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诗文欣赏>散文>近现代


砥柱赋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责任编辑:徐倩

  人们经常把中流砥柱作为我们中华民族性格的象征,它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据有关资料介绍,中流砥柱是黄河三门峡谷中的一座石岛,为历代文学家、艺术家所热情地讴歌。在我的想像中,这座岛一定十分高大、险峻,岛上奇花异卉丛生,俊鸟珍兽出没,因此才博得这样美好的声誉吧。

  最近,又在一本书上读到了古代诗人周昂写的《题砥柱图》:

鬼门幽险深百篙,人门逼窄两牢。

舟人叫渡口流血,性命咫尺轻鸿毛。

开图顿觉风雷怒,素发飘萧激衰腐。

何来天上石不移,安得此心如砥柱。

  从这首诗中,我仿佛看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图景:汹涌澎湃的黄河似乎是从天而降,一泻千里。一只小舟在惊涛骇浪中颠簸、飘摇。艄公张大着嘴,狂呼着,似乎要用自己洪亮的声音镇住波涛的怒吼。他的喉咙喊破了,嘴里流着鲜血,头发散了,随风飘拂。但是他的两眼充满希望和信心,紧紧地盯着前面的中流砥柱,竭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地向它划去……

  这样的诗情画意,不时地在我的脑海中萦回,多么想到三门峡去看一看这座名驰中外的岛屿啊!

  今年春天,三门峡市文化局的同志邀请我到那里去参加一个创作座谈会,我欣然允诺。登临砥柱岛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创作座谈会结束后,市文化局的老戴同志陪我到三门峡大坝和水电站去参观。

  三门峡大坝离市区22公里。从市区到那里有公路,也有铁路专用线。我们乘坐接送职工上下班的专用列车来到了黄河岸边。在这里,一条黄河隔开了山西与河南两省,河北岸,就是山西省平陆县的三门村。

  横跨晋豫两岸的三门峡大坝,像一座铜墙铁壁似的拦腰截断了桀骜不驯的黄河,使它停止了怒吼、暴跳。现在正是春汛期间,大坝的闸门已经关闭。因此黄河变得像大姑娘似的恬静、安稳。

  我们登上了高达100多米的坝顶。这里,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有远涉重洋的外国朋友,也有来自祖国的游客。他们有的信步漫游,有的凭栏观望,有的抑制不住感情的奔放,哼起了《黄河大合唱》中的曲子。

  我们随着人流向前奔走,也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啊,咆哮!这里没有咆哮的黄河,是的,我想像中那汹涌澎湃的黄河啊,你在哪里呢?我放眼观望:坝前是一泓清澈如镜的湖水,湖面上碧波荡漾,漪光粼粼。坝后是一座现代化的水力发电站。老戴告诉我,电站里有五台巨大的水轮发电机,它们飞快地旋转,纵情地歌唱,利用流水的动力变成强大的电力。面对着这样一片既宁静、又欢腾的景象,我不免发生了怀疑,这难道真是黄河吗?

  “这就是黄河三门峡。”老戴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意,兴致勃勃地向我介绍起来了。“过去,这里也是游览胜地,站在两岸的高山之巅,可以看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雄伟气势,优美的山川风光,瑰丽的峡谷奇景全都饱览无遗……”

  通过老戴的详细介绍,我对三门峡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有了初步的认识。

  原来,古老的黄河从巴颜喀拉山北麓奔腾直下,一泻千里。它把高山冲出河床,在平地堆起山丘。当它流到三门峡谷一带时,遇到了群山的阻挡,但它还是任情地冲击,不断地奔流,终于把坚硬的山岩冲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缺口,形成了一座一座的岛屿。黄河在三门峡谷的进口处,有三座石岛:靠近南岸的一座较大的岛叫“鬼门岛”;河中心一座鱼鳔形的石岛叫“神门岛”;与北岸相连的一座石岛叫“人门岛”。黄河从陡峭的峡谷奔泻下来,穿过三座岛门,形成惊心动魄的三股激流,这就是鬼门河、神门河、入门河。鬼门岛下面,有一座与南岸相连的半岛,岛上有一个石峰,形似雄狮,因此这座半岛叫“狮子头”。在北岸人门岛的山壁上,有一条人工开凿的运河,据历史记载,它是在唐朝开元年间开凿的,所以叫“开元运河”。按照民间传说,有一位船工的女儿被选入宫,后来当了娘娘,拿出自己生平的积蓄开凿了这条运河,因此它又叫“娘娘河”。在娘娘河下面,还有各种形状的石岛,例如梳妆台、炼丹炉、三颗印等等。关于这些岛屿,都流传着优美动人的民间神话传说。

  千百年来,奔腾不息的黄水不住地拍打着河中的岛屿,激起千重浪,飞起万堆雪,构成了一幅气势磅礴的画卷。历代文人对这波澜壮阔的景象赞叹不止,写下了许多诗词歌赋,绘出了许多美丽的画幅。劳动人民则创作了许多动人的传说和歌谣。一位不知名的石匠,在狮子头上凿下了“峭壁雄流、鬼斧神工”八个大字,字体浑厚,别具一格。

  “可惜!”我感叹地说,“现在这些美妙的景致都看不到了!”

  “不,这里还留下了一个最壮观的景致呢!”老戴指着坝后水力发电站下面的一座小石岛说,“你看,这就是千古传颂、名驰中外的中流砥柱!”

  我放眼向坝后看去。果然,在离南岸不远的清流中,屹立着一座小岛。只是这座岛与我原来想像中的砥柱岛完全不一样。它形似圆柱,高出水面只不过一丈多,看起来貌不惊人,尤其是与雄伟的大坝相比,更显得平凡无奇。可是它为什么能成为我们民族性格的象征呢?

  我提出了这个问题后,老戴告诉说:“现在正是大坝关闸蓄水期间,所以砥柱前是一泓清水,风平浪静。如果大坝开闸放水,那么清水就变成浊浪,恢复了黄河的本色。在大坝建设以前,这里更加壮观。那时候的中流砥柱和现在就不大一样了。”

  大坝建设前,砥柱周围浊浪滔天,波涛汹涌。附近的小石礁在风浪中时隐时现,唯有砥柱岿然不动,牢牢地钉在波心。砥柱岛并不高大,冬天枯水季节,它露出水面两丈多;夏天洪水来到时,它只冒出一个尖顶,看样子马上就要被淹没,但洪水始终超不过它。千百年来,任凭洪水再大,风浪再高,它总是昂首挺立在黄河激流之中,淹不没,冲不垮,因此人们把它作为中华民族性格的象征。自古以来,这座小小的石岛吸引了多少帝王将相、文人游客到这里来游览观赏,并留下许多诗词歌赋。唐太宗李世民曾在这里题了这样一首诗:

仰临砥柱,北望龙门。

茫茫禹迹,浩浩长春。

  著名的书法家柳公权也为砥柱写了一首长诗,在砥柱岛上镌刻了前四句:

禹凿峰鈚后,巍峨直至今。

孤柱浮水面,一柱钉波心。

  砥柱除了它那种坚不可摧的品性外,在茫茫的航程中,它还起到了航标的作用。

  从汉朝以来,直到陇海铁路建成以前,从古长安到黄河下游各省,黄河是一条水上交通要道。尤其是隋炀帝开凿了长达两千公里的大运河以后,把长江、淮河、海河、黄河四大水系沟通起来,使黄河在漕运上的地位更高了。到了唐朝,黄河下游和江淮平原各地,每年都要往长安运送皇粮,再加上商人往返运输货物,因此黄河运输十分繁忙。但是,那时的黄河是多么凶险啊!尤其是到了三门峡一带,地形骤变,河床陡峭,鬼门、神门、人门三座石岛拦腰挡住了航船的去路,河水分成三股激流汹涌澎湃地向下倾泻。航船到了这里,稍一不慎,就会发生船破人亡的悲惨事件,万幸闯过了这三道门,下面还有一系列的明岛暗礁阻挡,艄公一不小心,就连人带货葬身在洪水之中,连个尸首也捞不着。所以三门峡一带的群众常说:“古无门匠墓。”门匠就是艄公。在千千万万葬身洪水的艄公中,人们传颂着一位英雄艄公的故事:

  有一次,一位精通三门峡航道的老艄公驾着一条货船顺流而下。船到三门峡时,天气骤变,峡谷里狂风怒吼,暴雨如注。瞬息间,黄河上浪涛汹涌,雾气腾腾,看不明水势,辨不清方向。老艄公掌稳了舵,驾着船像箭一样地穿过了神门河。但是下面的明岛暗礁在浓雾中难以辨认,狂风巨浪卷着这只小船迅速地向下漂流,眼看就要遭难。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老艄公向旁边的船工大喊一声:“掌好舵,朝我来!”紧接着,老艄公“扑通”一声跳进了惊涛骇浪之中。顷刻之间,前面又发出了一阵阵的喊声:“朝我来!朝我来!”船工们顾不得多想,驾着船,朝着发出喊声的地方驶过去。当船行驶到呼喊的地方时,大家才看清,原来老艄公像擎天柱似的屹立在激流之中。船工们想拉住他,但是激流推着船只,飞快地驶到了安全地带。

  当船工们系住船,上了岸,返回到老艄公发出呼喊的地方时,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老艄公已经变成了一座石岛,昂首挺立在黄河中流。这时,风浪稍平,云雾渐收,船工们才看清,原来老艄公呼喊的地方正好是一条没有暗礁的安全航道。老艄公熟悉水情,所以献出了自己的身体,永远屹立在这个安全航道上,为过往的船只指引航向。因此,人们把这座石岛叫“朝我来”或“照我来”,又叫“中流砥柱”。

  从此以后,砥柱就成了峡谷中的航标,船只驶过三门以后,有经验的艄公就朝着砥柱冲过去,眼看就要撞到岛上时,岛前浪涛的回水正好把船推进旁边的安全航道。当地的群众说,由于老艄公救出了当时一船人的性命,又为了使后来的行船人免于覆没,所以他总是高出于水面的,水涨岛也长,永远淹不没。

  这动人的神话故事,使我久久不能平静。老艄公战胜了洪水,保护了人民,成为千古流传的佳话。千百年来,在浊浪滔天的三门峡谷,在雷霆万钧的黄河中流,砥柱像一座灯塔似的为船工们照亮了茫茫的航程,把它们送进安全航道。由于它不畏强暴,不怕风浪,热爱人民,保护人民,因而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朝我来”这个别名,更加形象地体现了一种为着人民的利益而自我牺牲的精神,这就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具有的崇高精神……

  “中流砥柱真是得天独厚”,老戴打断了我的沉思,“在建筑三门峡大坝时,别的岛屿都炸毁了,成了大坝的坝基,唯有这砥柱岛却在选定的坝基之外,所以能保存下来。”

  “听说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经过了一番艰难曲折的过程?”我问。

  “是的,这是人与自然的斗争,也是人们各种学术观点的斗争。具体领导这场斗争的是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现在的电站、大坝、人工湖,就是斗争的胜利果实。”

  原来,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1957年开工,工程竣工后,经过一段时间蓄水发电,库区发生严重的淤积,直接威胁西安和黄河下游的防洪安全。在这样的情况下,周总理主持会议,作出决策,开始了三门峡的改建工程,取得了今天的巨大成效。

  整个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凝聚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心血。他三次来到三门峡工地,给水电战士们带来了温暖和关怀。在这惊涛拍岸的黄河边上,周总理主持过研究三门峡工程建设的会议,度过了呕心沥血的不眠之夜。他和这里的干部、工人、知识分子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他吃过工人食堂的黄面窝窝,踏遍了工地的每一个角落。

  如今,巍峨的大坝,现代化的电站厂房,发挥了拦洪、防凌、灌溉、发电的综合效益。在这里,“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浩瀚景象已经载入历史的画册。现在的景象:黄河之水手中来,奔流复回任安排。要它下泄,它就奔流人海;要它止步,它就安澜灌溉;要它发电,它就推转涡轮;要它排沙,它就汹涌澎湃。相比之下,大坝下面的中流砥柱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心悦诚服地受着大坝的保护。大概,这就是自然发展的规律吧!

(自《洛神》1984年第1期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