“流落人间者,泰山一豪芒”等名句,泰山成为高大、庄重的象征;在农村,农民往往把“泰山石敢当”刻石嵌于屋墙中,以镇屋避邪,民间还有“有眼不识泰山”的谚语。泰山在人们的心目中,不仅伟大庄严,而且神威圣大。

  据地质学家测定,泰山岩石形成于距今约25亿年的太古代,经过漫长的升沉变化,在4亿年前再次露出海面,在地质学上的“泰山运动”中,逐渐抬升,至3000万年前形成泰山的形貌。泰山的出现,比最早的人类——猿人出现的时间早2700万年,确实称得上历史悠久。

  泰山地处华北大平原的东侧。它东濒大海,南有汶水和淮水,北有黄河。我国唐以前的政治中心大都在长安、咸阳和洛阳,封建统治者们对繁荣发达的齐鲁腹地泰山一带不能不瞩目。泰山被称为“五岳独宗”,不仅由于它雄踞东方,而东方被认为是万物交替、初春发生之地,而且也有着特殊的政治原因。这就是很多封建帝王曾来泰山封禅,以便借助泰山来巩固自己的统治。

  秦始皇统一全国之后,清楚地看到东方六国的残余势力对他的不利影响,因而东巡“登临泰山,周览东极”,举行封禅活动,加以震慑。所谓“东南有天子气,因东游以厌之”。汉武帝刘彻曾七次从长安到泰山封禅。他既想利用封禅来组织边境战争,祈求胜利和庆祝胜利,又企图实现升天成仙、长生不死的渺茫愿望。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封禅泰山更富于戏剧性。建武三十年,有人向他建议封禅泰山,他坚决拒绝,认为三十年来百姓怨气满腹,如果“告成功于天”,是“欺天”。然而事隔不久,他却一反初衷,匆匆到泰山封禅。因为此时他的年事已高,封禅的目的在于防止发生像刘邦死后产生的“诸吕之变”一类的政权继承问题,以强化刘氏的统治。

  唐高宗李治的封禅受到了皇后武曌的“密赞”。武曌是由太宗的才人经过入道观为女道士的缓冲,转而为高宗的皇后。她意识到,她的这段生活经历对她在攀登皇帝宝座的过程中是不利的,她要求参与封禅,目的就是为了“显号”、“(岂页)名”,扩大影响,为她日后登基做好舆论上的准备。

  在历史上誉毁兼加的唐玄宗李隆基封禅泰山时,正当开元盛世。“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使他踌躇满志,宣称“朕今此行,皆为苍生祈福”。李治、李隆基东封泰山时,波斯(今伊朗)、天竺(今印度)、罽宾(今阿富汗东北一带)、倭国(日本)、新罗(今朝鲜)等许多邻邦的使节参加了陪祭。封禅大典成了民族团结、邻邦友好的盛会。

  北宋长期存在边患。宋真宗赵恒在位时,宫廷中部分大臣安逸成性,十分怯战。年轻的赵恒是这派势力的代表。为了防止辽人南侵,他们不是励精图治,而是想利用辽人的迷信习俗,制造天书、符瑞之说,东封泰山来影响他们。宋真宗封禅泰山之后,辽人确乎偃旗息鼓,平静了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但这不是封禅泰山的威力,而是辽国萧太后死后,国内政治、军事、经济诸方面遇到困难,无力南下的缘故。

  元明两代的帝王虽未亲赴泰山举行封禅大典,但均遣使祭祀过泰山。清圣祖玄烨于康熙二十三年十月“次泰安,登泰山,祀东岳”。宣称泰山山脉起源于辽东,为爱新觉罗氏从东北入主中原寻求依据。高宗弘历(乾隆)前后十一次来泰安,并多次登泰山,创帝王登山历史最高记录。他曾在泰山祈雨,表示对人民生活的关注。

  泰山和历代文人也有着不解之缘。孔子对泰山的感情是十分深厚的。他“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给泰山以极高的评价。他在临终时唱的哀歌中还有“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的句子。西汉的司马相如和司马迁曾为封禅泰山撰史作文。东汉的张衡在研究科学之余写的诗中也有“我所思兮在泰山”的句子。曹魏的杰出诗人曹植自称“我本泰山人”。晋代诗人陆机、南朝的才女谢道韫和山水诗人谢灵运都写过吟咏泰山的篇章。

  唐代诗坛上的两大旗手李白和杜甫,不仅登泰山“矫首望八荒”,而且都留下千古不朽的名作。至于卢照邻写《登封大餔歌》,韩愈取泰山入诗,张籍咏传说中的泰山老人,刘禹锡《送东岳张练师》,李德裕歌颂“苍苍几千载”的泰山石,似乎都愿意把自己的情思、志趣、愿望和泰山联系在一起。

  北宋文学世家、三苏中的苏辙,在任齐州掌书记期间,曾到过泰山西北谷的灵岩寺,作《灵岩寺》诗。接着又从灵岩至泰山下,住了三夜。由于年衰老迈,惮于天门“四十里”,始终没有登山,但他的《岳下》诗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元明清三代的文人登泰山作诗文者,堪称比肩继踵。张养浩、李东阳、李梦阳、边贡、李攀龙、王世贞、施闰章、钱谦益、沈德潜、朱彝尊、袁枚等都侧目泰山,从不同的角度描绘泰山的风光景物。桐城派中的中坚人物姚鼐的两篇出色的游泰山散文——《登泰山记》和《游灵岩记》,堪称写泰山散文中的杰作。大量的佳词丽句、妙作华文,更使泰山给人以巨大的诱惑力。

  封建帝王封禅设祭、文人名士吟哦题咏,为泰山留下了大量的历史文物和古迹。王母池、红门宫、斗母宫、普照寺、回马岭、五松亭、南天门、碧霞寺以及历代有名的石刻等,嵌宝镶玉般地分布在峰壑林泉之间,和龙潭水库、柏洞、中天门、云步桥、望人松、对松山、仙人桥、瞻鲁台、日观峰、月观峰以及后石坞、扇子崖、傲徕峰、黑龙潭、长寿桥、龙潭飞瀑等名胜相映衬,使得这座东方名山,巍峨中寓文秀,雄浑中透纤丽,加上变幻不定的仙云彩雾,丰富的历史故事和传说,使它显得含蓄而神秘。泰山不仅是我国的著名山岳公园之一,而且是一座天然的历史艺术博物馆。

(自《山东风物志》选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