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诗文欣赏>散文>近现代


夜访风陵渡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责任编辑:徐倩

  要谈风陵渡,还得先说说黄河。

  浩荡黄河,源于青海。它几经周折,一反水往东流的惯例,先北往而南倾,急转直下,界分晋陕,而后直奔河渭交接处,仿佛具有社会人生大起大落之势。风陵渡,就正处于黄河向东急转,直奔渤海的弯口。它不仅地处晋、陕、豫三省交通要冲,也是黄河水流湍激、河宽浪险的一处。

  说来也是个偶然的机会。那天我们东去芮城,观永乐宫壁画,随后北去普救寺,于夕阳西下时,登莺莺塔忆西厢旧事。傍晚,便驱车来到这不起眼的小镇——风陵渡,准备取道华阴,直奔华山。因是凌晨发车,大伙便在候车室席地而坐,或闲聊,或聚成一堆甩开了扑克。候车的旅客中,有位带着画夹的老者,当闻知我们是考察文物的,便进言道:“如此消磨时辰,不如去渡口一望。那是黄河拐角处,水势湍激,很可一观。”听其一言,我们当即邀了数人,打着手电,循碎石路往渡口走去。

  冷冷的月光,弥漫的夜雾,只有车站方向闪着几星灯光。旷野寂静,只有零落不齐的脚步声。行不多时,远处开始传来阵阵风声,大家意识到渡口快到了。迎着扑面而来的愈来愈急的冷风,只闻水声呼呼作响。当绕过一个陡坡,视野豁然开阔,黄河蜿蜒铺展在脚下,此时水声夹着风声已是隆隆地响成一片。

  “呵……”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呼叫起来。大伙急速冲下堤岸。浓浆似的河水翻腾着,吼叫着,撞击着沿岸的巨石块,不时发出动人心魄的轰响。真有“乱崩云石、惊涛裂岸”之势。稠厚的河水,激翻起一个个巨大的漩涡,浪峰前推后拥地倾泻而去……此时此刻,在我的意识中涌现的只有两个简单的词组:“黄河——母亲。”任凭多少驰骋的想象,心绪中多么丰富复杂而难以言说的感受,在那时也只化为一种情感的激动,而一任自己的整个身心随着汹涌的波涛涤荡、翻卷而久久不能平息……。

  “噢!……快来!”一阵呼喊声打断了我的沉思和遐想。只见一个同伴在不远的河畔挥手招呼着。怎么回事?大伙踩着石块赶了过去。

  河滩上,靠着一艘黑糊糊的渡船,宽扁的船身,由一根根长粗的圆木组成。手指粗的铁钉深深地扎进每根粗木,相互牵连着,把船体牢牢地拴固在一块。船身没有经过任何修饰,那满身的伤痕,正是战胜无数次风浪留下来的印迹。……“嗨哟!嗨!嗨哟!嗨”不知是耳鸣还是真的听到了,在那风声水声的呼叫中,夜空中似乎传来低沉的船工号子。我想起了曾见过的一幅油画:泥浆水似的褐色基调,巨大的浪头拍击着船舷,泻进船舱,船身在波涛中上下沉浮,船夫拼命摇着橹桨,艄公健壮的手臂、古铜色的皮肤,几乎倾倒的身躯死死地压在舵把上……可是,眼下除了河水有节奏地冲刷着船身,渡船上却是死一般的沉寂。我们蹑手蹑脚地走上船板,这才发现,有两位裹着被窝酣睡的船工横卧在船面上。借着月光凑上前去,依稀辨得出是一老一少。两位艄公——真正的黄河船夫!在这风与浪的交响中,他们竟然安详地睡着了!想和他们搭讪几句,却又怕惊破了他们的梦境。环视四周,深不可测的夜空,镜盘似的明月高挂着;高大、坚实的铁路大桥从我们头顶上一直伸向对岸,桥灯闪烁,组成一条锁住大河的金色项链。它更像一条征服者的手臂,显示出人民的才智和力量。桥灯下,隐隐约约游动着巡逻哨兵的身影。我们这才感到,这美好的夜晚并不只属于我们。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便相继悄悄退下船板,依依离去。次日凌晨,当火车载着我们飞驶过这座铁桥时,在铁轮带给整座大桥的震动与轰鸣中,我默默地惦念着那一老一少,此刻,黄河艄公还滞留在他们的梦乡吧?……噢,还有那守桥的卫士,正是这些风浪的拼搏者与忠诚的守卫者,使我对千年古国的历史,有了比以往更深刻的感受。我第一次获得一种由教科书上无法获得的巨大感情力量,它充实着我对祖国、对“母亲”的深深的爱,正是这种平凡而崇高的优秀品质,构成了中华民族争自由求解放不屈不挠的英勇气质,它是我们伟大祖国未来的希望。这就是风陵渡夜晚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的难忘印象。

(自1984年第5期《旅游天地》选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