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诗文欣赏>散文>近现代


水泊梁山话当年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责任编辑:徐倩

昔日梁山泊 今日东平湖

  我们由当年刘(伯承)邓(小平)大军横渡黄河的孙口渡口乘船下行不远,在京杭运河同黄河相汇处进入东平湖区。波光粼粼的东平湖,像系在黄河金链上的一颗明珠。同行者告诉我,东平湖即古代梁山水泊,是我国著名古典小说《水浒》故事发生的地方。它的形成和衰竭,都同黄河有关。

  梁山泊,又名梁山泺、张泽泺,古称巨野泽,由于黄河决口泛滥,河水聚集而成。在宋代,已经发展成为汴京(今开封)东边的一个大湖,周围数百里,号称“八百里水泊梁山”。后来,由于黄河泥沙沉积,湖底升高,湖水渐渐干涸,原来为大水环绕的梁山完全耸立在陆地上了。由于历史上它就是个天然蓄水库,所以经过扩建后被正式命名为东平湖水库。昔日的梁山泊,是农民起义英雄们的根据地;今天的东平湖,却为祖国建设贡献力量了。

三阮故里与棘梁山

  由京杭运河入黄处下行不远,几座山峰拔地而起。《水浒》中阮氏三雄的故里,就坐落在这里的山坡下。不由使人想起当年靠山傍水处,疏篱晒网、枯桩系舟的三阮兄弟的惨淡生涯,那“打鱼一世蓼儿洼,不种青苗不种麻”的豪放渔歌仿佛在耳际回响。如今,石碣村已改为石庙村了。但村东尚有三贤殿遗址,据传殿内还有三雄的塑像。全村二百八十户人家,阮姓占三分之一,并自认是三雄后裔。至今还流传着吴用暗访三阮和三阮抗渔捐、杀渔霸、劫富济贫的故事。只是当年那渺茫的大水,已被坦荡的平原所代替,疏篱破船的山村,也变成青石红瓦的新农村了。

  由此南行不远,是当年水浒英雄最早聚义的地方——棘梁山。早年山上荆棘丛生,周围烟波无际。晁盖、吴用等劫了生辰纲之后,就在这里聚义。因为山势险要,只有西南一条小路可以攀登。山坡有一石洞,人称“仙人洞”,传说李逵曾在此把守。山顶高耸的石壁上有大大小小的摩崖造像,俗称千佛崖,多系唐、宋作品。后来,两个山寨合并,晁盖就带领人马离开棘梁山上了梁山。

朱贵酒店与独山

  在梁山之南十余里,有一个原叫“船住堡”的集镇,后简化为“船堡”,清末改为“拳铺”。当年,梁山上的好汉朱贵,就在这儿开设酒店。他接待四方豪杰的景象,恍惚在我眼前重现:取出鹊画弓,搭上响箭,觑着对港芦苇丛里射去,没多时,三五个小喽啰便摇着一只快舟飞驰而来……可如今,水汊芦荡,已被平坦的土地所代替。不过,朱贵酒店的轶事,仍在群众中流传。

  由此向北,有一道横亘东西的土岭,这便是当年的金沙滩,当地人称金线岭。站在这儿翘首北望,梁山全貌,纵观无遗。过金沙滩的第一座山,名独山,也是当年梁山好汉出没之地。听当地人说,1939年,八路军一一五师在罗荣桓率领下,曾在这里一举歼灭日寇精锐部队三十二师团六百余人,缴获全部枪炮辎重,连日本天皇的皇叔长田敏江大队长也在此送命。据说,罗荣桓同志在指挥战斗的紧张时刻,还拿着一本线装《水浒》,对身旁一位参谋风趣地说,你还记得吴用智取生辰纲那一回吗?咱们现在也成了梁山好汉啦!不过今天要劫的不是贪官污吏的生辰纲,而是日本军阀的大野炮。

从黑风口到杏花村

  由当年起义军的后寨、今日的梁山县城向东南攀登便进入梁山群峰之中了。梁山原名良山,主峰叫虎头峰。据说汉文帝之子、景帝之弟梁孝王,挥金如土,广游南北。曾在此游猎,死后也葬于此,良山就改名梁山。

  通往主峰的山坡,完好处尚可通车马,当地人至今还称它“马道”,这是梁山好汉们往返山寨的唯一通衢。马道尽头便是两峰相对的黑风口,此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两侧山谷形似漏斗,西北两面之风,都汇聚到黑风口,向有“无风三尺浪,有风刮掉头”之说。相传黑旋风李逵,就是在这儿把守咽喉重地的。

  提到李逵,自然又想到他经常下山去吃酒的王林酒店。从黑风口沿谷东下,曾有一杏花村,这便是王林酒店的所在地。如今,酒家虽已难寻,杏树依然很多。每逢阳春,杏花盛开,满目银白,远近飘香,被称为“杏林飞霞”,是梁山佳景之一。

梁山山寨遗迹

  越过黑风口,翻过一重山,便到了梁山山寨所在地的虎头峰。远望那残存的石墙,仍觉壁垒森严,仿佛见到手执兵器的将士们威风凛凛地在放哨巡逻。两道石墙,围住山顶十亩方圆的地盘,制高点便是梁山将领们定计议事的“聚义厅(忠义堂)”。历经了八百多年的战乱洗劫,如今只剩下一些砖头瓦砾了。东南边大石上,有一碗口似的凹窝,传说“替天行道”的杏黄旗就插在这儿,人称“旗杆窝”,西侧也有一石砌的长方坑,据传是当年的“蓄水池”。沿山寨巡行,南侧是悬崖陡壁,鸟兽绝迹;北面也只有一门直通黑风口,加上当年在浩浩大水之中,纵有千军万马,对如此险要去处,也无可奈何。水泊中的英雄们,在劫富济贫、除暴安良的斗争中,既创建了这个名扬古今的胜地,也留下了流芳千古的业绩,在农民革命史上,写下了壮丽的一页。

(自《旅游天地》1981年第6期选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