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诗文欣赏>散文>近现代


天险峙潼关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责任编辑:徐倩

  “荆山已去华山来,日出潼关四扇开”,当西行列车即将驶进潼关车站时,记者不禁信口吟出了唐代大文豪韩愈的这一诗句。

  潼关,因地有潼水得名。这里北临黄河,南依秦岭,东据崤、函之固,西有华岳屏障,地当渭河进入黄河的入口处,扼秦、晋、豫三省要冲,是我国古代最著名的关隘重地。

  记者在潼关车站月台上漫步。这个站,位于秦岭脚下,从车站的修筑,亦可窥见这里地形之险要。铁道两侧,均为陡峭壁立的路堑;站内的九条股道,恰似铺设在大开天窗的隧道之中。车站候车室居高临下,雄踞于路堑之上,犹如一座关隘,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从站台沿石阶拾级而上,穿过车站广场,便是潼关县城。好客的车站站长张志明陪我们驱车穿过繁华热闹的街市,去凭吊潼关古城的遗迹。

  汽车向西北方向疾驶,在纵横交错的沟壑山岭间蜿蜒盘旋,时而驶下谷底,时而驰上峰巅。约摸行走10多公里,便到了滔滔东去、一泻千里的黄河边。记者向西北方向眺望,只见渭河、黄河奔腾而来,在此处汇合,上游白浪滚滚,涛声震天,下游烟波浩渺,雾霭弥漫,极为壮观。隔河相望处,便是山西的风陵渡。渡口北面有座风陵,巍然独秀于黄河之阳。风陵传说是中国远古时期“炼五色彩石以补苍天”的女神女娲氏的陵墓,风陵渡因此得名。

  古潼关城,在今港口镇寺角营以北,依山修建,雄踞山腰,黄河抱关而下。关址周约五公里,城墙为板筑土墙,外包青砖,高约16米,宽8米;南与东南,则顺山势上下,铲削成垛口,高过30余米。除开门六处外,尚有南北二水门。现在关址,迭经宋、明以来修葺加固,保存尚好。可惜原巍峨的城楼已毁,仅留残破土垣,但仍可窥见当日之胜。

  古潼关有着许多久远流传的故事传说。现在关内东大街鱼渡口保存的一株古槐,高约10米,粗数围,枝干斑驳苍老。民国传说三国时马超追赶曹操,曹操正走投无路时,来到此树下,绕树而走,割须弃袍。马超挥矛刺去,因用力过猛,一矛刺进树干,等他将矛拔出,曹操已逃远了。

  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姚雪垠先生的长篇小说《李自成》中,有“潼关南塬大战”的生动描绘。

  潼关境内至今尚有许多以营、屯、堡、寨为名的村庄,都是古代屯兵打仗的遗迹。

  凭吊古迹,记者不由感慨万千。潼关作为古时最著名的关隘之一,对于巩固各个封建王朝的统治,以至保护关内外人民的安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这一关隘,又是几千年来封建王朝闭关自守的典型象征。无论关隘如何坚固,却没有一个王朝因其历久不衰。

  如今,改革开放的大潮席卷神州大地,古老的潼关也焕发出青春的活力。陇海铁路横贯潼关境内,南同蒲铁路也沿古潼关址蜿蜒而过,加上县内四通八达的公路,潼关千古天险,已同祖国各地紧密相连,不再被人视为畏途了。在中国大陆,潼关又是黄金储量最多的县份之一。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和金矿的开发,带来了当地经济的腾飞。古老的潼关正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八百里秦川的东大门,受到世人注目。

(自1990年《人民日报》海外版选录)